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应当有第二次机会

我还记得我买的第一台电脑是攒的杂牌机,那个时候买一个品牌机的价钱差不多可以攒两三台杂牌机。第一台电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打字——摘抄打字、聊天打字、各种打字。不过本人现在也仍旧是电脑白痴,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打字也就是偶尔玩玩连连看。

所以在懊恼的时候就更加地羡慕那些可以高级利用电脑的人,就比如《不可能的堡垒》中的小男孩比利一样。

《不可能的堡垒》是一部比较轻松的青春成长故事,在阅读过程中有欢笑也有泪水。或许是因为已为人母,所以更加喜欢这一类型的作品。在阅读中,站在少年比利的身边,感受少年朋友的友谊,陪伴他们为喜欢而努力的快乐,站在他们想要逃跑的路口,为他们的进步欢呼雀跃……

比利是个十四岁的男孩,自小从未见过父亲,母亲的工作需要每天夜班,于是,比利的家成了小伙伴夜晚聚会的好地方。比利、阿尔夫和克拉克三个人看电视、聊天,每一个夜晚都快乐无比。

因为一本杂志刊登了他们喜欢的电视女主持人的照片,三个小伙伴热切地想要亲眼看一看那本杂志,但是不幸的是,这是一本不对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出售的杂志。他们想尽各种办法去获取杂志,都没有成功。

最后,三个人大摇大摆地走进商店,各自在货架上取了一些完全没有任何需要的商品,准备结帐的时候轻松地说出杂志的名字,以期商店老板顺手售卖给他们。比利在选取商品的时候与商店老板的女儿有短暂地碰面。

比利惊喜地发现,这个名叫玛丽姑娘也是一个编程爱好者, 玛丽喜欢用电脑制作音乐,而比利喜欢做游戏。

三个小伙伴当然没能买到那本杂志,但是比利自玛丽处得知当月有一个针对高中程序员的有奖竞赛。

当然,我们的故事并不是简单地行进在比利为比赛所做的准备上面,因为年轻的小伙伴们还有一颗被点燃的好奇心,只是比利的心里需要装两件事,而不是象阿尔夫和克拉克一样仅仅只记得杂志。

我个人比较喜欢西方小说中,父母长辈与孩子相处间的关系处理,时常会在阅读后反思自己的方式方法。

在《不可能的堡垒》中,比利的妈妈和所有的母亲一样,对孩子有着很高的期望。初中一年级时,比利的妈妈因为校长没有把比利分在优等班而找校长理论,并且满怀信心地期盼着用比利的成绩单来给校长点颜色看看。

最终比利的成绩单让比利的妈妈失望了,她以不允许比利再用他的电脑来作为对比利的惩罚;可是,当她获知比利似乎可以好好“摆弄”电脑时,又重新把没收的电源还给了比利。

书中的几个孩子都是普通的中学生,每个人身上都有缺点、都会犯错。他们会说谎、会虚荣、会犯严重错误、他们同样也真诚、也善良、勇于承认错误。

我不禁会想,如果把故事的大背景放在东方呢?放在我们东方的普通家庭之间会怎样?

我们是否会在拿到孩子成绩单时,可以先淡化心中的失望,与孩子一起寻找解决的办法;我们是否可以在众人抛来嫌弃目光时,依旧可以给孩子一个温暖的拥抱;我们是否在发现孩子有与学习无关的出众时,给予孩子足够的空间让他去施展才华;我们是否可以不以得失作标准,只看到孩子努力后欣喜若狂的美好;我们是否可以尽力不让自己成长过程中的遗憾出现在孩子身上,相信孩子也相信自己,更加相信广阔的天地才能够翱翔雄鹰。

玛丽的妈妈说:每个人都应当有第二次机会。失败有第二次机会、成功有第二次机会、快乐有第二次机会、所有的所有都有第二次机会。犯了错的比利可以、经历了糟糕的玛丽可以、我们都可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