被“骗子”忽悠5年又亏了20亿!最惨“股神”正在搞垮云南白药

这几年,云南白药在陈发树的影响下热衷投资,却屡屡亏损,利润大幅下滑,掌舵云南白药24年的灵魂人物王明辉,也黯然离场。

牛散江湖迎来了巨震,被冠以“牛散之王”的陈发树应声倒地,二季度亏损高达23.07亿元,位居亏损牛散之首!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统计,二季度以来,在21位知名牛散中,有15位亏损。而这15位牛散当中,后14位合计亏损额还不到陈发树的一半。

2)爱打官司:和中烟对簿公堂,为了云南白药耗费千万诉讼费打了两年官司,被人戏称“陈秋菊”;

3)“豪赌”不断:精准押宝青岛啤酒、隆基股份、中国中免等,踩对风口,收益颇丰。

A股市场上,被称呼过“中国巴菲特”的长线投资人有很多,但和陈发树一样极具戏剧性的人却很少。

今年一季末,在陈发树投资的6家上市公司中,只有两家小幅盈利。恰恰是陈发树持股市值最高的是隆基绿能,给他带来了了高达20.91亿元的账面亏损。

在2017年至2021年间,新能源扶持政策不断推出,产业链相关公司不断向好发展,期间诞生了不乏宁德时代这样万亿市值的企业。

作为光伏龙头,隆基绿能也顺势起飞,股价创下了四年翻十倍的神迹,陈发树正是在2018年重仓隆基绿能,赚了个盆满钵满。

但随着新能源的发展,扶持政策逐级递减,新能源赛道也开始逐渐受到市场主力资金的冷落,整体走起了下坡路。

尤其是去年底,OpenAI的现象级应用ChatGPT开始爆火,一直火到现在,市场掀起了一波又一波追捧AI的浪潮,新能源一度成为“资本弃婴”。

今年上半年,排名居前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几乎都重仓AI产业链,亏损较多基金的重仓股不是新能源,就是生物医药。

落到个股上,隆基绿能走得是一路飘绿,今年二季度期间大跌近30%,陈发树的收益自然就扑街了。

新能源行业资深分析师刘希告诉八妹,“随着行业不断利空、出口受限加之产能过剩引起的价格大幅下跌,此时股民的情绪恐慌不可避免,但往往这个时候谁能熬过去,谁就能看见阳光。当然,这个筑底过程一定是相对漫长的,能坚持下来的少之又少”。

从他此前的投资手段不难看出,从朝阳行业的龙头公司底部买入,长期持有后解套是发家的不二法门。

不只是这一波,去年二季度期间,陈发树就大手笔买入5049.45万股至17361.46万股。截至最新报告期末,陈发树的持股数量已达到了历史最高位。

其位列股东的云南白药从2021年开始年报净利润暴跌,担任联席董事长的他难辞其咎。

同时他的大本营“新华都”也因亏损不停、闭店不止推进资产重组,打包出售旗下零售业务。

此外,陈发树又因违规举牌森特股份遭罚。惹得妻儿一并陷入沼泽就算了,还直接导致身家缩水200亿。

陈发树1961年出生于福建泉州的安溪县,恰逢三年自然灾害,小学四年级还没读完就辍学了。

1977年,16岁的陈发树到村里的林场打工,担任运输工。出了五年的苦力后,有一次到厦门运送木材,他发现木材买卖中存在价差,于是开始自己贩卖木材。

房子还没捂热,陈发树便将它抵押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继续跑运输,和两个弟弟一起给一家小卖店拉货。后来这家小卖店经营不善倒闭,陈发树就把这家店面买了下来,取名华都百货。1995年,陈发树将华都百货从厦门搬到了福州最繁华的东街口。

1997年,陈发树成立了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百货、超市为主,还涉及工程机械、房地产等行业。

在承包工程业务的过程当中,陈发树接到了紫金矿业的土石方工程,他对这座未开发的金矿产生了浓厚兴趣和期待。他动用新华都集团等三个关联公司一共出资3359万元,持股20.19%。

2003年,紫金矿业在香港上市,股本扩充了10倍。2008年4月紫金矿业回归A股,陈发树个人及新华都集团持有紫金矿业共21.78亿股,按照当时7.13元的发行价计算,市值为155.29亿元。

2003年12月和2008年4月,紫金矿业分别在香港、A股上市,成为“中国黄金第一股”,陈发树的身价随之水涨船高——持股市值超过300亿,而这些持股的成本,是8年前投入的三千余万,这一来,整整翻了900倍!

