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11名以色列人被枪杀以政府震怒组建暗杀小组疯狂报复

1945年二战结束后,德国法西斯以一道柏林墙为分界线,变成了联邦德国和民主德国两部分。联邦德国也被称为西德,属于美国占领区,是欧洲邻国最多的一个国家。

战后不久,西德就在美国的帮助下迅速恢复了经济发展,德国的货币马克称为与美元、法郎一样最坚挺的世界通用货币。上世纪70年代,西德凭借“经济奇迹”获得了第20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权,顺利在1972年8月26日开幕。

第20届运动会在德国的慕尼黑举行,也被称为慕尼黑奥运会。为了证明自己的经济实力、同时抹去希特勒和纳粹曾经带给世界人民的阴影,慕尼黑奥运会的规模空前盛大,不仅首次运用了卫星直播,参赛国家、人数和耗用的资金都超过之前的19届奥运会。

在一百多个国家、将近十亿人关注的比赛过程中,世界两大超级强国美国和苏联的篮球运动员在赛场上相见,最终以苏联绝杀美国的成绩激起了所有观众的惊呼,慕尼黑奥运会也成了世界聚焦的中心。

奥运会进行的前一周内,各国运动员都在赛场上展示了自己的风采。以色列人也不计前嫌,派出了最多的运动员前来参加慕尼黑奥运会,谁也想不到一场厄运即将降临在他们身上。

1972年9月4日,没有参赛活动的以色列运动员选择了看电影和逛街,等到夜色深沉才匆匆返回委员会给他们安排的宿舍——31号建筑物。5日凌晨4点,所有的运动员都在沉睡之际,8个穿着运动服、拎着沉重运动包的人影在黑暗中从栅栏翻进了宿舍楼。

以色列的举重教练莫歇被声音惊醒,大叫一声之后直接被密集的子弹射杀,宿舍内的其他运动员被枪声惊醒,和来人展开了搏斗。又一个运动员被杀死后,其余9名运动员都被这些武装分子擒获,作为人质带出了奥运村。

等慕尼黑的警察天亮时发现2名以色列死者后,8名武装分子主动送来一封信,声称他们是巴勒斯坦“黑九月”的成员,要用手上这9名以色列运动员交换被以色列政府关押的234名巴勒斯坦人。如果以色列政府没有在上午9点之前答应他们的请求,这些武装分子会每隔30分钟虐杀一名运动员。

“黑九月”是巴勒斯坦的一个武装组织,具有分工明确的人员合作,慕尼黑奥运会并不是他们策划的第一起案件,却几乎因此终结了他们的职业生涯。

西德政府听到“黑九月”的要求后便和以色列政府取得联系,以色列总理、和英国前首相撒切尔一起被称为“铁娘子”的果尔达·梅耶果断地拒绝了这一条件。

为了维护慕尼黑奥运会顺利进行,西德只能假装以色列政府同意了武装分子的请求,一边拖延时间一边安排慕尼黑的警察局采取武装行动拯救人质。武装分子索要了两架直升飞机,地点定在费尔德布鲁克的军用机场。

然而西德政府的安排杂乱无章,营救现场吸引了4000多名记者进行采访,围观群众和新闻媒体在现场乱成一团。西德政府派人前去查看武装分子的人数时,慕尼黑警察也悄悄地爬到了武装分子所在大楼准备救援。

然而他们的行动都被媒体实况直播出去,导致武装分子直接在电视上看到了警察的行动。僵持到当天晚上8点多,西德政府派了两架直升机,准备按照“黑九月”的要求把他们送到开罗。

当然,飞机上和机场也分别安排了警察和狙击手。然而冒充机组人员的警察发生了内讧,认为自己是自寻死路,选择从飞机上撤离,使武装分子一上飞机就发觉了异常。

更要命的是,西德政府始终没搞清武装分子的人数,以为他们只有5个人,便安排了5名射击运动员和警察作为狙击手。

在夜色和机场闪烁的灯光环境下,西德狙击手成功击杀了2名歹徒,激起其他武装分子的反抗。在现场一片混乱中,已经被塞进飞机的4名以色列人质一颗手榴弹炸的支离破碎,剩下5人也被扫射的子弹击杀,无一生还。

经过一个小时的激战,西德警方共击毙了5名武装分子,己方损失了一名警察和飞行员。但原本象征“和平、自由、进步”的奥林匹克精神早已被践踏得不成样子,打算借奥运会洗白国家形象的西德竹篮打水一场空,9月6日当天的赛事也宣布暂停。

西德政府对安保措施的疏忽、漏洞百出的营救计划导致11名运动员丧生,他们在全国范围内降半旗表示哀悼,体育场上也举行了大型悼念活动。当贝多芬第二乐章的《埃格蒙特序曲》响起时,各国参加运动会的人无不面容哀戚,怆然涕下。

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没有出席国葬仪式,她在三天后代表以色列政府进行了一场演讲:

