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蛮牛与风暴之子:哈尔西的台风缘

1944年12月10—11日,哈尔西的第38特混舰队从乌利西起航了,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打击吕宋岛附近的日军目标,策应美军的民都洛登陆。

快速航母部队在12月14—16日保持昼夜不间断压制,消灭了超过200架敌机。大队人马随后返回加油,继而杀回来接着空袭,以便支援向民都洛岛输送人员、装备和物资的第七舰队——登陆已在15日成功实施。

12月17—18日夜,当舰船在恶劣天气下寻找加油汇合点时,特混舰队司令麦凯恩试图避开一个难以准确定位的热带气旋。随着海况的恶化,有些人已经看出来了,一场极其剧烈的风暴正在酝酿,实际上那将是一场台风。

两位特混大队司令——蒙哥马利和博根提前收到了消息,谢尔曼大队里“圣贾辛托”号航母舰长M.H.科尔诺德尔上校则在闯进风暴前24个小时就收到了告警。

但蒙哥马利没有把自己收到的“相当准确”的消息转发出去,他觉得第三舰队司令哈尔西和第38特混舰队司令麦凯恩应该会有“更新更好”的消息,但实际上他们没有。

由于得不到来自太平洋舰队气象中心的可靠数据,哈尔西无从判断那场面积不大却威力巨大的台风的准确路线日午后才意识到那有可能是一场台风。因此他也没有发出任何警报,除了在17日夜晚通过通话器要求各特混大队“固定一切东西”。

哈尔西迫切地想要逃离风暴区,还想给驱逐舰加油——天亮后它们的燃油存量就会跌破危险值,然后按计划接着空袭吕宋岛。

18日凌晨4时过后,哈尔西要他的气象学家乔治·F.科斯科中校找麦凯恩评估气象状况。麦凯恩只是答复说自己无法加油,于是科斯科又找了博根。和科斯科相比,博根估计风暴的位置更靠近舰队,麦凯恩也对此表示同意。

但是他们全都计算错了,快速航母舰队此时正直直开向台风眼。哈尔西和麦凯恩此后再也没有互相确认过气象信息,也没有和三位特混大队司令交流此事。哈尔西在选择加油位置时没有征询麦凯恩的意见,最后选定的位置让“泰德”·谢尔曼十分不满意,但哈尔西觉得这完全没有问题。

12月18日中午,哈尔西终于放弃了继续加油并空袭吕宋岛的计划,下午1时45分,他电告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前方有台风。

此时,第38特混舰队正开足马力向南,与大致自东向西行进的台风迎头对撞。在轻型航母“蒙特利”号和“考彭斯”号上,固定飞机的绳索被扯断,飞机不由自主地翻滚起来,要么引发火灾,要么从舷外掉进海里。

快速航母在山一样高的巨浪里上下颠簸,万幸,飞行甲板底部那些暴露的网格结构没有变形。三艘燃油不足的驱逐舰成了最大的悲剧,由于没有压舱物保持稳定,它们直接被巨浪打翻,带着舰上几乎全部官兵(大约800人)沉入了海底。一整个下午,特混舰队和油轮都在风暴中艰难穿行,到晚上才算冲了出来。

针对这一事件的调查组由航空兵中将胡佛和穆雷,以及战列舰分队指挥官格伦·B.戴维斯少将组成,他们把“主要责任”直接归于哈尔西,但这是“作战压力下的判断失误,不是罪过”。

尼米兹上将对此表示认同,他强调问题的关键在于哈尔西未能获得充分的信息,同时还要求为舰队配备资格更老、更有经验的气象官。

哈尔西始终不愿放弃支援民都洛的麦克阿瑟部队,这一做法赢得了尼米兹的赞许,但是在1945年2月,太平洋舰队司令部还是给舰队发了一份函件,建议各级指挥官要对老天爷保持敬畏。

有意思的是,尽管资格不够老——实际上刚来舰队三个星期,气象官科斯科中校还是被留了下来,6个月后他会再遇到一次台风。

1945年6月,冲绳战役后期,由于不再需要对滩头进行空中支援,哈尔西率领克拉克和拉福德两个特混大队北上空袭九州岛。这一次,天气依然没放过哈尔西,在6月2—3日空袭九州的日军机场之后,他又把特混舰队带进了台风之中。

上图:第38特混舰队司令麦凯恩和第三舰队司令哈尔西,这对组合有时让人很无语

6月3日上午,美军发现他们面对的是和去年12月那次同样猛烈的台风。和上次的灾难一样,关于气象的情报模糊不清,通信也时常延迟。

这次,拉福德明确地向麦凯恩提出,特混舰队应当调整航向离开正在汇聚的恶劣天气。但是麦凯恩却答复说这事只能由哈尔西决定。

6月4日傍晚,哈尔西从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收到了更详细的气象信息,但是他和气象学家科斯科中校却未能正确判断出台风的路径。

