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赫尔内心在谱写一首“狂想曲” 但他先该感谢上半场的好运气!

德甲第二轮,拜仁在新赛季首个主场以3比1比分击败奥格斯堡,这支来自巴伐利亚的小兄弟,近年来一直是拜仁除门兴以外的一大难题。本场比赛,拜仁比分上的优势并不能反应场面上的全部结果,在上半场拜仁实际威胁并不多,但好在有不错的运气。纵观全场,战术上暴露出的一些问题笔者也进行一番深度剖析,欢迎大家一起探讨。

受穆夏拉伤缺影响,穆勒重回首发的呼声很高,但图赫尔情愿选择萨内踢前腰也没有启用穆勒。除此之外,拜仁基本沿用了过往的阵型。上半场,拜仁仍处于新首发的适应期,虽然这样的前卫线曾经也被图赫尔布置过,但球队整个前半段都没有特别好的发挥,具体原因,我认为是图赫尔的固执所致:

萨内在十号位上的表现只能说是状态还不错,虽然有一次转身赢得了不少回放加分,整体积极性和持球方面也都没问题,但是状态再好,萨内也不会是一名十号位球员,这不仅限制了他的优点,反而让原本节奏变化就很少的拜仁中场,速率变得更加单一。

而原本特点就以回撤能力著称的凯恩,则没有了回撤空间,为什么呢?因为整个4-2-3-1的前卫线”,速度都太快了,拜仁面对奥格斯堡踢得是阵地战,而不是防守反击。类似于“点”和“面”的关系,如果没有一个多向的点成功串联,那就是无数条独立的线,很难形成“面”上的统一。在此情况下,凯恩的支点作用又该如何发挥呢?相信不少球迷都看到了,很多时候,拜仁最熟悉的4-2-3-1直接变成了4-2-1-3,而这个“1”正是凯恩。

拜仁拥有控球权,也有中锋,依然无法形成有效化的转化,上半场前半段,拜仁的射门寥寥无几。如果上半场前半段拜仁取得进球,那么还是可以找回熟悉的节奏;如果拜仁整个上半场都无法取得领先,那么这样的绞杀战就是既浪费体能,又浪费了速度优势。一次次频繁地长传冲吊,看似有足够空间似乎存在着威胁奥格斯堡的可能性,可是拜仁的球员的特色画面欺骗不了观众,因为观众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多少场没看到这么多拜仁球员在30分钟不到有如此大的体能消耗。如果不信,不妨大家再看看半场退场时,以逸待劳的奥格斯堡下场和拜仁球员下场时脸上和身体上的汗,这疲劳消耗上的鲜明对比,拜仁就是完败!

相信看过直播的球迷都能从两队球员的面容上的细节发现问题,而上半场第一次最有威胁的进攻反倒来自奥格斯堡,只能感谢德米洛维奇射术不精。受到这次威胁以后,拜仁确实继续加力了,个人能力上的优势也因为球员的战意在增加。

换句话说,本场比赛拜仁全队状态都还不错,但第一次得分仅能依靠格纳布里和萨内个人能力创造出一个乌龙球,这不会是有野心的拜仁为赛季长远目标中一场普通联赛该有的表现。以上所说的所有,都可以通过拜仁第一粒进球前的热点图可以看出,拜仁整个中场都没有给予前场支援,而热点很像一个“圆圈”,这在拜仁过往的半场热点图中是从未出现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图赫尔这套4-2-3-1实际上站位就是一套老式中场三角站位的4-3-3,而三中场的前腰实际是凯恩,萨内、科曼和格纳布里虽然状态很好,但实际上也就是一个没有支点也没有终结者的平行三叉戟,这和当年那不勒斯的“死亡三小”毫无可相比之处。这样的情况下,凯恩的半场数据和实际站位则反映了一切,这样凯恩怎么可能踢得舒服?