“在慕尼黑,一边是犹太人遭到绑架、屠杀,而另一边却在观赏体育盛举,当犹太人把受难者的棺木抬回故乡的时候,奥运会的火炬仍在燃烧。犹太人永远是孤独的,没有人会保护我们,只有犹太人自己保护自己。”

国防部长摩西·达扬和国防军军情局长阿伦·亚瑞夫都激愤地表示要去轰炸这些“黑九月”的营地,梅厄夫人却对摩萨德负责人泽维·扎米尔交待“把那些小伙子们派出去吧”。

摩萨德是以色列最出色的情报机构,专门为保护以色列的国家安全而活动,情报搜集能力异常强悍,能够与美国的中情局、苏联的克格勃和英国的军情六处并称。

他们曾在1962年跨国活捉了纳粹魔王艾希曼,也因此而名扬世界。后来摩萨德派女特工勾引伊拉克的王牌飞行员,将他们最先进的米格21战机偷回了以色列,甚至从伊拉克总统的眼皮子底下偷运了50卷简直连城的犹太古籍。

梅厄夫人和摩西·达扬、阿伦·亚瑞夫、泽维·扎米尔组成了一个秘密机构,代号“X委员会”。摩萨德最优秀的20名特工被选出来组成了一个名为“刺刀”的小组,准备对巴勒斯坦的“黑九月”展开疯狂的报复活动。

他们的行动被媒体称为“上帝的愤怒”,也叫“天谴”,任务是在以色列境外找到所有参与慕尼黑惨案的元凶或参与其他暴行的“黑九月”成员,并杀掉他们。

“X委员会”列出了一组的名单,他们全部隶属于巴勒斯坦,也在“黑九月”担任了比较重要的职位。一场世界上最大最残酷的地下追捕由此展开,摩萨德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长达7年的血腥复仇行动。

10月16日,“黑九月”在罗马的高级官员瓦埃勒·兹怀伊特就在自己的公寓里被两名“刺刀”成员杀害,全身中了12枪。

而后“刺刀”小组又接连以炸弹或枪杀的方式杀死了名单上的三个人,引起了“黑九月”的报复行动。他们将隐藏炸弹的信件寄往以色列的其他国家的大使馆,导致欧洲各国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爆炸案件,引起人心惶惶。

而“黑九月”的其他重要成员也纷纷逃往别的国家,有三个人逃到了黎巴嫩贝鲁特,那时摩萨德几乎不会踏足的地方。于是负责人泽维·扎米尔请求以色列的军队支援,进行了以色列军史上最大的一次联合特种作战计划。

这一次的刺杀出动了以色列总参侦察营、伞兵旅侦察连和海军中队的所有精锐特种兵,具体计划由以色列国防部制定,名为“少年之春”。由摩萨德成员提供情报配合,总参侦察营的营长和一个小个子战士扮成了女装,混进“黑九月”的营地。

在贝鲁特警察和政府军的眼皮子底下,以色列的海军中队乘坐导弹艇抵达贝鲁特外海,趁着凌晨靠近慕尼黑惨案策划者阿布·尤素福的公寓楼,利用塑性炸药和子弹解决了尤素福和他的妻子。

在贝鲁特的警察赶到之前,以色列其他突击队成员也分别杀死了“黑九月”对外联络人纳赛尔和主要领导人阿德万。这一场巨大的刺杀行动用时不到30分钟,摩萨德的特工和以色列军队便乘坐橡皮艇离开了贝鲁特外海。

以色列国防部长摩西和总参谋长一起在海法港欢迎刺杀成功归来的突击队,曾经男扮女装潜入营地的那个营长改名为胡德·巴拉克,在1999年成为了以色列的新总理。

这一次的胜利使以色列的特种军队声名大噪,贝鲁特的报纸一直宣称是两个女人指挥了这一场战斗,对以色列的特种人员素质叹为观止。

之后的两个月内,摩萨德在名单上另外3个人的家里和汽车底座分别安装了炸弹。除了法塔赫安全局局长萨拉迈,已经有10个“黑九月”的成员被摩萨德报复成功。

1973年7月,摩萨德在铲除萨拉迈的途中遭遇变故,错杀了一个很像萨拉迈的服务生,遭到了世界其他国家的谴责。以色列不得不暂停自己的暗杀计划,泽维·扎米尔和梅厄夫人也引咎辞职。

直到1978年,从未离开过中东和东欧国家的“黑九月”军事领导人哈达德博士因癌症病死在医院里,另一名领导成员在约旦的电视上公开承认法塔赫与“黑九月”的联系,遭到了制裁,晚年变成了一个和平主义者。

而曾经侥幸逃脱的萨拉迈在1979年被以色列派出的女特工用美人计骗到手,最终被炸的粉身碎骨。至此,“黑九月”所有与慕尼黑惨案有关联的人员都已经死了,以色列仍然多次以“剿灭”为由杀害巴勒斯坦人,巴以两国之间的仇恨重新陷入不死不休的循环中,成为解不开的死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