当哈尔西向科斯科征询意见时,风暴在正在北上,而特混舰队正向东脱离台风路线。然而科斯科却提出舰队应当向西掉转航向,从台风前方提前横越。

他们只考虑到了哈尔西旗舰所在的拉福德大队,却忽略了这一动作对克拉克大队的影响,此时克拉克大队正在从唐纳德·B.比利少将第6后勤中队的油轮那里获得燃油。

在错误决定的影响下,6月5日下午1时30分,哈尔西命令两支特混大队回到台风的路线上。当两支特混大队在午夜之后掉头向西时,气压计指针开始骤降,天气越来越坏。

克拉克和比利两位将领看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凌晨2时46分,比利向麦凯恩发电:“相信我,我们现在正在往台风里开。”于是麦凯恩把航向转为正北。

这对拉福德大队来说自然很好,但在25千米外,克拉克大队和比利的油轮还要耗费极其宝贵的20分钟来拉开距离,然后才能转向。

此时,台风正从南面向克拉克和比利快速追过来,滔天巨浪和倾盆暴雨非常骇人,部分舰艇发生了严重的横摇。

4时01分,克拉克告诉麦凯恩自己的雷达发现台风眼正位于西边约50千米处,但是麦凯恩没有回答。19分钟分后,克拉克请求将航向转向东南,但是麦凯恩却答复说自己的雷达无此发现。

当克拉克再次明确说自己已经跟踪了台风眼一个半小时之后,麦凯恩还是花了20分钟的宝贵时间与自己的气象官约翰·塔托姆中校争辩了一番,“以看看我们是否知道一些克拉克将军不知道的事情”。

最后,4时40分,麦凯恩作出答复:“我们(指拉福德大队)打算保持航向不变,你们自行决定。”“至于这延迟的20分钟会带来什么不同”,麦凯恩在后来面对质询时无奈地说,“我只能说对不起。”

上图:约瑟夫·J.克拉克,美洲原住民后裔,“太平洋上的巴顿”,堪称一员猛将

然而克拉克并未改变航线月时的博根一样,克拉克自然也认为自己的上级,哈尔西和麦凯恩拥有比自己更全面的信息。但实际上他们的气象信息还不如克拉克的全面!

在早晨5时07分之前,克拉克大队一直徒劳地保持航向不变以图躲开台风,之后才开始采取机动寻找更好的航线。但他们还是被吞进了地狱。

5时35分,克拉克不得不命令所有军舰自由机动。7时,第38.1特混大队进入了台风眼。而拉福德的大队却在凌晨4时完美地躲开了台风。哈尔西甚至对参谋长“米克”·卡尼说,这场风暴“有可能根本不是台风”。

虽然没有舰艇沉没,但“大黄蜂”号和“本宁顿”号上飞行甲板突出舰艏的部分却坍塌了下来,“匹兹堡”号重巡洋舰舰艏断裂,76架飞机被毁,6人落水失踪,许多其他舰艇也遭受了程度不一的损失。6月5日下午,克拉克的特混大队终于驶出了台风区。

加油并南下之后,克拉克和拉福德的航空母舰从6月6日开始恢复对冲绳岛的近距支援——克拉克手下的2艘埃塞克斯级航母飞行甲板前端受损,放飞飞机时不得不开倒车,让飞机从甲板后端起飞。

6月15日,美国海军在关岛组织了质询,质询组中有两人——胡佛中将和穆雷中将——也参加了前一年12月的那次调查,此外还有C.A.洛克伍德中将参与其中。

哈尔西提出是缺乏信息和通讯延误导致他遭遇灾害。质询组虽然部分同意他的观点,但也听厌了这套陈词滥调。

最后,质询组认为主要责任应由哈尔西、麦凯恩和科斯科承担,建议将此三人调离岗位,克拉克和比利承担次要责任。五星上将金赞同这一结论。

虽然海军部长福莱斯特已经准备好把哈尔西赶回家,但金和尼米兹担心影响士气,还是没有把这个结论公布出去。

复盘了两次台风事件,金得出结论:“这两次事件中,因台风蒙受的破坏和损失,首要责任在第三舰队司令,美国海军上将小威廉·F.哈尔西。”由于太平洋舰队司令部负责气象预报,尼米兹也要承担“次要责任”。

金要求此事到此为止,但是往后在发出气象预报时也要同步发出正确的应对措施。无论如何,哈尔西在战争期间是拿不到自己的第五颗将星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