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看护:阿尔茨海默症的养老探索

每天午饭后,在二楼靠走廊的固定座位,“恐龙奶奶”都要长时间坐在这里,面对着一只恐龙玩偶,不停地用手揉搓桌面。木制的桌面,被她搓出了两个浅浅的小坑。这位84岁的老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症,在赛罕区仕奇居家社区养老服务综合体,住了两年。她已经忘记了很多事情,记忆停留在照顾孙子的时间段。

“化学老师”也是位84岁的老奶奶,得到这个称呼是因为她曾是一名化学老师,也因为她以化学成分为由,拒绝吃任何药物,包括降压药。前几年,她的老伴去世了,三个孩子都在国外。经过考察多家机构之后,家人决定把她送到这里。刚来的几天,她排斥跟陌生人交流,如今她总是拄着拐杖在楼道里慢慢散步,喜欢聊天。

二楼每个房间门口,都挂着老人的生活照。有些老人出去遛弯回来,就不记得自己住在哪儿了,照片能帮他们回家。不过,现在入住的老人,大部分已经无法自己下床了。这些老人,有工程师、教授、会计,也有当过领导干部的,而衰老是个慢慢脱去社会身份的过程。如今,他们在这里更多地是用年龄和身体状况来分类。

每天,工作人员和护士,会为这些高龄老人提供专业的看护和照料,如晨间护理、喂饭、助浴等。在这里,他们能受到比在家更精心的照料,像食物颗粒的大小、饮用水的水温都是经过测评,量身制定的。

2021年,赛罕区仕奇居家社区养老服务综合体成立,引进德国养老服务企业蕾娜范入驻经营,是自治区标准委确定的自治区居家和社区高质量标准体系建设示范点,也是呼和浩特市极少数的能够接收轻、中、重度失能失智老人和临终关怀老人的居家社区养老服务机构。

这里入住的35位老年人,平均年龄85岁,年龄最大的95岁,以失能和半失能老人为主,其中有5人是正在用药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以前,这些老人多数是由家人或保姆照顾。

认知障碍患者照料是个社会性难题。他们的就医和日常生活都需要专业支持,但很少有医院能接收像阿尔茨海默症的失能失智老人,而医院也并不适合长期照顾。目前,社会上的养老机构,大都难以提供专业的照护服务。绝大多数认知障碍患者是由家庭照护。“一人失能,全家失衡。”无论是伴侣还是子女,要求一位家属,为病人牺牲掉全部个人生活都是很困难的。

呼和浩特市是全区提前进入人口老龄化的城市之一,且老龄化程度明显高出全国平均水平。截至2022年6月,全市60周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占户籍总人口的21.91%。作为第四批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城市、近年来呼和浩特市着力推进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机构标准化示范点创建。

2023年,呼和浩特继续开展居家社区养老服务试点建设,并开展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机构等级评定,落实居家社区养老服务惠民、利企政策,确保各类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能运营、可持续、服务优。

让失能失智老人从容、安宁、有尊严地度过晚年,有了政府和社会力量的强力支持,成为可以期待的目标。文·摄影/草原全媒·北方新报首席记者 查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