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麟二十年“造车”野史

2019 年 7 月 20 日,站在鸟巢的中央,江苏赛麟的董事长王晓麟笑的灿烂。从舞台下传来的应援声此起彼伏,似乎让他稍稍有些恍惚,这震耳欲聋的呼喊是给谁的?自己,还是吴亦凡?

彼时的王晓麟不会想到,这或许是其杀入汽车圈二十年的巅峰。就在一年之后,一个叫乔宇东的人在网上发布了多达 4000 字的举报信, 百亿江苏赛麟 轰然倒塌,而王晓麟自己也被扣上了 犯罪嫌疑人 的帽子。

二十年前,王晓麟被称为 华人大律师 金融家 ,二十年后,王晓麟被称为 史上最大的骗子 、 明日买票王晓麟 。不知道沦落至此的王晓麟是否会有一丝丝后悔,后悔曾经踏足 汽车 这个充满梦想与失落的奇幻领域。

2009 年 7 月 25 日,美国北密西西比联邦法院发布判决,在 HKAC(Hybird Kinetic Automotive Corporation)归属权一案中,仰融与王晓麟达成和解,永久撤销所有诉讼,并不得重新诉讼。

从诉讼结果看,王晓麟是最大的赢家,不仅赢得了 HKAC 的控制权,还让仰融结结实实的吃了个闭门羹。

仰融,90 年代凭借高超的财技,一举让华晨跨进纽交所,创造中国首例国有企业海外融资案例的 资本大鳄 ;一手打造包括华晨在内,资产高达 300 亿的 华晨主人 ;新中国历史上首个以个人名义在海外起诉中国地方政府的 犯罪嫌疑人 。

但就是这样一个大人物,却硬生生栽在了王晓麟的手里,以至于十几年来, 绊倒 仰融成为王晓麟身上最大的谈资之一。

彼时的仰融,正在为收购英国罗孚汽车煞费苦心。他的竞争对手过于强大,上汽、南汽,还有吉利的李书福。在罗孚并购案中,作为 领队律师 的王晓麟成为仰融的关键先生。

就像很多大事件中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传闻,罗孚并购案也是如此。据坊间传说,在罗孚并购案期间,王晓麟辗转于仰融、上汽、南汽、罗孚之间,多方套取利益,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证实。

2002 年,华晨案爆发,罗孚并购案失败,仰融远避美国,并起诉辽宁政府。

此时,王晓麟再次为仰融摇旗呐喊。也许是这份情谊,让仰融愈发看重王晓麟,继而萌生与王晓麟一起合作汽车项目的想法。不久之后,二人开始正式合作:仰融负责提供汽车项目所需的 2 亿美元原始资金,而王晓麟负责融资和商业运作。

2009 年 3 月,仰融正式起诉王晓麟,双方友情彻底破裂。有趣的是,就在双方 斗法 的故事中,有些事情隐隐约约开始与江苏赛麟产生了关联。

细枝末节省略不说,简而言之,为了对抗仰融对 HKAC 的掌控,王晓麟在仰融不知情的情况下将 HKAC 的股票发行给了他自己控制的 Capital Wealth Holdings(资富控股)。

资富控股?没错,就是那个在江苏赛麟占股超过 55% 的外资大股东。什么叫草蛇灰线?什么叫伏脉千里?

简单带一句 EB-5 这个事儿吧。根据美国 投资移民法案 ,如投资者能够向一个美国企业投资 50 万至 100 万美元,那么投资人及其家人可以得到永久绿卡。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还是这个 HKAC。王晓麟得到 HKAC 的控制权,但被判令不得继续使用 HKAC 名称。你们猜 HKAC 改成什么名字了?GreenTech Automotive (GTA)!江苏赛麟持股超过 11% 的又一家外资股东。

GTA 变为 WM GTA 或源于 2009 年 Terry McAuliffe(泰瑞 · 马克利夫)的加入。当然,马克利夫并非什么凡夫俗子,此人号称美国政界的 国王制造者 ,曾做过里根、克林顿、希拉里的幕僚,甚至还提拔过奥巴马,是王晓麟最大的人脉资源。

2011 年 7 月,GTA 宣称在美国密西西比建造工厂,声称这一项目将为当地带来超过 350 个就业岗位和 6000 万美元的投资;

折腾了 7 年,GTA 没有做出什么实绩。密西西比州审计署宣称,2014 年到 2017 年,GTA 在职雇员人数从未超过 100 人,投资承诺也未实现,因此向 GTA 追讨 490 万美元贷款和补贴,以及 150 万美元利息。

