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系列现代剧情整理与解读

扎斯迪普.达米和西沃恩.达米兄妹是印度兄弟会的成员,与扎斯迪普技术型的妹妹不同,他更喜欢骑车,并梦想成为一名明星。2013年末,扎斯迪普和他的妹妹接受了搜寻19世纪在刺客阿尔巴兹.米尔手中的伊甸碎片“光之山”的任务。由于Mysore科技公司的程序员乔特.索勒告诉西沃恩他有一个锡克帝国时期的刺客祖先,他们最终将调查锁定到了乔特身上,在想办法得到一个婆罗门V.R.(Animus改进型)后,达米兄妹追踪乔特到了孟买,并强迫他跟着二人行动。

扎斯迪普将乔特带到藏身处后,询问他“光之山”的位置,并告诉圣殿骑士在整个印度搜寻与这颗钻石有关的人。乔特拒绝回答,他们便强迫乔特去通过婆罗门V.R.回溯他的记忆。然而之后显示的结果让西沃恩意识到乔特欺骗了她,他的祖先与阿尔巴兹•米尔或者兰吉特.辛格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不久后,Abstergo特工发动了对安全屋的攻击。在战斗中,经验较少的西沃恩被杀。扎斯迪普独自击退了第一波攻击,切下妹妹的一段手指以保存她的DNA后,他立刻带着乔特从建筑顶部逃离,并准备用绳索下降。当扎斯迪普在索降途中,他远程引爆了西沃恩袖剑上的炸药摆脱第二波到达的圣殿骑士。

爆炸杀死了追击者,但也让和扎斯迪普一同挂在绳索上的乔特被震开直接掉落到下方的贫民窟里。两人在混乱中分散,而乔特之后设法与未婚妻莫妮玛.达斯重聚,但两人随即被前来的圣殿骑士带走,得知乔特行踪的扎斯迪普决定在孟买普纳高速公路上背水一战,他驾车追赶圣殿骑士的车辆并劫持了一辆护卫队摩托。

解决护卫车队后,他向汽车的轮胎射击,让汽车失去控制撞向高速公路上的拦截网并坠入米提河中。扎斯迪普跳入水中救出了乔特,但莫妮玛还困在面包车里,最终死在了孟买湾。没有时间抱歉的他立刻将乔特带往位于“小偷市场”的另一个安全屋中,向负责人迪奈什报告了任务的失败。

当扎斯迪普和迪奈什讨论下一步该做什么时,乔特开始回忆莫妮玛的记忆,这让两位刺客发现莫妮玛才是普雅拉公主的后裔,她的记忆显示了 “光之山”的下落。当迪奈什将记忆拷贝到乔特的手机上,并删除了Abstergo云服务器上的数据后,扎斯迪普开始准备应对圣殿骑士的攻击。冲突很快爆发,迪奈什在混战里中枪身亡,扎斯迪普为乔特逃走争取了时间。在放倒了几名特工后,扎斯迪普也设法逃离了安全屋。

2015年,扎斯迪普从主教处收到世界范围的指令,所有刺客搜索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秘密试验室。当在印度搜寻一无所获的时候,他向主教发邮件讨论起始的帮助,并提醒他们还是平民,并且他十分清楚将平民卷入刺客与圣殿骑士的斗争中会发生什么问题。

2017年,与兄弟会失去联系两年的扎斯迪普参与了神秘势力在香港埋伏巴因德拉.米特拉小队的行动,在刺客们闯进Abstergo公司的建筑来搜寻“凤凰计划”的信息时袭击了他们。除了夏洛特.德.拉克鲁兹被扎斯迪普追踪跳出窗户外,其余刺客均被射杀殆尽。当夏洛特摔到小队技术员格尔尼卡.莫尼奥所在的货车上后,扎斯迪普跳到车上和夏洛特展开搏斗。战局正酣,司机格尔尼卡的手被飞刀划伤,汽车失去控制翻倒在地。夏洛特先一步制住了扎斯迪普并试图审问他现在的身份和目的,而此时格尔尼卡伤势恶化并出现休克,刺客们不得不放弃审问并逃离了现场。

