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买一次”的DR钻戒卖不动了

近日,DR钻戒母公司迪阿股份(301177.SZ)发布半年业绩预告。截至6月30日,公司预计营业收入约12.26亿元至12.4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0.37%至41.22%;净利润预计为4326.3万元至5447.01万元,同比下降90.58%至92.52%。

去年,迪阿股份业绩就已经遭受重创。2022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0%至36.8亿元;净利润大减43.98%至约7.3亿元。

迪阿股份指出,营收下滑的原因在于经济复苏不及预期,可选消费增长乏力,钻石镶嵌市场短期内需求不足;以及黄金需求显著提升对钻石镶嵌类产品造成一定程度影响。

国家注册珠宝质检师、英国宝石协会会员董海洋指出,钻石的消费需求正在减弱。他表示,虽然钻石的消费场景仍然集中在婚嫁,但消费者的消费预算却大幅降低。

据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数据,2022年我国钻石产品市场规模下滑至820亿元,比2021年减少180亿元。

另一家以钻石饰品为主的珠宝公司莱绅通灵(603900.SH),一季度营业收入也下滑了22.4%至2.5亿元;净利润仅微增2.75%。在2022年,莱绅通灵营收就已大幅下跌31%,净亏损达3973万元,利润同比减少了203%。

在经历了2022年上半年营收和净利双减的困境后,知名婚戒品牌I Do母公司恒信玺利在今年正式进入重整程序,公司实控人李厚霖也在7月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政策调整后,并没有带来预期中的购买力大爆发,原来客户都喜欢定克拉钻,现在问50分的比较多。”董海洋透露,市面上克拉裸钻的售价从小几万块到大几万块钱不等,2克拉钻石售价在六位数,50分裸钻的价格则在中几千块到大几千块钱不等,钻石的级别与品牌也会影响价格。

除中国外,国际市场的钻石零售行业也迎来“寒冬”。今年6月,全球最大的钻石零售商徽记珠宝(Signet Jewelers,NYSE:SIG)披露第一财季(截至4月29日)业绩,公司营收同比下降9.3%至17亿美元,同店销售额同比下滑13.9%。另外,该公司还下调了全财年销售预期。

终端需求减弱的影响逐渐蔓延至行业中上游。据媒体报道,有印度知名钻石加工厂营销部负责人在2022年底透露,来自中国市场的订单“远低于**之前”,许多中游工厂处于低产状态。

另外,上游毛坯钻石的价格也大幅下滑。国际钻石协会IDEX钻石指数显示,钻石价格指数在2022年3月达到历史高位158.16之后便持续下降。截至2023年7月25日,IDEX钻石指数已跌去26%至116.72。独立钻石行业分析师Paul Zimnisky表示,一颗质量略高于平均水平的1克拉天然钻石售价已从6700美元降至5300美元。

不过,董海洋指出,以钻石重量来看,下跌明显的更多是市场存量多、流通率高的钻石,比如20~30分的最为明显,而5~10克拉的大颗粒、高品质钻石,以及拍卖行的顶级钻石价格几乎不受影响。

他进一步表示,当下钻石价格下行是**期间非理性增长后的回落。“**期间,产业链中断、产量下降、加工厂关停等,导致市场供需平衡被打破,钻石价格一度非理性升高。现在供给恢复、产量增加,再加之需求端不旺盛,钻石价格因为市场供大于求而回落。未来价格不会一直下跌,在释放完此前因为**而非理性走高的部分,会在稳定范围内轻微波动。”

上世纪四十年代,戴比尔斯“A Diamond is Forever”的广告语问世,此后,钻石也化身为爱情的具象表达,根植于消费者的认知中。

此后数年,在品牌调性及其背后营销故事的吸引下,消费者对钻石产品的溢价接受度很高。

现在,营销故事对消费者的吸引力也在减弱。95后消费者林萧(化名)与男友的婚期定在今年秋天,但她明确表示不会买钻戒,“买钻石不如买黄金”。林萧计划将用于购买婚嫁珠宝的5万元预算全用来购买黄金饰品。

7月25日,中国黄金协会发布最新统计数据,2023年上半年,全国黄金消费量达554.88吨,与2022年同期相比增长16.37%。其中,黄金首饰消费量就达368.26吨,同比增长14.82%;带有投资属性的金条及金币销量同比增长30.12%,达146.31吨。

黄金市场机会诱人,主营钻石产品的企业也开始谨慎布局,以寻找新的增长机会。去年6月开始,迪阿股份就涉足婚嫁黄金产品。近日,其推出的一款小金心产品限量发售,据媒体报道,该产品上线分钟后就被抢购一空。

除了黄金,培育钻石的崛起也减弱了消费者对天然钻石的需求。董海洋说,“在经济下行的环境下,人们开始寻找廉价替代品,比如考虑购买培育钻石。”根据Statista预测,2023年至2025年,中国培育钻石毛坯钻市场规模将由255万克拉增长至400万克拉,年复合增速为25.24%。

国内也涌现出一批主营培育钻石的消费品牌,成立于2020年的Lightmark小白光线家门店。曼卡龙、潮宏基、豫园股份等老牌珠宝品牌都纷纷推出子品牌入局培育钻石消费赛道。

不过,随着培育钻石产能不断扩大,其价格也持续下行,进一步拉大了培育钻石与天然钻石的价差。据财联社报道,培育钻石毛坯价格已较2021年历史高点下跌约80%。

董海洋也指出,“培育钻石的终端市场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巨大,培育钻石的崛起会对天然钻石的市场份额产生冲击,但不致命。零售市场对培育钻石的接受程度有限,比如在类似求婚这样的场景中,一般预算足够的女性消费者并不能接受培育钻石。”

他进一步指出,培育钻石真正的市场是在工业与功能性产品(比如芯片、传感器、大功率激光器件等产品)制造上,并非珠宝首饰市场。随着产能扩大,培育钻石的价格会持续下跌,“消化不完的培育钻石自然也会面临库存积压、降价回款的尴尬处境。”

董海洋认为,下半年天然钻石零售会逐渐回温,“但这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一速度首先要取决于行业中游的钻石商对既有库存的清理程度。其次是消费者手中可消费资金量是否有显著增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