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自己百般刁难的TikTok上成了“舞王”

【文/观察者网 鞠峰】最近,每当特朗普举起拳头,台下支持者们就知道:那个,要来了。

70、80年代最火的迪斯科舞曲《Y.M.C.A》(基督教青年会)一响,迪斯科“那味”瞬间上来了。双手轮流出拳,卡不准节奏没关系,腿摆动起来,原地踏步也没事,轻度肥胖的身体扭动着,不协调也是一种另类可爱——跳舞,成了74岁的特朗普在大病初愈、民调落后时,竞选集会上“保留节目”。

竞选集会一场场开,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夜空下、威斯康辛州的寒风中、亚利桑那州的沙漠里,一次接一次跳,这段“魔性”的舞蹈给他跳火了。

然而讽刺的是,让“特朗普舞”(Trump Dance)爆红网络的,正是他前些日子扬言要“封禁”、耍手段想让本国企业收购的TikTok、中国企业字节跳动旗下的短视频应用。

据《迈阿密先驱报》(Miami Herald)10月21日报道,这个喜欢让人群陷入疯狂的男人,在TikTok上把自己弄成了热点,众TikTok网友争相模仿他在竞选集会上的舞步。“Newsweek”10月19日报道,特朗普的支持者们,甚至在TikTok上给这段舞冠名“特朗普舞步”(Trump Dance)。

不管是为了嘲笑他蹩脚的舞姿,还是真心想支持他,总之,自己百般刁难的应用,最后成就了自己跳舞博关注的“梦”,就是挺尴尬的……

10月18日,一名推特用户转发网红模仿特朗普舞姿的视频并称,“所有人都在模仿特朗普”。特朗普大女儿伊万卡还转发了。不知道她在打出“爱了爱了(love it)!”时,是不是会感到一丝怪怪的?

话说回来,美国大选不愧是常被吐槽为“大型选秀”。这几天,跳舞在2020美国大选中出现“人传人”现象:

10月19日,副总统提名人卡马拉·哈里斯在佛罗里达州举行“投票动员会”,期间,她也持伞在雨中舞动起来,换来台下一阵掌声。好巧不巧,当天特朗普在亚利桑那州的竞选集会上,也跳起了“YMCA”,两人就这么上演一出“隔空斗舞”。

《Y.M.C.A》曾是全球大大小小“迪厅”的“标配”舞曲。标志性舞蹈动作——双手举过头顶(Y)、双手弯曲置于双肩(M)、双手向右(C)、双手面前交叉(A)刻在许多人的记忆中。

虽然特朗普没有跳出过这段经典动作,但每当他起舞时,台下的竞选团队人员都会整齐地用身体拼出Y-M-C-A四个字母,并负责带动场下气氛。白宫新闻秘书、此前确诊的凯莱·麦克纳尼还会在社交媒体上晒自己的“YMCA”舞姿,伊万卡和丈夫库什纳也会借这个“梗”互相打趣,凭空为共和党带来不少流量。

也许,最近民调普遍落后的特朗普,和他的团队想抓住“跳舞”这一“救命稻草”。表面是跳舞,为的,可都是选票。

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煞费苦心地把这段舞蹈编成“一种现象”(a thing),是因为特朗普试图证明自己在确诊新冠肺炎住院3天后,竞选期间也能保持满满的活力。

另有媒体分析称,特朗普想要借助舞蹈证明自己从新冠“完全康复”,并打造与被认为缺乏生气与活力的拜登截然不同的形象。

据福克斯10套(Fox10 Phoenix)10月21日报道,特朗普最初在网上爆火的那段舞蹈,是10月12日在佛罗里达州竞选集会上拍摄的,距离特朗普“从新冠回归”才过去几天。

那段视频由特朗普竞选团队社交媒体策略师瑞恩·麦克纳尼(Ryann MacEnany)上传至网络,她是白宫新闻秘书凯莱·麦克纳尼的妹妹。

据报道,在舞蹈取得很好效果之后,特朗普的团队没有公开当初选择《Y.M.C.A》这首歌,到底是谁的主意,但好几个成员都开玩笑似地“抢功”。

当下,新冠疫情仍在美国肆虐,这归咎于特朗普抗击疫情的失败。但他现在这么堂而皇之地在竞选集会上“起舞”,自然招来一片骂声。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著名主持人唐·莱蒙(Don Lemon)日前抨击,“无论他在竞选集会上跳多少次,都不能否认的是,他很乐在其中,在215000名死去的美国人的坟墓上跳舞。”