之后,高仓清志和哈兰.T.坎宁安袭击位于蒙特利尔的Abstergo娱乐意图绑架一名Animus专家菲利克斯.奥拉德勒时,他们遭到了扎斯迪普的伏击。在两名刺客解决掉警卫后,他们来到了奥拉德勒的办公室,发现他已被扎斯迪普杀死。接着便发生了战斗,扎斯迪普重伤了高仓清志的颈部,当他正要杀死哈兰的时候,却被清志举枪射中跌下大楼。

扎斯迪普在跌落后存活下来并来到了日内瓦,发现刺客米歇尔.勒迈尔和圣殿骑士伯格各自在调查自己组织中有问题的账户。当伯格将米歇尔拉到楼梯间询问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被暗中观察着。于是伯格打晕了米歇尔,并和突然出现的第一文明仆从们展开战斗,在体力不支倒下前,伯格赤手空拳杀死了五人。这时扎斯迪普现身并透露了自己的身份。伯格也认出了他是孟买那时的刺客,而扎斯迪普称他已经不再关心为妹妹报仇的事情,现在只为“她”的目标服务。接着他用伯格女儿的生命作为威胁,让伯格停下对仆从们的调查,然后将他扔下护栏。

之后扎斯迪普回到了仆从们的总部,而维奥莱特.达科斯塔却和他争论是否应该杀死伯格。维奥莱特觉得贝格是一名可以争取的盟友,不应受到如此残酷对待,扎斯迪普反驳说他并没有杀掉他,并且只有朱诺才有权决定谁能够一览新伊甸园之貌。这时朱诺在屏幕上现身,说夏洛特有着他们需要的东西, “光之山”最后出现在西班牙。接着扎斯迪普引导戴斯蒙的儿子伊利亚来到一群正在等候的仆从前,两人向信徒们阐述了了朱诺的成功。

夏洛特.德.拉.克鲁兹在纽约的布朗克斯区长大。当她还小的时候父亲就离开了家庭,夏洛特便由母亲抚养长大。夏洛特崇拜的外祖母弗洛伦西亚常在她童年时期进出于家庭。夏洛特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目睹了他的舅舅在保险失效后让整个家庭为赔付巨额医疗费用几近破产,这使得她不信任大企业和腐败政客。她在纽约州北部读完大学,在此期间她欠下了大量学生债务。

在毕业不久后,她便搬到了加利福尼亚的圣地亚哥并成为了马耳他银行的会计人员。在闲暇时光里,她喜好玩Abstergo娱乐的Helix,而她浏览阴谋网站的经历又让她知道了刺客与圣殿骑士间的秘密战争。

2015年末,刺客注意到了夏洛特能够使用“鹰眼”的能力。科迪.亚当斯在网络上联系了夏洛特,了解了她偏向刺客这一方的立场。第二天夏洛特参加了环球股份的面试,而她削减对发展中国家援助,转而支持民主国家的提议并未得到面试官的认同。这一天稍晚时候,她为了帮助一位无力负担女儿医疗费用的老人莫海德女士,非法从房地产开发商处挪用了10,000美元转给她。当她晚上回到家中,出乎她的意料,泽维尔.陈和加林娜.沃罗宁娜在她的公寓中等候她的归来。当夏洛特知道他们是来自刺客兄弟会后,立刻接受了他们的招募。但不多时就有三名假装是环球股份工作人员的圣殿骑士前来袭击并企图杀死她们。尽管泽维尔和加林娜解决了圣殿骑士们,夏洛特还是差点从阳台上跳往另一个阳台上,并失去了意识。随后她在索尔顿湖的泽维尔小队藏身点醒来,结识了科迪.亚当斯、见识了经过科迪改良的Animus“红骑士”,并接受了他们的求助。

他们对夏洛特解释说有一名叫做约瑟夫.劳里尔的刺客背叛向了圣地亚哥的圣殿骑士,并准备告诉他们他在塞勒姆女巫审判期间祖先藏下的伊甸碎片,但他又私下发消息来说他是在给圣殿骑士埋下圈套。所以刺客们需要夏洛特进入Animus,通过祖先托马斯.斯托达德的基因记忆来确定约瑟夫是否是在说谎,他到底是真的背叛了兄弟会还是在引诱圣殿骑士。

