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第个丧命达喀尔的车手

1月8日,哥伦比亚国脚贝塞拉在一家舞厅遭枪击身亡。仅过了一天,澳大利亚车手科尔德考特就在达喀尔拉力赛中摔断脊椎离开了人世,甚至来不及再看一眼家乡的妻儿。

今报讯当科尔德考特不幸丧生的消息传到他的家乡基斯时,整个小镇的人都为这位民族英雄的逝世感到悲痛。

澳大利亚广播电视台赛车运动解说员维尔·哈干说:“科尔德考特可能会赢得摩托车组几个赛段的第一,因为他已经有了10年摩托运动比赛经验,经验非常丰富。但老实说,当他体会到达喀尔的艰苦程度的时候有些晚了。”哈干随后补充说:“我无法想象达喀尔给人类带来的煎熬,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精神上。”

在澳大利亚中部地区,科尔德考特是个非常有名的车手,他的表现也赢得了人们的尊重。澳大利亚摩托车协会主席大卫·怀特悲痛的说:“毫无疑问,科尔德考特将是澳大利亚赛车运动历史上最出色的拉力车手之一,达喀尔拉力赛是最危险的赛事,这是车手们对自然的挑战。他们的速度非常非常快,比赛的距离也很长,显然当你从高速的摩托车上摔下来肯定会受重伤。”

“他出事前却是速度很快,但是根据组委会报告显示他并没有超速,但是却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身体多处受伤,脖子折断令他当场丧命。”怀特补充说道。

很多车手都通过了科尔德考特的出事地,“最恐怖的一幕”车手们纷纷用这样的词汇描述到。

汽车组领先的卫冕冠军法国车手彼德汉塞尔说:“当我看到科尔德考特,我真的恐惧到了极点,我小心翼翼的跑完了剩下的赛段。”

“这是一个魔鬼赛段,这真的难以置信,因为他的出事地看上去并没有难度,但是对于摩托车手来说一个小失误就很有可能致命。”彼德汉塞尔补充说道。(良友)

今报讯达喀尔拉力赛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游戏”。这项比赛自1979年诞生以来,在27年中总共夺去了48条生命。并在2005年制造了4天夺走5条人命的难忘悲剧。

2005年1月10日,西班牙摩托车手佩雷兹在比赛中遭遇车祸医治无效身亡。仅过了一天,意大利车手梅奥尼在比赛途中因心脏病突然发作死亡,终年47岁。两天之后,达喀尔拉力赛再传噩耗,两名比利时摩托车手不幸因车祸身亡。

人们还没来得及挥掉刚刚为两位比利时车手流下的泪水,死神竟然再次光顾达喀尔拉力赛。2005年1月14日凌晨,第27届达喀尔拉力赛组委会确认了这次比赛第5名遇难者———一名5岁的塞内加尔女孩成为了卡车轮子下的冤魂。这是一场阳光下的车祸:一名女孩在随父母在加油站加油时逃离了父母的视线跑向了马路,而这条距达喀尔160公里的道路正是达喀尔拉力赛的行车路线,惨剧就这样发生了。

今报讯(记者刘柳)本次达喀尔拉力赛之前,安全问题就一直是人们议论的线日,悲剧还是发生了,澳大利亚摩托车手科尔德考特因为撞车不幸身亡。

现年41岁的科尔德考特已婚并有一子,今年是科尔德考特第三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这位41岁的越野车手经验非常丰富,曾4次赢得澳大利亚越野车赛冠军。去年在达喀尔拉力赛上,他获得了摩托车组总成绩第6。赛前科尔德考特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还显得很乐观,“去年我还赢了两个赛段,并名列第6名,今年虽然准备有些仓促,但是我的身体感觉不错。”

在本次比赛第九赛段开始前,科尔德考特的总成绩排在第十位,并在第三赛段比赛中夺取了赛段冠军。第九赛段前后衔接赛段各为30公里和245公里,特殊赛段599公里,是达喀尔开赛以来最为艰苦的比赛。250公里处是赛段速度最快的一部分,而在当天的比赛中,科尔德考特驾驶的摩托车正是在这一赛段失控撞车。

尽管组委会接到报警后派直升机抵达事故现场进行救治,但伤势过重的科尔德考特已经停止了呼吸。科尔德考特成为达喀尔拉力赛28年以来第23个遇难身亡的车手,也是第49个在达喀尔拉力赛中丧命的人。

事故发生后,达喀尔拉力赛组委会将科尔德考特不幸丧生的消息通知其家人。另外,组委会还作出了一个决定,取消10日从基法到卡耶斯的比赛,但汽车组和卡车组仍按原计划比赛。

41岁的科尔德考特原本应该在澳大利亚家中享受明媚的阳光,但由于KTM车队车手约迪·杜兰赛前意外受伤,他才受邀替补参赛,没想到却遭遇意外。

KTM车队的西班牙车手约迪·杜兰在赛前训练时意外受伤,无法参加本次达喀尔拉力赛。于是,KTM车队想到了身为四届澳大利亚越野车赛冠军的科尔德考特。接到邀请后,身为职业车手的科尔德考特义无反顾地开着自己的摩托车来到了达喀尔战场。然而参赛之路最终却变成了天堂之路。

“欢迎来到地狱之旅!对于参加的人来说,这是一项挑战;对于未参加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梦想。”这是达喀尔创始人萨宾的“欢迎辞”。

如今,这个“地狱之旅”走到了第28个年头。过去的27年里,48人倒在了通往终点的路途上。但在这条悲情轨迹之后,勇士们仍然义无反顾。去年达喀尔赛场上失去的5条生命,并没有阻止今年车手报名时的趋之若鹜。

世界上规模最大、路程最长、最为艰险的赛车赛事;砂石、沙漠、戈壁等艰难的路段;迷路、重伤,甚至死亡的威胁……这样的一个魔鬼赛事,为何吸引着车手不顾一切前行的决心?以赛事的创始人萨宾为代表的人们,为何如此执着地奔向达喀尔?

也许,只是因为它的魅力———征服大自然的成就感。但在这个梦想之旅中,有人赢,也有人输。置身其中的勇者,有迎接胜利曙光的雄心,也必须要做好输掉一切的准备。这个险象环生的旅程,是勇敢者们的游戏。“达喀尔拉力赛为车手敞开了两扇大门:一个通往天堂,一个通往地狱”———采访达喀尔拉力赛的一位法国记者曾如是说。对于征服了坎坷赛程的车手们,抵达终点便是到了天堂。而对于车轮下的那些冤魂,他们的终点又是什么呢?朝着梦的彼岸虔诚前行,为钟爱的赛车运动而死去,是否也是一种抵达天堂的境界?我们不得而知。

生命如此脆弱。就在同一天里,哥伦比亚国脚拜塞拉在一家夜总会里遭枪击身亡。只是一场争执,就造成了一个足球天才的殒命。而在茫茫大漠之中,澳大利亚摩托车手安迪·科尔德考特也死在了通往达喀尔的路上。第49个为达喀尔而失去生命的人,再一次让人们对死亡的价值进行苦苦思索。

死亡,每天都在上演。而达喀尔的车手们,则是在面对可能的死亡时,仍然选择向前的人。生命价值和运动精神孰轻孰重?达喀尔为人们提出了这样一个课题。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答案。就像达喀尔的征途,有人觉得它是地狱,有人却认为它是天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