美国移民部门则指出,2015 年 GTA 在美国仅生产了 25 辆车,销售数量为 0。

简单回顾一下 GTA 在密西西比州的做法。拿着 EB-5 去勾搭投资人;背靠政治人脉,拿着 Mycar 去勾搭地方政府,许诺投资、纳税和提供就业;Mycar 迟迟不能量产;关厂跑路;被政府追责。

或许是低速电动车 Mycar 太过于粗糙,败走密西西比的王晓麟急需寻找新的 猎物 。

2013 年 10 月前后,美国知名电动车品牌 Fisker 被美国能源部拍卖,起拍价 3000 万美元。而在竞拍行列当中,GTA 赫然在列,此外还有中国万向集团、Bob Lutz(鲍勃 · 卢茨,前通用副总)的 VL Automotive(VL 以改装 Fisker 车型为业务)以及李嘉诚的次子李泽楷。

在 2014 年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在 GTA(或者说威蒙 · 积泰、威蒙工业)发布的各种新闻稿中,一直不予余力的暗示其旗下拥有 Saleen 品牌,但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在 SAI 提交给 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文件中显示,GTA 与 GTA 于 2014 年 3 月签署了一份 Saleen 汽车中国独家 分销协议 ,这是 GTA 第一次与 Saleen 发生关联,并以此获得了 Saleen 的销售权;

这份协议,让 GTA 获得了 Saleen 品牌使用权。值得注意的是,这份监管文件着重说明SAI 与 SMI 以及其关联公司 GTA、WM Industries Corp 没有关联。

好了,到这里,资富控股、GTA、Mycar、WM Industries Corp、SAI、SMI、Steve Saleen等 江苏赛麟 故事的主角与配角,甚至是群演均已亮相, 江苏赛麟 的大幕即将拉开。

2009 年 6 月,还在与仰融打官司的王晓麟现身上海,以 HKAC 的名义宣布与同济同捷合作。有趣的一幕出现,当时同济同捷的董事长就是雷雨成,也就是在2016 年如皋萨林出资评估报告中担任评估专家的雷雨成。

2011 年,与同济同捷合作无果的王晓麟将目光瞄向鄂尔多斯。同年 7 月,GTA 与沈阳中瑞成立鄂尔多斯积泰汽车,宣布将投资 200 亿元、建成年产能 60 万辆的生产基地。

当然,鄂尔多斯项目无疾而终。不过,再看看 2011 年还发生过什么事吧。

2011 年,庞青年的青年汽车承诺在鄂尔多斯投资汽车项目,计划投资 90 亿元,计划年销售额 548 亿元,利税 200 多亿元。而鄂尔多斯则承诺配给青年汽车 13 亿吨煤炭资源。随后,庞青年将煤炭指标转卖给亿佳合,并收取 2 亿定金。但由于项目烂尾,鄂尔多斯并未提供煤炭资源,亿佳合状告庞青年诈骗,相关警方也予以立案。

2014 年 9 月,王晓麟携 GTA 与长沙金洲达成框架协议,计划建设汽车生产基地,预计总投资达到 260 亿元,拟建设年产 40 万辆整车生产项目,整车年产值约 620 亿元。同样,金洲项目很快流产。

2015 年 10 月,在庞青年的引荐下,威蒙工业(GTA)、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署三方《中美合资高端汽车整车制造项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至此,庞青年的身影出现在江苏赛麟的故事中。

2016 年 1 月,资富控股、南通嘉禾、如皋市高新技术创业服务有限公司签署三方《合作协议书》;

2016 年 3 月,一天之内,GTA 设立如皋积泰,资富控股设立南通威蒙、南通狮迈、如皋萨林,四家公司以包括 Mycar 在内的四款车型作价 66 亿元出资江苏赛麟,威蒙工业及资富控股获得 66% 左右的股份。

2016 年 2 月 5 日至 2018 年 3 月 14 日,丛超担任江苏赛麟公司执行董事兼经理。

再后来的故事相信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乔宇东于 4 月份公开举报王晓麟,而王晓麟则坚决否认乔宇东的各项指控,双方你来我往开启了越洋对喷的盛世大战。

6 月 23 日,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纸封条查封了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资产;

7 月 2 日,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就 江苏赛麟 事件发布了首份《情况通报》。

通报称,南通嘉禾对江苏赛麟进行全面审计、核查,发现江苏赛麟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王晓麟等人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江苏赛麟巨额资金等问题和重要线索。另外,公安机关也已经受理并对相关人员开展侦查。

乔宇东说的没有一句是真实的。我目前的重点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如皋国资违反合资协议问题,解决员工欠薪问题,并通过仲裁和司法途径对江苏赛麟确权和追索侵权责任。之后,我会对乔宇东的诬告陷害诽谤提起刑事诉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