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茨竞技–从被迫退出欧战到重回次级联赛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红军,最出名的则是利物浦。说起利物浦,就不得不说伊斯坦布尔那一年的红军王朝。但或许只有很少的人记得,就在那一年,一个来自奥地利的球队1-0将他们斩于马下,让利物浦在安菲尔德饮恨。

在倒转金字塔里曾经说到一点——作为拥有辛德拉尔的伟大足球国度,奥地利的足球发展的却比较缓慢而且起源比较晚。时至今日一些风暴球迷仍然拿一件事情说事儿——竞技是一家外来户。1902年8月18日,竞技队正式成立。而它们的前身要追随到英国学生奥古斯丁·瓦格纳建立的格拉茨学生足球队。1894年3月18日,他们第一次进行了业余球会和业余球会之间的比赛,根据当地政府的记录对手是“工人联盟”,比分是0-4.

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格拉茨有三家比较强势的球队——ASV(体育学院队)、ATSV(学生联盟队)和格拉茨队(也就是瓦格纳建立的球队)。1902年,格拉茨竞技会合并了另外两支球队的很多球员。到了1909年,按格拉茨竞技自己的话说,“遇到了之后一百年甚至几百年最大的对手”——格拉茨风暴。

对于格拉茨竞技会来说,早期的压制是他们蔑视风暴最大的资本——GAK分别在1906年,1911年和1913年赢得格拉茨地区杯,这项杯赛也被称之为弗朗茨杯是当地最大的地区性赛事。在这三届比赛中GAK两次直接击败风暴。因为三次夺冠,格拉茨竞技也就此永久保留了弗朗茨杯。这三座奖杯现在仍然在球队的将被陈列室默默地陈列着,述说着格拉茨伟大的历史。

不过在早期格拉茨竞技根本没把自己定位为一家足球俱乐部——足球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分支而已。例如他们拥有自己的滑雪俱乐部,旗下运动员Bann·Morrison是世界冠军。在滑雪、赛马以及网球这几项赛事中,竞技在格拉茨甚至施蒂利亚都拥有极大的影响力——事实上竞技的运动员当年经常拿到全欧赛马大奖赛冠军,甚至十年拿到十五块奖牌。GAK在奥地利被认为是“伟大的体育俱乐部”,吸引了很多非足球运动员来到GAK,这是GAK初始名气积累的过程。

在他们看来,施蒂利亚地区体育的普及应当很大程度归功于GAK——不得不说,早年GAK在全欧洲冠军粉颇多,毕竟他们是赛马界的皇家马德里,游泳界的巴塞罗那,网球界的曼联和滑雪界的利物浦,在二十世纪前两个十年他们是统治级别的——唯独不包括足球。

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现代运动的基础在欧洲奠定。所谓的缩短工时运动和所谓的休闲文化让更多的人开始接触到体育。在1914年之前,根据当时奥地利当局(当时不叫奥地利)的统计,体操、骑自行车和竞走是受众最广泛的体育项目——所谓的体操包括玩蹦蹦床。应当讲GAK作为奥地利比较早的综合性体育协会推动了各种体育的发展。并且GAK这样的俱乐部的出现吸纳了很多战后复员的军人——他们身体素质极强,出任体育运动员可以在体育发展不成熟的早期轻而易举夺得各种奖牌。早年GAK足球俱乐部的门将Massu·Meite就是一名军人,它被称之为“猫”。

此外在两场世界大战之间有一种思潮正在慢慢兴起——民族主义。前文我们写过塞尔维亚,这就是一个被民族主义忽悠瘸了的国家。格拉茨的两家球队也在面临着一个问题——同志,还是朋友。这里的同志指的是Grazidista,也就是大格拉茨主义。而朋友,则是指的Grazional——格拉茨开放主义。格拉茨风暴选择了大格拉茨主义,他们日后成为了格拉茨代表(实质上的,GAK球迷并不承认)。而GAK选择了格拉茨开放主义,他们现在在全世界拥有72个友好俱乐部。

从1919年到1930年,GAK进行了126场国际巡回赛事。东到所谓“社会主义俄国”,西到英国,南到北非,北到挪威。在这些赛事里,GAK屠杀狼队,横挑里耶卡,战胜慕尼黑1860,拿下“俄国联盟队”,取得了过半的胜利。让竞技球迷一直引以为傲的是——他们几乎是唯一一个完全不在乎“意识形态”而纯粹交朋友的球队。他们甚至在北非进行了连续的巡回赛,甚至还在北非留下了一名教练——M·Steinstan,后来创办了摩洛哥的MMFC俱乐部。同一时期,格拉茨风暴进行的巡回赛只有竞技会的一半不到。他们称之为“深耕格拉茨”。

1919-1930年,他们拿到了十个施蒂利亚冠军,以及只在这十年举办了一届的唯一的格拉茨弗朗茨杯,顺便拿下了三个“大奥地利邀请赛”冠军。他们自己认为,这段时间是他们的一个高峰期。

