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达电路:数项专利发明申请遭驳回 关联方的“自家人”或布局上游

截至2023年5月22日,今年以来,北交所、科创板、创业板上市新股合计募资金额合计1,074.35亿元,较去年同期提升6.69个百分点。对于冲击创业板的深圳市强达电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强达电路”)而言,其坦言面临PCB行业加速洗牌、行业集中度逐步提升的考验。

此番上市,强达电路的董事会秘书周剑青曾在一家上市企业担任财务总监近15年,离职次月后入职强达电路。而周剑青在老东家任职期间,曾因老东家存在信披未及时披露的问题而被“点名”。另外,强达电路持股超5%的自然人股东的“自家人”所处行业,或系强达电路的上游。除此之外,强达电路不仅授权专利数量在同行可比上市公司中“向后看齐”,并且历史上多项发明专利申请被驳回。值得注意的是,强达电路核心技术人员从老东家离职未满一年,即参与强达电路的专利研发。

一、董秘在老东家任职期间未勤勉尽责被“点名”,离职后曾兼任老东家子公司的董事

董事会秘书负责上市企业信息披露工作,是传递上市公司信息、维系投资者关系的重要环节。然而强达电路聘用的董事会秘书周剑青,其曾在老东家任职期间因未勤勉尽责被“点名”。

据强达电路签署日为2023年3月11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周剑青,2006年7月至2021年4月于深圳市雄韬电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雄韬股份”)任财务总监,从事财务管理工作;2021年5月于强达电路任职,并于2021年7月任强达电路董事、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

招股书显示,宁波保税区翔振达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翔振达”)系强达电路的员工持股平台。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3月11日,宁波翔振达对强达电路持股2.52%,周剑青对宁波翔振达持股26.69%。

1.2 2018年周剑青前东家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其中周剑青被通报批评

据深圳证券交易所监管动态(2018年5月18日-5月24日),雄韬股份使用闲置募集资金购买了商业银行以外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保本型理财产品,日最高余额为2.5亿元,但未履行股东大会审议程序,也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上述行为违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根据有关规定,对雄韬股份及其董事长兼总经理、时任董事会秘书张华农、时任董事会秘书陈宏、时任财务总监周剑青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据招股书,厦门华盈动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华盈”)、深圳雄韬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雄韬”)均为周剑青曾担任董事的企业。2022年3月,周剑青同时从厦门华盈和深圳雄韬离任。

据雄韬股份2022年半年度报告,厦门华盈和深圳雄韬均为雄韬股份的控股子公司。

即是说,周剑青2021年4月从雄韬股份离职,次月入职强达电路。但直到2022年3月,周剑青才卸任雄韬股份子公司的董事职务。

一方面,周剑青在雄韬股份工作近15年后,于2021年4月从雄韬股份离职,次月入职强达电路。但直到2022年3月,周剑青才卸任雄韬股份子公司的董事职务。回溯周剑青在其老东家雄韬股份担任财务总监的历史,2018年因为老东家未及时履行信披义务,彼时作为财务总监的周剑青被“点名”。

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关联关系的判定,应当要遵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而对于自然人股东贡超及其关联方的披露,强达电路信息披露现疑云。

2.1 自然人股东贡超对强达电路持股5.6%,其系超淦科技董事长及前控股股东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3月11日,贡超对强达电路持股5.6%。2000年1月至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3月11日,贡超在深圳市超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淦贸易”)任职,从事经营管理工作。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年10月12日,贡超成为强达电路的股东,彼时持股比例为6.25%。

据招股书,强达电路将贡超直接或间接控制的,或担任董事(独立董事除外)、高级管理人员的主要企业列为关联方,包括深圳市超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淦科技”)、超淦贸易、信丰超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丰超淦”)、深圳市晟荣淦电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晟荣淦”)。

其中,贡超对超淦科技持股48%并担任董事长,其配偶张忆对超淦科技持股3%。超淦贸易系贡超持股90%并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其配偶张忆持股10%的企业。

需要注意的是,在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3月11日前,超淦科技进行股权变更,变更后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并不相符。

据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23年1月29日,超淦科技的投资人由杨彦红持股2%、超淦贸易持股36.32%、贡玮持股2%、唐娜持股8.68%、张忆持股3%、贡超持股48%,变更为杨彦红持股2%、深圳市五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6.12%、张忆持股3%、贡玮持股2%、五明投资有限公司持股38.08%、唐娜持股8.68%、贡超持股30.12%。

2023年4月27日,超淦科技发生成员变更,贡超由董事长变更为执行董事。此后至查询日2023年5月23日,超淦科技未再发生股权和成员变更。

值得注意的是,超淦科技与其他企业共用电线年超淦科技与万德福尔共用电话,招股书并未披露万德福尔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2021年,超淦科技的企业联系电线年,超淦科技的企业电子邮箱均为。