夏洛特挣扎着保持同步,却又难以认同斯托达德的价值观,科迪把这归咎于她缺乏同步经验。同时加林娜和泽维尔讨论,加林娜认为夏洛特无法保持与斯托达德的同步,而科迪和泽维尔持反对意见。接着加林娜反着将夏洛特和约瑟夫比较,说人不会改变自己,约瑟夫最后和圣殿骑士结盟,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后来科迪报告说夏洛特的同步开始稳定,不过担心如果她继续难以保持和斯托达德的同步,她的大脑可能会受损。

后来科迪截取了一条Abstergo的通讯,发现约瑟夫意图杀死的圣殿骑士是记忆破解专家迪迪尔.霍金。刺客们担心约瑟夫会暴露藏身处的位置,所以他们将Animus装上货车让夏洛特继续同步,同时前往圣地亚哥。

夏洛特使用Animus见证了约瑟夫祖先珍妮弗.奎莉的死亡,刺客们终于相信了约瑟夫并不知道那件碎片的下落,得出约瑟夫并没有背叛刺客的结论,他是在引诱圣殿骑士。在科迪黑进服务器为他们指路后,泽维尔和加林娜离开货车去和约瑟夫会合。夏洛特在和科迪聊天中突然想起康苏斯的信息,坚持要科迪将她放回Animus中。之后她了解到珍妮弗并非约瑟夫在塞勒姆唯一的祖先,而他的确背叛了刺客兄弟会。她意识到泽维尔和加林娜正跳入陷阱当中,并决定前去拯救他们,科迪在临别前扔给了她一件刺客连帽衫。

最后夏洛特带着受伤的加林娜回到货车,遗憾地告诉科迪泽维尔的死讯。加林娜命令科迪赶紧联系盖文,让他派遣一队刺客火速前往塞勒姆,因为她们不清楚约瑟夫是否给圣殿骑士透露了多萝西.奥斯本的信息。然而夏洛特说没有必要,因为她能够感觉约瑟夫没有和圣殿骑士合作。

2016年,刺客们辗转来到墨西哥,加林娜在泽维尔死后自任为小队队长并要求将抓到约瑟夫定为首要目标。当到了墨西哥城后,他们在一个汽车旅馆中定下房间并雇佣了两名自由医生来治疗加林娜的腿伤。然而当女医生去照料加林娜的时候,那名男性医生突然掏出手枪。加林娜预料到了潜在的危险,在他开枪前便将这名Abstergo特工射杀。接着她命令夏洛特拿起枪瞄准女医生。女医生解释说她并不明白这名男性的动机,并说他是新来的。夏洛特告诉加林娜她知道女医生在说实话后,加林娜应夏洛特的要求没有杀死她,只将她打晕后便离开了。

接着他们搬到了对面的旅馆,这有利于对圣殿骑士更好地隐蔽自己的行踪。当他们在观察前旅馆的动态时,夏洛特说她本来打算在那之后就离开,结果发生了这种事情。科迪保证夏洛特有自己的贡献,她的表现非常出色,甚至能和博学者相提并论。这让夏洛特想起之前康苏斯让她去找到黑客组织“博学者”,尽管科迪提醒她博学者并非盟友,她还是在暗网上开始寻找线索。经过一晚上的搜索,她发现了博学者有一项会议会在接下来一周内召开,但位置被密码加密了。密码是一个问题:“可爱的皮什塔说了什么?”

夏洛特回忆起外婆在她小时候给她起的乳名叫“皮什塔可”,而这也是她在印加帝国陨落时期的一名祖先的称号。她摇醒了科迪,让他趁着加林娜睡觉的时候将她放到Animus中去,回溯祖先查斯琪.奎拉的记忆。

夏洛特在Animus待了两个小时后被科迪拉出来给机器充电。两人开始闲聊,夏洛特谈到了她的童年和自己的家庭。他们的对话被加林娜打断,她让他们去搜寻圣殿骑士加西亚.洛佩兹,她掌握着约瑟夫的线索。夏洛特拒绝参与这种绑架审讯,觉得找到博学者才是当务之急,而加林娜不这么认为,强迫夏洛特帮忙。