二战时期的历史对于任何一位历史考证学者来说都非常的麻烦,因为希特勒的政府实在是太喜欢篡改历史了。再加上一些利益相关太喜欢用自己的主观去篡改史书典籍——这里指的不是主管创作,而是档案馆里的那些资料也被篡改甚至删除了,因此对于很多人而言二战历史简直是一部神话巨著,更何况是GAK——一家身处法西斯奥地利的球队。但是我们不得不说,也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他们在战争中完全倒向了纳粹,这是无可争辩的。

在这一点上Grazidista显然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他们没有叛逃,甚至还留下了“注册球迷英勇抗敌死在纳粹军队枪下”这样写入教科书的动人故事,他们代表了格拉茨的抗争势力。但我们不得不说,依靠绥靖政策GAK完整地保留了自己的俱乐部架构。希望各位不要用结果论成败,用现在的地位来说GAK的绥靖是不合适的——在战后,事实上GAK收到的损失远远小得多。

在纳粹时代,GAK的管理层积极投靠希特勒。在希特勒种族灭绝和大屠杀的屠刀之下,GAK幸运地逃了过去,甚至可以说希特勒元首就差给GAK颁发良民证了。在纳粹德国时代,他们没有干涉GAK的正常运转——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在纳粹时代,GAK比赛训练包括俱乐部官员选择全部都维持了正常的秩序,元首甚至还来亲临比赛现场,并指示“要全力支持GAK的体育比赛”。在这段时间,其实GAK是依靠纳粹获利了的。

借用GAK官方球队报刊的一句话,“没有人愿意逃避这些事实,虽然我们不愿提及”。

对于GAK的那些“世界主义者”来说,世界各国的朝代更迭政权变换他们早已看淡,他们的心中只有GAK。他们的GAK代表格拉茨,更代表足球。他们希望的,是让足球在无论多么困难的环境都能够顺利的成长下去。他们投靠了纳粹,选择了“世界主义”,甚至化身为“传教士”到北非“送福音”。

2004年8月24日,莫西塞德的天是晴朗的天。在这一天,杰拉德、巴罗什、贝尼特斯……这一些“四冠之星”满怀荣耀的昂着头走进安菲尔德,他们想不到在赛后安菲尔德竟然响起了零零星星的“贝尼特斯下课”。

按照欧足联官方报道的说法,“利物浦幸运的在主场只输了一个球,多输几个球的话他们就要去打欧联杯了”。

当年胸前印着“利勃海尔”的GAK被称之为“奥地利之冠”,在奥地利萨尔斯堡憾负国际米兰夺得欧洲亚军结束九十年代之后,GAK顺利地接过了棒。他们看起来已经元气复苏,甚至能跟利物浦掰掰腕子。时至今日仍然有球迷认为是欧足联的政策毁了GAK——如果奥地利的冠军可以直接进入欧冠正赛,那么GAK的前途显然无限光明,依靠欧冠奖金他们也能继续苟住。但是无奈地是,因为奥地利这个国家太小,纵使是强队也无法直接打进正赛。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就在这一年,GAK开始了连续三年的大额亏损。

在2006-2007赛季,俱乐部连续欠薪球员上诉成功,奥地利足协判罚罚掉了GAK俱乐部足足28分,这样的处罚相当于直接将GAK逐出顶级足球圈——这可比刘信达要狠,刘信达只是说说而已,而GAK是真的拿到了欧洲有足球历史以来顶级联赛最大罚分记录。

利勃海尔强势入驻GAK是在上个世纪末的事情,当时这家瑞士的大型工业机械集团强势冠名了GAK,并且提供了大规模的注资——但是所谓的大规模仅限于横向在本国比较。拿着奥地利的注资,打出了英国的水平,但是亏损堪比意大利。2007年,利勃海尔企业问题无法继续资助GAK,失去赞助商的GAK变得更加不堪一击。2007年7月2日,在利勃海尔赞助十周年的这天,双方友好解散。

2007年7月20日,施蒂利亚地区足协明确告知俱乐部,如果不能在赛季前还清超过一百万(欧元)的欠款以及超过三百万欧元的其他债务,俱乐部将在赛季末被驱逐到业余联赛——此时的GAK还在第二级别联赛进行比赛,如果再一次被驱逐对于球队可以说是毁灭性打击。

2007年12月4日,俱乐部主席谢鲍穆博士正式同意,按照奥地利相关法律§115,关闭GAK的足球部分(当时已经成立为单独公司),当然根据奥地利法律保留24小时的清算澄清期。所有人都觉得GAK这次没救了,但是还记得我曾说过的吗?GAK是一个世界主义者。

次日,全球GAK球迷通过谢鲍穆完成了对球队的注资,并且让球队有了七万欧元的盈余。就这样,GAK变成了一个无主球队——一夜之间在全球有了无数股东,并且留住了职业联赛席位,尽管赛季末从第二级别掉级到了地区顶级联赛,但终归还是职业球队不是吗?

