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商學院教授:定量寬松已幾近無計可施

倫敦時間11月10日消息,二十國集團(G20)于11月11-12日召開首爾峰會,這也是年内最後一次減少各方分歧的商讨舞台。期間發達國家推行定量寬松貨币政策成為熱議話題。

對此,倫敦卡斯商學院教授Andrew Clare對新浪财經表示,“目前對于一些國家來說,第二輪定量寬松的貨币政策或許已是唯一的選擇了”。

北京時間11月4日淩晨,美聯儲麾下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宣布,啟動第二輪定量寬松計劃,總計将采購6000億美元的國債。與此同時正如市場普遍預期的那樣,聯儲宣布維持0-0.25%的基準利率區間不變。

“二次觸底聽起來可怕,但是我們更應該擔心的是,低增長率混合着反通貨膨脹的舉措,而最糟糕的則是徹底的通貨緊縮。最近的經濟數據顯示這種可能性越來越大。而之前大家所暢想的股市的樂觀前景已經幾乎不大可能出現了。這也是為什麼第二輪定量寬松政策可能十分必要。” Andrew Clare說。

誰都能看出定量寬松的必要性和對經濟複蘇的益處。可現實中的窘境卻是:一邊是亟待實施的定量寬松,一邊卻是諸多發達經濟體已經從這一方面發掘了無數可能。從目前的狀況來看,Andrew Clare認為采取定量寬松貨币政策的空間已經被擠壓的十分有限:利率已經基本接近零,而除了謹慎的德國政府,更進一步的财政放寬對于所有的發達經濟體來說都幾乎不可能。

“可是很多國家依然在挖掘一切可能。美國政府通過購買有風險的信用資産,為他們的經濟注入大量的現金。但他們現在已經考慮參考英國的定量寬松貨币政策,例如購買政府債券。有趣的是,因為第一次定量寬松的失敗,英格蘭銀行也在考慮購買信用風險資産,而不是購買政府債券。” Andrew Clare說。

“但是,除非發達國家的銀行花費時間來修正他們的資産負債表,或者是做一些必要的行業調整,以上這些方法沒有一個是行得通的。”他說。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MBAChina立場。采編部郵箱:,歡迎交流與合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