科迪和夏洛特跟着加西亚.洛佩兹来到了查普尔特佩克公园,他们打算在加林娜的监视下,迅速抓捕这名圣殿骑士。然而夏洛特离得太近暴露了自己,科迪试图追上加西亚,但鼻子被她打破,夏洛特也被喷了药剂丧失了行动能力。二人在当局到来前回到卡车上与加林娜一同逃离。

之后,夏洛特无视加林娜的命令私自进入Animus被科迪和加林娜发现并拽了出来。当加林娜指责夏洛特又一次无视命令的时候,科迪发现电池过载需要更换。夏洛特试图出去寻找电池,而加林娜告诉她不能出去只能留在车上,夏洛特觉得受够了,便独自一人离开。

加林娜改变主意留下科迪去找夏洛特,但科迪却被黑帮抓住,割下了左耳作为信息,要求两名刺客前来投降,否则科迪会受到更多折磨。加林娜在几个小时后被夏洛特发现自己正在跟踪她,而这时加林娜也透露了在那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和黑帮的要求,这让夏洛特感到惊恐。

于是夏洛特与加林娜来到阿兹特克体育场试图救回科迪,黑帮却在此处等待她们的到来。加林娜占据了一个狙击位置,当夏洛特接近科迪的时候,加林娜突然责怪夏洛特的仁慈放走了那名女医生,也因为她的失误错失了抓捕加西亚.洛佩兹的良机,这让她们无法离开此处。夏洛特因为分神遭到黑帮头领阿图罗.维奥拉的伏击,右脚被射中并被挟持以迫使加林娜现身。夏洛特挣开束缚让加林娜有机会射击,但此时圣殿骑士也乘坐直升机到达此处,子弹射向维奥拉和他的女儿。圣殿骑士惠特克试图抓住夏洛特,但被上级奥尔特加.桑切斯阻止。

夏洛特怀疑圣殿骑士们非常重视她的价值,于是将手枪抵在自己脑门上以自杀来威胁他们放过同伴。尽管科迪让她不要这么做,她还是和桑切斯达成了交易,许诺在一天之内用博学者三天后的会议位置信息来换回加林娜和科迪的安全逃离。桑切斯同意了,并用手杖再一次打伤了夏洛特的伤口,声称如果她不履行承诺,他就会肆意伤害她的朋友和家人。

在夏洛特同步至奎拉记忆最后阶段时,她发现进入会议的密码就是一名西班牙刺客的名字——唐.贡萨洛.帕尔多,也得知了会议的地点在阿根廷。然后她就准备去找桑切斯放过同伴,但在交接那一刻黑帮突然袭击了圣殿骑士,而这正是加林娜私下与他们达成的协议,让他们为老大报仇来换取夏洛特逃脱的机会。

被盖文.班克斯派来救援加林娜小队的高仓清志和哈兰用一架直升机救出了他们的刺客同伴和“博学者”盟友,并在逃离岛屿时杀死了圣殿骑士奥尔特加.桑切斯。

之后小组成员乘坐航班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夏洛特下机后看到一名男子举着唐.贡萨洛.帕尔多的牌子,接着她见到了博学者的领导人,自己的外婆弗洛伦西亚。

2016年10月21日,Abstergo伪造了对谋杀犯卡勒姆.林奇的公开处决,并将其秘密转移到他们位于马德里的研究所,利用他的基因记忆寻找其祖先阿吉拉尔.德内哈持有的伊甸苹果。

在被卷入海瑟威的事件后,Abstergo的首席执行官、圣殿骑士内殿团成员、同时拥有最高大师和“守护者”头衔、直接向十字统领和长老会效忠的团长艾伦.里金抵达了马德里,协助女儿索菲亚寻找伊甸苹果。12月14日,艾伦与他的女儿在最高大师之厅向长老会展示他们获得的新的伊甸苹果时,在加林娜小队的帮助下,逃出设施的卡勒姆.林奇潜入大厅当众刺杀了他,随后夺回了伊甸苹果,成功逃脱。

艾伦死后,圣殿骑士在警方验尸前将他的遗体取回,意图隐瞒刺客的存在。而Abstergo对外公布的消息为艾伦因瓦斯外泄而死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