2008年7月,陈发树又迎来了他的第二家上市公司,一手养大的“亲儿子”新华都正式登陆深交所。

依托紫金矿业和新华都的成功上市,陈发树跻身福布斯内地富豪榜之列。到了2009年,48岁的陈发树一跃成为福建首富,在这位置上一坐就是好几年。

有投资人士惊呼,2008年的股市简直就是为陈发树开的!“超级牛散”一战成名。 手下的新华都,也已经成为坐拥36家门店,涵盖大卖场、综合超市和百货业态的福建巨无霸。

然而,面对逐步扩大的基业,陈发树的恐慌也随之而来。正因为这些恐慌,暴露了这位股王的短板。

但凡有人质疑打工皇帝唐骏是否值这么多钱,陈发树都会固执己见:“我们请唐骏,也不完全是为了上市。他的影响,他的管理,他走到哪里,企业都能做得好。”

2009年起,唐骏协助陈发树套现紫金矿业,并先后投资了青岛啤酒、云南白药等优质资产。在唐骏的操盘下,陈发树的资产飞速上升。

2010年7月,唐骏被曝学历造假,随后他在受访时语出惊人:“能骗到所有人就是成功。 ”

此时,巨大的舆论漩涡令新华都受到严重拖累,唐骏与新华都分手的传闻频传,陈发树与唐骏的关系也急转直下。

且唐骏承诺的3年内推动新华都集团旗下5家子公司上市,却只有“联游网络”一家成功上市,最终也被新华都全部卖出。

两年后,唐骏在演讲中正式为“学历门”道歉,并向在场观众抛出一句线日,“打工皇帝”唐骏正式从新华都离职,与陈发树持续近5年的合作结束。

时间回到2007年,当时陈发树就读于长江商学院,期间认识了时任云南白药董事长的王明辉。经过一次深入交流,陈发树对云南白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2009年下半年,在“烟草企业退出非烟投资”的背景下,时为云南白药第二大股东的红塔集团,意欲将其所持的6581.39万股云南白药股份,以每股33.54元的价格转让给陈发树,占云南白药总股本的12.32%。

在唐骏的建议下,陈发树直接给出了22.07亿元的报价,迅速签下了股权转让协议。然而,这个价格每股比平安定增价格高出18%。

即便如此,唐骏依旧自鸣得意地向外宣称:“整个收购过程,我们只跟红塔方面见了一面,我花了十分钟时间读了一下股权转让协议,觉得没有问题,就让陈总签字了。”

在签完协议之后,陈发树在5天内便将22亿全部支付给了红塔集团,这其中大部分钱来自陈发树几月前对紫金矿业股份的减持套现。

涉及金额达到22亿的交易,没有人会认为红塔会违约,但在此后陈发树的催促中,红塔的回复始终是“正在等待上级单位审批”。

800多天后,忍无可忍的陈发树一纸诉状将红塔告上云南省高院,讨要云南白药股权。 次年,中烟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由不给批复,而红塔集团将以“上级不同意”为由终止此前的协议。

800多天里,云南白药的市值飞涨,陈发树支付的22亿元部分早已涨至52亿元,且其间还有派股分红、资本公积转增股份。

于是陈发树开始反复提起诉讼,前后两年花费了1690万元的诉讼费,从云南高院一直打到最高院,才在2014年7月讨回了自己22亿的本金及760万的利息,并最终败诉。

2015年下半年,新华都和陈发树在二级市场上豪掷26.13亿元和6.6亿元,获得了云南白药3.39%和0.86%的股份,并双双挤入前十大股东之列。

2019年 7月,云南白药召开了董事会,修改了公司章程并改选了新一届董事会。公司董事长由王明辉担任。陈发树担任联席董事长职务,“我这个联席董事长是不参加管理的,一点都不管,我就支持董事长。我既是股东又是董事长,更不会把钱打水漂。”

但事实是,陈发树的确给云南白药带来了变化——这家原本稳稳的公司,变得更喜欢资本运作了。

首先,云南白药开始热衷于豪气分红,2019-2021年间公司净利润金额分别为41.84、55.16和28亿元,分红金额则分别为38.32、49.17和20.52亿元,这大比例撒钱给股东,十分阔绰。

其次,云南白药组建了投资执行团队,三年时间内投入约140亿元用于炒股,持仓标的除了恒瑞医药、中国生物制药等同行业公司,还有腾讯控股、小米集团、贵州茅台、伊利股份等当年的热门股。

云南白药头两年炒股还很赚,2020年当年期末交易性金融资产为112.29亿元;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达到22.4亿元。2021年“炒股业务”就掉头向下,给云南白药带来了19亿的亏损,拖累公司业绩下滑将近五成。

2022年,眼看炒股还在继续亏钱,云南白药在电话会议中宣布“戒股”:将逐步减仓,不继续增持。

今年3月6日,云南白药发布公告:王明辉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以及在云南白药及其控股子公司的一切职务。

要知道,王明辉掌舵云南白药,已经长达24年,他1999年就空降来当总经理,云南白药创口贴、云南白药牙膏等热销跨界产品的诞生都跟他有关,可以说是云南白药的灵魂人物。

这几年,云南白药在陈发树的影响下热衷投资,却屡屡亏损,导致企业利润在营业收入有所增长的情况下却出现大幅下滑。

对于市场来说,资本入局实业,本无非黑即白的评判标准,但脱离主业搞金融着实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在投资方面,陈发树的确眼光精准独到,可以提前嗅到行业前景,魄力强大到能够预判风口并下重注。

但在企业经营方面,不得不承认,陈发树在任人唯贤和业务经营以及可持续发展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管是玩股票的亏损,还是打官司花的诉讼费,对他来说都只是花点小钱买教训罢了,但实体企业一旦被金融搞垮,损失的就不只是钱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