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500亿OPPO芯片3000多人团队原地解散

3000多人的团队一夜之间原地解散,上半年芯片产业最大的暴雷事件,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发生了。

5月12日午间,虎嗅从OPPO方面获悉,“面对全球经济、手机市场的不确定性,经过慎重考虑,公司决定终止ZEKU(哲库科技)业务。”企查查信息显示,成立于2019年ZEKU,曾是OPPO旗下负责自研芯片的子公司。

“没有任何征兆。”一位接近ZEKU人士向虎嗅表示,在5月11日8点,公司全体员工接到通知明日停工,大家并不清楚是什么情况。5月12日上午11点,全员大会,公司直接宣布项目终止,所有人不再允许进入公司,停止所有业务,3000多人的团队原地解散。

这一切发生得甚至不符合逻辑。因为就在两个月前,OPPO 旗舰机型Find X6系列发布,ZEKU最引以为傲的成果,代号为马里亚纳MariSilicon X的芯片,彼时仍是那场发布会上的闪亮主角。

在华为海思因外部制裁而终止对手机芯片的研发后,ZEKU曾被视为继海思后,国产自研芯片最坚实的阵地。

OPPO自研芯片业务的背后,多少手机大厂在自研芯片上都折戟沉沙,手机厂商自研芯片的逻辑继续下去,是生门还是死局?

手机厂商自研芯片,曾被视为是消费电子竞争激烈之下,寻求定制化和差异化的最佳选择。

彼时,手机厂商造芯成为一种趋势。“做系统的公司开始去开发、生产芯片。”新思科技的首席运营官Sassine Ghazi曾告诉虎嗅,“系统级公司越来越像半导体公司了。”这种趋势的本质是差异化——一颗通用芯片,能够满足客户不同的定制化需求,通过差异化建立竞争。核心是,手机厂商的竞争越来越“卷”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造芯成为了最难,但似乎不得不做的选择。手机厂商或通过自研,或通过投资的方式布局芯片。

2019年,OPPO正式成立了芯片TMG(Technical Management Group,技术管理委员会),但在当时这则消息并没有引起外界太多关注,业界认为OPPO造芯更多的可能只是一个噱头。

两个月后的OPPO未来科技大会上,OPPO创始人陈明永高调宣布,未来3年将投入500亿元人民币,进军底层技术自研,最核心的项目便是由子公司ZEKU推进的马里亚纳自研芯片。

如果说遍布全国的销售网络是OPPO的“面子”,那么从2020年开始,自研芯片就成为了OPPO心心念念的“里子”。

此后,OPPO开始在行业里整建制的挖走研发人才,囊括高通、华为海思以及紫光展锐等众多公司。有一种说法是,国内芯片设计岗位的工资就是ZUKU拉起来的。

2021年12月,NPU芯片马里亚纳X正式亮相。一年后,音频芯片马里亚纳Y也在2022年的未来科技大会上发布。在会后采访中,OPPO芯片产品高级总监姜波还信誓旦旦地表示,“马里亚纳X是我们的第一步,马里亚纳Y则是我们漫漫长路上的一小步。”

这或许并不是姜波应付媒体的说辞,因为就在5月11日,ZEKU宣布被裁撤前,团队的研发工作仍未停止。

解散的这一年,恰恰是ZEKU最重要的一年。前述接近ZEKU的人士向虎嗅透露,今年三月份应用处理器刚刚完成流片,按照计划表,WiFI、蓝牙和gnss(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定位的融合芯片也会在8月开始流片。明年年初,OPPO Find X7系列仍会携带ZEKU自研的芯片。看起来,就快到了收获成果的时候。

然而,就在研发投入即将兑现之时,OPPO自研芯片项目被毫无征兆地解散,团队成员此前数年的努力,一夜之间化为泡影。

“今年的智能手机行业,注定不会太平”。在今年年初,多位从业者向笔者表达了这一观点。

但没人能料到,第一场惊动行业的暴雷,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发生,主角竟会是OPPO。

根据第三方调研机构IDC的统计数据,今年一季度,OPPO以19.6%的份额再次夺回国内手机市场的头把交椅。双旗舰高端战略也初现成效:Find N2与Flip系列的发布让OPPO成为一季度国内折叠屏最大出货厂商,刚刚发布的Find X6系列也使OPPO在600美元市场中跻身前三。

很难相信,在这样的背景下,OPPO会以一种近乎决绝的方式切割自研芯片业务,但站在OPPO的角度来看,在当前的行业背景下,的确要算上一笔经济账。

首先是宏观市场的影响。尽管OPPO今年风头正盛,但市场的常态化低迷完全没有得到改观,IDC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约为6544万台,同比下降11.8%,即使是市场份额最高的OPPO,一季度出货量也下降了8.8%。

一位接近OPPO内部的人士向虎嗅透露,如今ZEKU仍保持着3000人左右的员工规模,其中80%都是研发人员,若按照芯片设计岗位平均50-60万的年薪计算,仅薪酬成本这一项ZEKU每年就要耗费15-18亿元人民币。

此外,芯片的流片成本也是一项无法忽略的存在。据悉,目前已发布的两款马里亚纳芯片皆基于台积电6nm工艺制程,而根据彭博社此前的预测,台积电6nm制程的单次流片成本就高达1500万美元。而目前,这样的流片业务正在面临更加不确定的国际环境。

从市场表现来看,自研芯片很好地承担了OPPO品牌建设的工作,基于两款马里亚纳芯片,OPPO能更有底气地宣称自己是一家“基于底层技术”研发的公司。

但从实际效果来看,自研芯片对于OPPO在市场上的销量究竟能有多少,这基本无法量化。而且无论是NPU芯片,亦或是蓝牙芯片,对于用户实际体验的提升都较为有限。

值得一提的是,回顾智能手机行业发展史,真正能称得上走通的也只有“两个半公司”:苹果、华为,还有那个后期被自家手机部门都嫌弃的三星Exynos。多位业内人士向虎嗅表示,三星的芯片良率很低,这与三星IDM模式有很大关系。从这个角度看,使用自研芯片的OPPO,能否算得清这笔经济账,还是个问题。

不过,苹果能够基于A系列芯片打造“围墙花园”,华为在海思“无限制烧钱”的那几年,也能通过运营商业务和B端业务群去弥补这部分亏空。而目前,美国越来越详细和精准的出口管制规定正在给芯片行业带来阴霾。OPPO在自研芯片这条路上,注定要难走得多,从这个角度看,此时关停芯片业务对OPPO来说或许不算是一件坏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