2020-2021年,深圳市万德福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德福尔”)企业联系电线年,万德福尔的企业电子邮箱均为。

截至查询日2023年5月23日,超淦科技与万德福尔的最新年度报告为2021年年度报告。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万德福尔成立于2014年8月15日,经营范围为电子产品、电子材料、电子设备的研发、技术服务、销售及上门维修服务,测试设备的技术开发及销售等。截至查询日2023年5月23日,李立波、谢利合、张园园分别对万德福尔持股30%、2%、68%,张园园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李波担任监事。

可见,从股权结构和任职人员来看,万德福尔与超淦科技并无人员重叠。但超淦科技和万德福尔二者于2020-2021年共用电线年共用邮箱,是否是否受同一控制,或者潜藏代持、关联关系?

2.3 万德福尔系可比公司本川智能的干膜供应商,累计交易1,836.32万元

据招股书,强达股份选取江苏本川智能电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川智能”)作为同行可比上市公司之一。本川智能为市场提供小批量PCB产品及解决方案,专业从事PCB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据本川智能签署于2021年7月23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本川智能招股书”),2018-2020年,万德福尔分别为本川智能的第六大、第八大、第六大供应商,本川智能向其采购干膜,采购金额分别为530.27万元、548.44万元、757.61万元,采购额分别大约占万德福尔当年营业收入的15%、10%、10%。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0年,本川智能向万德福尔合计采购1,836.32万元。

据本川智能招股书,万德福尔系本川智能的贸易类供应商,合作始于2016年,本川智能从万德福尔采购的原材料主要为可隆(KOLON)的干膜。

并且,2018-2020年,本川智能向万德福尔采购的均价分别比向其他供应商采购均价低9.78%、10.28%、11.26%。对此,本川智能表示从万德福尔购买的可隆干膜相比从其他供应商购买的日立、长兴等品牌的干膜进入国内市场较晚,为打入国内市场,可隆干膜定价相对优惠。而且本川智能从万德福尔购买的干膜数量较多,其给予了一定的价格优惠。

据招股书,强达电路主要原材料包括覆铜板、半固化片、铜箔、铜球、金盐和其他原材料,其他原材料主要为油墨、干膜、药水和周转材料等。2019-2021年及2022年1-6月,强达电路的其他材料采购金额分别为5,233.49万元、6,727.79万元、8,755.96万元、4,352.83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31.14%、30.89%、25.95%、27.63%。

据本川智能招股书,PCB产业链上游包括覆铜板、铜球、铜箔、半固化片、油墨、干膜等。

2.4 倪彪曾担任监事的企业被比照关联方披露,领航达的实控人也名为“倪彪”

据招股书,深圳市新宸线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宸线路”)是强达电路根据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比照关联方披露的其他主体。强达电路实控人祝小华姐姐祝新明的儿子倪彪曾经担任监事的企业,已于2020年8月辞任监事。

2019-2020年,强达电路向新宸线路销售PCB产品,销售金额分别为69.07万元、7.98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9-2020年,强达电路向新宸线万元。

据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深圳市领航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领航达”)成立于2010年6月22日。截至查询日2023年5月23日,领航达的全资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同样名为“倪彪”。

简而言之,对强达电路持股5.6%的自然人股东贡超,其担任董事并控股的超淦科技,与万德福尔于2020-2021年共用电话,是否说明,万德福尔与超淦科技或系或为“自家人”?且凑巧的是,万德福尔所处的行业,或属于强达电路上业。问题尚未结束。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强达电路将实控人外甥倪彪报告期内曾担任监事的新宸电路比照关联方列示,蹊跷的是,领航达的实控人也名为倪彪,两人是否为同一人?倘若为同一人,招股书是否应该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将领航达比照关联方披露,有待监管进一步核查。

三、数项发明专利申请遭驳回,核心技术人员从老东家离职不足一年即参与强达电路专利研发

2004年,洞察到PCB中高端样板市场的发展机遇,强达电路应运而生。然而成立至今,强达电路取得的授权发明专利数量,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仍存在差距。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3月11日,强达电路及其子公司共拥有已授权专利87项,其中发明专利9项,实用新型专利78项。

此外,强达电路选取了深圳中富电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富电路”)、深圳市金百泽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百泽”)、本川智能、深圳市迅捷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捷兴”)、四会富仕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会富仕”)、深圳明阳电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阳电路”)、崇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崇达技术”)和深圳市兴森快捷电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森科技”)等8家主要从事样板和小批量板业务的PCB企业作为同行业可比公司。

