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认识这位奇女子了

围绕国际知名艺术家、社会活动家南·戈尔丁拍摄,荣获第79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金狮奖。

02《大侠胡金铨》追寻电影大师胡金铨的人生足迹、创作轨迹,拼凑出他是如何成为如此独一无二的艺术家。

03《生生相息》拍摄于印度冲突爆发之时,记录了当地宗教对立的情状,更论述人类与自然、家庭与族群等议题。

04《了不起的工程》让我们看见足够的信心与智慧,真实的行动和实践,看到「基建狂魔」究竟如何炼成。

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止痛药奥施康定(OxyContin)在1996年上市,三年内便引发了大面积药物滥用。

1999年—2018年间,近45万美国人因滥用阿片类药物死亡,其中大部分都是奥施康定。

奥施康定的研发来自普渡制药。这家研发公司及其背后家族通过销售奥施康定,赚取了数十亿美元。

他们在明知药物具有强成瘾性的情况下,与美国药监局勾结,将奥施康定推向全球,导致无数人因此万劫不复。

著名摄影师、策展人、社会活动家南·戈尔丁,用自己的「武器」——艺术,向普渡药业和它背后的萨克勒家族宣战。

她与自己创立的P.A.I.N组织,选择在萨克勒家族投资冠名的博物馆,通过投掷药瓶、嘶声呼喊、模拟死亡等各种行为艺术、抗议。要求博物馆抹去萨克勒家族的署名,拒绝其捐赠。

南·戈尔丁也是奥施康定的受害者。她因手腕疼痛寻求治疗,按遗嘱服用了奥施康定,难以戒断,饱受毒瘾折磨。

她曾拍摄过的许多友人也死于毒瘾或艾滋病。南·戈尔丁不仅是受害者,更是这些病症的见证者,她试图以抗争让他们被看见。

出生于1953年的南·戈尔丁,来自一个中产家庭,在她11岁那年,最亲密无间的姐姐芭芭拉选择自杀。

芭芭拉在上世纪60年代因性取向被父母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不堪重负,卧轨自杀。

芭芭拉一辈子都在与社会规训进行对抗,不满20岁自杀,心理医生写给她的诊断书中说道——

这部以由南·戈尔丁亲自参演、讲述的纪录片《所有的美丽与血泪》,也是威尼斯电影节历史上第二部荣获金狮奖的纪录片,还获得了今年奥斯卡提名。

导演劳拉·珀特拉斯,上一部作品《第四公民》曾荣获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还原了斯诺登揭发美国国安局监控丑闻的始末。

影片穿插了大量南·戈尔丁作为艺术家的私人影像与作品集,以令人眼花缭乱的形式,直白地呈现那些强烈色彩、震撼人心的影像。

透过以章节体的表达方式,将南·戈尔丁的个人成长、创作历程与对美国萨克勒家族的抗争巧妙结合。

作为香港电影史上最杰出的武侠电影大师,胡金铨为观众留下了《玉堂春》《大醉侠》《龙门客栈》《侠女》《大地儿女》《山中传奇》等诸多脍炙人口、精彩纷呈的电影作品。

胡金铨创立了中国新无限电影美学艺术风格,为传统武侠电影注入了人文精神,融入了中国绘画艺术的神韵,营造出一种悠然的叙事和诗意。

这部《大侠胡金铨》由曾经拍摄《他们在岛屿写作:甜蜜的负荷——诗人吴晟》的导演林靖杰执导,提名2022年台北电影节最佳纪录片。

影片以编年史的方式,逐步介绍了这位电影大师的经典作品,逐一探访了曾与胡金铨导演合作、共事、深受其影响的电影人。

透过由胡金铨一手栽培、也是《龙门客栈》《侠女》男主角的石隽的脚步,重返当年的拍摄场景,带领我们一同穿越时空,重温当年的点点滴滴。

《大侠胡金铨》分为上下两部曲,以作品和人生两个方向,细腻刻画了胡金铨导演不平凡的一生——

第一部曲《先知曾经来过》,聚焦胡金铨的作品,透过重量级影人的回忆和见解分析,让观众看见大师拍摄电影的方式和电影美学的呈现;