“特朗普坟头蹦迪”(#TrumpGraveDancer)一度成为推特热搜。

歌曲《Y.M.C.A》由“乡下人乐队”(The Village People)创作于1978年,一度风靡世界。据悉,这首歌创作灵感来源于当时的社会团体:基督教青年,是为男青年提供健身和临时住宿的福利场所。

美剧《老友记》里,Monica(左3)在怀旧主题餐厅打工时被迫跳《Y.M.C.A》

但最经典的,还是“乡下人乐队”原版的音乐短片(MV):成员们分别装扮成警官、印第安酋长、建筑工人、士兵、摩托车手和牛仔,欢快地随着音乐跳舞。

与MV中黑人车手和白人警察和谐共舞相反的是,今年白人警察沙文将黑人男子弗洛伊德跪压致死,激起全美各地反种族主义。印第安人近百年来的处境,就无需多言。

同时,美国超800万人累计新冠确诊,百万、乃至上千万工人失业,经济凋敝,MV中那种欢乐的氛围荡然无存。这些问题如何解决,至今仍没有确切答案。

然而特朗普此时可能没时间想这些:大选冲刺阶段,他在总体民调上依旧落后拜登10.7%,“3天5场”竞选集会的节奏,必须继续保持。不出意外,“特朗普舞”,还会继续跳下去。

(观察者网讯)美国大选进入最后两周冲刺阶段,曾曝光特朗普10年没缴税的《》又发力,突然曝出特朗普在中国有一个“从未公开的个人银行账户”。

特朗普的律师立即回应,该账户是特朗普集团早年计划开拓中国酒店业务时,为在当地缴税所设。由于相关业务交易从未落地,账户在2015年以后被闲置,且从未有过其他用途。

《》20日称,他们通过分析获取的特朗普税务记录,发现了一个后者在中国银行机构开设的个人账户。该账户是首次被公开,因为挂靠在“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名下,因此没有出现在美国总统的公开财务信息中。

值得一提,特朗普仅在中国、英国与爱尔兰开设了海外账户。后两个账户的持有者是运营特朗普集团在当地高尔夫球场的公司。根据美国国税局的记录,他们每年在英国、爱尔兰的营收约数百万美元。

而上述“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每年在华营收仅数千美元。不过2013至2015年,该公司曾经为营业执照相关的协议在中国缴纳共188561美元(约合141万人民币)税款。

特朗普集团律师艾伦·戈尔滕(Alan Garten)回应报道称,集团曾在中国设立一家办公室以“调研开拓亚洲酒店业务的潜力”,之后在一家有美国分支的中国银行机构开户,准备扩张在华业务后用于在中国缴税。

不过,“相关的合同、交易与其他商业活动从未成型。2015年以后,这个办公室也不再运作。”戈尔滕强调,那个银行账户依然存在,但“从未被用于任何其他目的”。

《》借这篇报道继续炒作美国大选的“中国议题”热度,带着放大镜检视特朗普集团的在华业务、在海外与美国国内同中国有关的生意往来。而这也不是美媒第一次这么做了。

今年4月,美国“政客”新闻网曾刊文称,特朗普欠下中国银行数千万美元贷款,将在2022年到期。文章宣称,特朗普在大选期间指责拜登“对华软弱”,自己却被发现与中国还有生意往来,由此质疑特朗普的立场。

中国银行随即澄清,该行在2012年交易后就出售了这笔债务,目前对特朗普集团的任何资产都没什么兴趣。“政客”最终对报道进行勘误。

有美国网民质疑,在共和党攻击拜登与中国关系的同时,《》这篇针对特朗普中国银行账户的文章,发布时机“很有意思”,似乎有转移注意力之嫌。

9月底,《》爆料特朗普钻税法漏洞,10年没有交过一分钱所得税,上任总统的头两年,他每年分别仅交税750美元。特朗普则以“假新闻”相否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