据中富电路2022年半年度报告,截至2022年6月30日,中富电路拥有5项发明专利。

据金百泽2022年半年度报告,截至2022年6月30日,金百泽拥有137项发明专利。

据迅捷兴2022年半年度报告,截至2022年6月30日,迅捷兴拥有22项发明专利。

据四会富仕2022年半年度报告,截至2022年6月30日,四会富仕拥有4项发明专利。

据明阳电路2022年年度报告,截至2022年12月31日,明阳电路拥有10项发明专利。

据崇达技术2022年年度报告,截至2022年12月31日,崇达技术拥有256项发明专利。

据兴森科技2022年年度报告,截至2022年12月31日,兴森科技拥有297项发明专利。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截至2022年12月31日,本川智能母公司拥有14项发明专利。

显然,8家同行业可比公司中,除了中富电路和四会富仕,强达电路的发明专利数量或行业中“向后看齐”。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3月11日,强达电路共拥有4家全资子公司,分别为江西强达电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强达”)、QD Industries Limited(以下简称“香港强达”)、南通强达电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强达”)、Q&D ELECTRONICS INC(以下简称“美国强达”)。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3年5月23日,一项名为“一种背板阻焊制作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专利号为“6X”,申请日为2021年3月9日,申请人为强达电路,案件状态为驳回等复审请求。

一项名为“一种耐电压补强印制电路板制作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专利号为“90”,申请日为2021年1月29日,申请人为强达电路,案件状态为驳回等复审请求。

一项名为“一种二次蚀刻印制电路板的制作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专利号为“3X”,申请日为2021年1月29日,申请人为强达电路,案件状态为驳回等复审请求。

一项名为“一种断头式压接孔印制电路背板的制造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专利号为“94”,申请日为2020年12月5日,申请人为强达电路,案件状态为驳回失效。

一项名为“一种超厚铜线路板的加工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专利号为“91”,申请日为2016年11月1日,申请人为强达电路,案件状态为驳回失效。

一项名为“ 厚铜箔PCB板印刷加工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专利号为“2X”,申请日为2015年10月23日,申请人为强达电路,案件状态为驳回失效。

一项名为“一种多层板的防流胶移位结构”的发明专利申请,专利号为“49”,申请日为2020年10月20日,申请人为江西强达,案件状态为等待诉讼。

一项名为“一种光芯板冲孔工装”的发明专利申请,专利号为“08”,申请日为2016年12月26日,申请人为江西强达,案件状态为驳回失效。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截至查询日2023年5月23日,强达电路共有3项专利驳回等复审请求、4项专利驳回失效、1项专利等待诉讼。

3.3 核心技术人员入职强达电路不足1年即参与研发,前东家与强达电路同处同一行业

据招股书,杨亚兵系强达电路的核心技术人员。2011年11月至2016年6月,杨亚兵于深圳市恩达电路有限公司任工程师。2016年8月至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3月11日,杨亚兵历任强达电路工艺部经理、生产办厂长。

此处需要说明的是,《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通过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询,并未发现深圳市恩达电路有限公司,仅查找到恩达电路(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达电路”),或系杨亚兵前东家。、

且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江西强达的发明专利申请“一种光芯板冲孔工装”,发明人包括杨亚兵,申请于2016年12月。

据招股书,强达电路深耕PCB行业近二十年,主营业务为PCB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一家专注于中高端样板和小批量板的PCB企业。

据恩达集团控股2020年及2022年年度报告,恩达集团控股间接对恩达电路持股100%,恩达电路的主要业务为制造和销售印刷电路板,即PCB。

据电子电路行业协会公示的第十九届(2019)电子电路行业排行榜——综合PCB企业排名,恩达电路、强达电路分别排名第89名、第100名。

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3年5月23日,在恩达电路作为申请人的专利中,杨亚兵并未出现在发明人名单中。

据《专利法》第六条,执行本单位的任务或者主要是利用本单位的物质技术条件所完成的发明创造为职务发明创造。职务发明创造申请专利的权利属于该单位,申请被批准后,该单位为专利权人。该单位可以依法处置其职务发明创造申请专利的权利和专利权,促进相关发明创造的实施和运用。

据《专利法实施细则》(2010修订)第十二条,专利法第六条所称执行本单位的任务所完成的职务发明创造,是指:(一)在本职工作中作出的发明创造,(二)履行本单位交付的本职工作之外的任务所作出的发明创造,(三)退休、调离原单位后或者劳动、人事关系终止后1年内作出的,与其在原单位承担的本职工作或者原单位分配的任务有关的发明创造。

上述情形看出,强达电路不仅发明专利数量在同行可比上市公司中“向后看齐”,其历史上还存在多项发明专利申请被驳回。此外,核心技术人员杨亚兵入职强达电路不足1年即参与专利研发,尽管该专利申请最终被驳回,其参与的专利研发是否与其在原单位承担的本职工作或者原单位分配的任务有关?不得而知。

当潮水退去,方知谁在裸泳。在资本探照灯下,强达电路最终能否交给投资者一份令人满意答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