幸好还有多施,这位前拜仁青训小将送出的点球,也可谓是给拜仁雪中送炭。凭借这粒点球,凯恩收获了安联主场第一粒进球,也让拜仁这套原本是最适合防守反击的打法,终于有了最适合这套打法的局势。

还有,不得不说的角球问题,萨内在右路罚出的角球质量真的是远高于基米希在左路的角球。不过,上半场基米希的表现也是不错的,在和磁卡更换位置后,这对曾经的黄金双人组目标表现是不错的。

下半场,奥格斯堡开场就是试图发挥上半场积攒的体能优势,球队的逼抢力度明显强于上半场。针对科曼和萨内的“伐木”,也是这家巴伐利亚小兄弟的惯用伎俩,显然他们不甘心失败,毕竟在德甲他们也是对抗拜仁的优秀代表之一,这都是不可否认的。

当然这也会伴随着很多风险,拜仁害怕球员受伤,但不怕对手急。奥格斯堡上半场积攒下的体能优势一定会在下半场初期使用出来,拜仁则会获得相应的进攻空间,毕竟拜仁的球权优势是硬实力因素,这是不可取代的。

拜仁下半场的表现肯定是值得肯定的,在奥格斯堡主动追击出来后,拜仁的威胁机会越来越多,高光时刻也不少。无论是科曼的爆趟,还是萨内的闪转腾挪和击中门框的“灵犀一指”,以及阿方索·戴维斯助攻凯恩的进球,这都是下半场拜仁不断进攻应有的成果,但这都是建立在拜仁取得两球领先的情况下。

三球领先后,拜仁也开始换人,莱默以替补右后卫登场,穆勒和特尔也相继登场,大家期待的穆勒和凯恩的联线,也终于闪耀登场。比赛正式进入磨合时间,拜仁的进攻也就此偃旗息鼓……随后换上德里赫特和赫拉芬贝赫,拜仁在中后场也开始尝试完全不同的组合,可换来的只有一粒失球。并不是说替补球员表现不好,也很明白大比分下进行轮换的重要性,毕竟这些都不重要,轮换的效果也不可能20分钟就看出很多东西,也就一笔带过吧。

其实冷静下来,我能够理解图赫尔的一些想法,如果让萨内、科曼、格纳布里三人练出无与伦比的轮转换位,这绝对是一大究极杀器。在足球游戏里,这种踢法绝对是玩家最喜欢的打法,可是在现实中,在拜仁的人员配置下,两翼齐飞绝对是需要中路衔接的,轮转换位也是建立在中路支点站得住的情况下。图赫尔想尝试三路齐飞,让三人不断换位,主动寻求贴近,可是这既限制了拜仁两个攻击力超强边后卫的发挥,也会让整个中后场甚至包括凯恩都会超负荷运转。

在这一刻,我终于理解了图赫尔为何如此执着于引进一名六号位,因为他希望有一名超级兽腰解决整个中场屏障的问题,然后弱化八号位让整个前卫线像永动机一样发动,而这种情况势必会造成拜仁中后场失误不断增加,留给“供”对手逼抢的空间不断增加。这点在下半场前20分钟非常明显,这也是基米希这种类型的球员在图赫尔手下绝对不能胜任六号位的原因。

换一个角度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拜仁没有在上半场取得优势,那么拜仁如此频繁的前卫线三人无限换位,最终会导致什么情况?相信大家心目中会有答案,因为三个人的节奏太过相同,结果在上赛季末段多次出现过,大家一定不愿意回顾。这种踢法下,不用去埋怨格雷茨卡体能问题,因为谁来都一样。给前卫线球员自由度是没有问题的,可是自由度不该以牺牲第一得分点为代价,自范加尔开创拜仁这套史无前例的4-2-3-1体系以来,前场自由人始终只有一个,他便是托马斯·穆勒。虽然穆夏拉也很好,但他属于不同的风格,更适合边中结合。

图赫尔内心一定有一首“狂想曲”,如果这首曲子真的如此疯狂,那么拜仁随时都会有危险,因为拜仁本来就缺少六号位和八号位上的节拍器。如果前场也不需要人掌控节奏的话,一旦拜仁遇见中场和自己一样强或者更强的球队,那么结果基本就是在“赌大小”,大概率和上赛季欧冠遭遇曼城一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