第二部曲《断肠人在天涯》则揭示出难得一见、少被触及的生命故事,追寻胡金铨从北京、台湾、香港到美国漂泊的足迹和创作轨迹,拼凑出他是如何成为如此独特的艺术家。

影片中,包括石隽、徐枫、徐克、吴宇森、王童、许鞍华、焦雄屏、李屏宾、洪金宝、郑佩佩、秦沛等40多位电影人接受采访。

透过那些分享的回忆与细节,《大侠胡金铨》逐步揭露胡金铨的电影方法、美学风格,和他投入艺术的风范及疯魔行径。

胡金铨要求电影的每一帧画面,都是一幅画,视觉效果优美而传统,但同时也是诗意的。

印度德里的空气浑浊而具毒性,使得盘旋于城市上空的麻鹰从频繁坠落,因撞向建筑物而受伤。

Nadeem与Saud是一对兄弟,两人将受伤的麻鹰带去诊所救治,但院因信奉传统印度教素食主义,拒绝为「非素食」鸟类治疗。

无奈之下,兄弟二人只能在自家地下室设立了一个临时的鸟类救助站,用早年积累的一点解剖学知识,治疗麻鹰。

在这个过程中,个人理想、家庭矛盾、宗教冲突逐渐浮出水面。他们一面忙着拯救鸟儿,一面又要担心暴民会前来闹事。

这些故事,都被印度导演肖奈克·申(Shaunak Sen)旁观、凝视、见证且记录,拍摄成纪录片《生生不息》。

《生生相息》曾获圣丹斯电影节评审团大奖、戛纳电影节「金眼睛」最佳纪录片奖与英国电影学院奖提名,今年还提名了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奖。

导演肖奈克·申曾在采访中表示,他不想做一部传统的野生动物纪录片,也不想做一部平常的社会政治档案,更不愿意把影片拍成一部讲述好人做好事的「糖精」电影。

影片拍摄于印度冲突爆发之时,也记录了当地宗教对立的情状,论述了人类与自然、城市与生灵关系等议题。

在《生生不息》中,一个人类与麻鹰的故事,一个不同物种休戚与共的故事,又道出了世上最危险的城市不为人知的生活面貌。

正如Saud在影片中所说,「人类是孤独的群体,被差异所困,就像是一座监狱。」

5分钟的遨游、穿梭,上天入地的视野和镜头,让我们得以从卫星视角,俯瞰中国工程奇迹。

在这部名为《了不起的工程》的纪录片里,这些大国重器的确担得起「了不起」之名。

鲜红的色泽,被当地人笑称为联姻的红线。它屹立于尼珠河大峡谷之巅,全场1300多米,联结云贵两省。桥面到谷底水面的高度达565米,因此成为世界第一高桥。

北盘江第一桥曾荣获「古斯塔夫金奖」——这在桥梁工程界,被视为诺贝尔奖级别的至高荣誉。

全长160多公里,由4500个箱梁拼接而成,共有近5千个桥墩、近8万个螺栓,是目前世界第一长桥。

横跨4座岛屿,翻过9个涵洞,穿越2个隧道,将舟山与宁波连通,总长接近50公里,是全世界最大的陆岛联络工程。

它也是全球压力最大的码头之一。2021年,洋山港集装箱吞吐量达2281.3万标准箱,助力上海港全港集装箱吞吐量突破4700万标准箱,超过了美国所有港口年集装箱吞吐量总和,连续12年蝉联世界第一。

《了不起的工程》最特别之处在于,一改严肃的讲述,以更为轻巧、轻松、轻快的方式,仿佛与你我交谈,娓娓道来那些「基建狂魔」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和叹为观止的魅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