2008年9月19日,100多位债权人终于和球队完成了彻底的和解。他们同意了俱乐部提出的一揽子方案,破产清算程序彻底结束,GAK完成了“安菲尔德式的胜利”。此时仍然在中部地区联赛的GAK,看到了继续前进的曙光。

2012年,这家球迷苦苦支撑的球队最终没能实现“深圳奇迹”——那一年他们已经打进了升级区,他们寄希望于足协让他们升入第二级别联赛并且预支新赛季的转播分红,这样GAK将会重新开始健康运转。但是奥地利足协的尿性大家都懂,不会给GAK这样的球队法外开恩的,他们所法外开恩的球队也永远不是GAK。GAK被永远逐出奥地利足球圈,看起来毫无回旋余地。此时俱乐部前球员Gernot站出来希望奥地利足协“允许GAK的青年队成立一家新球队在全国最低级别联赛进行比赛”,于是奥地利足协就打了个文字游戏——可以新成立, 但是你说最低级别那就是最低级别。这里说的最低级别不是Gernot所想的职业最低级别——全国联赛次级别中部,而是施蒂利亚地区业余联赛第一级别。

广州恒大一刀给你砍到天河区联赛,就这么大的联赛跨度,距离顶级应该是八个级别,连降八级。

当时GAK的球迷一度从白天到晚上高唱当年东德的歌曲“从废墟中崛起”,那真的是让人感到绝望的时刻。所有人都寄希望于职业联赛投资人公投能让球队保留在哪怕全国联赛,结果却是连降八级。当红牛集团投资人带头同意连降八级的提案的时候,代表GAK出席的Gernot表示“天都塌了”“保守估计八只中立球队会跟着投连降八级”。在这种情况之下,奥地利足协执行公投结果反而看起来理所应当。

后来奥地利天空电视台曾采访到不愿具名的一位俱乐部投资人,他表示“如果能让GAK就此死亡,为什么不?”

2013赛季,新GAK(因为不被允许使用GAK名称,他们注册为Grazer AK-AC,简称GAC)在施蒂利亚业余联赛第一级别进行比赛。没人想得到这样的比赛能售出1000张套票,而场均观赛在主场都已经没数了——场场爆满。全国联赛、捷克乙级联赛甚至德乙的球员前来加盟这样一支球队,还有一百余名球迷不接受任何报酬的免费为球队工作。在施蒂利亚业余第一级别的27场比赛里球队取得了24胜2平1负的惊人战绩,甚至在国家杯赛战胜了高出自己四个级别的对手。这个时候,那些投资人才发现,GAK的满血复活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2014年,GAK和水晶宫举行了盛大的友谊赛。全奥地利人被震惊了,没人相信水晶宫会选择和一个当时还是“业余”性质的球队打比赛。这场比赛被全欧转播,GAK得到了一笔不小的转会分红。也就是在这一年,俱乐部被允许重新使用GAK作为球队名称。到了2016年,他们又和阿斯顿维拉进行了友谊赛。

几十年前,欧洲之王GAK曾和水晶宫打了三番赛,在英格兰引发热议。这一次,不过是伦敦之王顺手帮忙。

2017-18赛季,超过五万名球迷在电视机前收看了GAK对阵圣安娜&埃根的全国联赛比赛,这创下了奥地利有电视机以来全国联赛的收视率纪录。也是在这一年,GAK复兴的伟大故事登上了法国足球杂志——没错,颁发金球奖的那个。

2019-20赛季,他们七年七连跳成功杀进全国第二级别联赛,Salzburg24这家媒体当场惊呼“昔日的欧洲之王要回来巡游了”。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全国联赛和第二级别联赛毕竟在商业运作等等层面都有着天壤之别,球迷运营的GAK显然还不能完全立足。他们目前排在联赛倒数第二。借用球迷的话,“我们到不在乎降级,但我们肯定我们肯定会回来”

“而且我们和其他球队肯定是朋友,绝对不是什么敌人,我们是Grazionaler——格拉茨开放主义者”

最近也有看奥地利足球,怎么说呢,觉得挺有意思的,远古足球怎样我不清楚,但现在这个国家足球严重依赖德国足球的发展,几乎没有太多的在德国以外踢球的球员,没有大牌球星,联赛本土化较高,但除了萨尔茨堡红牛,格拉茨风暴,维也纳快速等没有球队有参加欧洲赛事的能力。里面最强的萨尔茨堡红牛也越来越沦为欧洲黑店,暂时不具备欧冠出线实力,这其实对于奥地利这个国家来说,没有达到它发展足球的最大极限,仍有很大升值空间,就看怎么做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