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律师的反死刑之路

看着坐牢30年的死刑犯埃尔默无罪获释,戴安娜·霍尔特或许会有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感受,因为她已为这一天努力了18年。

作为为死刑犯提供辩护的非营利机构——南卡罗来纳州死刑诉讼中心的著名律师,戴安娜·霍尔特接手了理查德·查尔斯·约翰逊的案子。她为这个案子奔波了3年多,但结果让她失望。

1985年9月27日,约翰逊在北卡罗来纳州莫尔黑德城外搭了丹尼尔·斯旺森的车。53岁的斯旺森来自华盛顿市,是一名房地产商,当时正驾车驶往佛罗里达州。

车子行驶到南卡罗来纳州时,多了两名搭车人:20岁的柯蒂斯·哈伯特和17岁的康妮·休·赫斯。哈伯特是个逍遥法外的偷车贼,赫斯是个“瘾君子”,时常向卡车司机出卖色相。

车子继续南行,被名叫布鲁斯·斯莫斯的州警拦下。斯莫斯打开车门准备登车检查时,从车内伸出一支手枪将他打死。随后,车上的哈伯特、赫斯和约翰逊弃车逃跑,不过很快就被抓获。

在庭审中,赫斯称,斯旺森和斯莫斯都是约翰逊杀死的。虽然她后来改变过供词,但最终还是指认了约翰逊。哈伯特则为赫斯的说法提供佐证。

约翰逊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仍难逃死刑。不过,美国死刑的执行过程很漫长,案发13年后,狱中的约翰逊等来了霍尔特。

霍尔特接手约翰逊一案后四处奔波,在距离约翰逊被执行死刑还有不到两星期时,她在内布拉斯加州诺福克市一个心理康复社区里,找到了当年搭车的康妮·休·赫斯。

赫斯承认是她杀死了斯旺森,被捕时撒谎是因为检察官告诉她,如果是她杀了斯旺森,将被电刑处死。

霍尔特马上赶回南卡罗来纳州,将赫斯的证词交给案件的首席律师约翰·布鲁姆,布鲁姆请求州高等法院对约翰逊实施缓刑。

距离约翰逊被执行死刑不到24小时的时候,州高等法院指定名叫威廉·基利的法官举行听证会。

1982年,在南卡罗来纳州格林伍德,孀居的75岁白人女性多萝西·伊莉·爱德华兹被发现身中数刀而死。警方尸检时,在爱德华兹的腹部找到一根“黑人的毛发”。两天之后,23岁的社区杂工、智障的黑人男子爱德华·李·埃尔默被捕。

案发两个星期前,埃尔默曾为爱德华兹打扫卫生。法庭在他被捕后给他指定了两名律师,可这两名律师几乎不给他辩护。法庭也没有传唤对埃尔默有利的证人,甚至打发走了反对死刑的4名候选陪审员。

霍尔特是在1993年接手埃尔默一案的,她同纽约提供法律援助的资深律师克里斯托弗·延森一起,发现那根“黑人的毛发”其实是属于白人的,而且州司法部门曾“不适当地”掩盖有利于埃尔默的证据,州警也有栽赃之嫌。

司法部门将这些新发现一一否定,从此记住了霍尔特这个名字。现在,霍尔特代理约翰逊的案子,还要求举行一个听证会,实在让他们脸上无光。作为反击,州司法部门决定在年过五旬的霍尔特身上做文章。

据美国《大西洋月刊》报道,从三四岁起,霍尔特就遭受继父的虐待。少女时代,继父对她骚扰不止,给她毒品,带她去酒吧,还拍下她的裸照。后来,霍尔特离家出走,与狐朋狗友纵情狂欢,和同伙抢了一名男子61美元,还有他放在车座下的手枪。

1991年,霍尔特被得克萨斯大学录取,在那里,她受一些教授的影响,开始致力于为死刑犯辩护。

经过数年的历练,霍尔特逐渐成为一名出色的“事实律师”。她可以把隐藏得很深的证据找出来,证明自己的委托人无罪或减轻他们的罪行。她可以让罪犯向她敞开心扉,甚至承认罪行。

南卡罗来纳州总检察长办公室重案组主管唐纳德·泽伦卡,利用从当年霍尔特被捕的报告中获得的材料,撰写了一份30页的备忘录,用以丑化霍尔特。

法官威廉·基利对泽伦卡的行径极其厌恶,但这并没有改变约翰逊一案的走向。法院称,辩方若想使案子重审,必须提供新的证据,考虑到赫斯当年做过自相矛盾的供述,她的新证词达不到“新证据”的标准。

霍尔特和律师布鲁姆代表约翰逊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重审依然无望。最后一条路是向时任南卡罗来纳州州长詹姆斯·霍奇斯提出赦免申请。正值选举年,的霍奇斯为应对拥护死刑的共和党对手的挑战,不得不表现出对死刑的支持,拒绝赦免约翰逊。

2002年5月3日凌晨,约翰逊被执行注射死刑。行刑前,霍尔特陪他在行刑室外的一个小房间里度过了近7个小时。

DNA检测显示,在死者爱德华兹身上发现的那根白人毛发并不属于她自己,很可能是凶手的。

2011年11月,在霍尔特接手此案18年后,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第四巡回上诉法庭批准埃尔默案重审。今年3月2日,坐牢已30年的埃尔默被无罪释放。

霍尔特认为约翰逊和埃尔默都是无辜的,不过从根本上说,她反对死刑更多地是出于实际而非道义。她说:“一个人是否会被判处死刑,取决于他身在哪个地方,他的肤色、性别、财产状况、心理状况,以及被害者的肤色和性别。”

让霍尔特高兴的是,2003年1月,伊利诺伊州州长乔治·赖安在一天之内为167名死刑犯减了刑。

赖安曾强烈地拥护死刑,他说过“剥夺生命这种极端的惩罚是一种公平公正的方式”,不过在看到《芝加哥论坛报》记者史蒂夫·米尔斯和肯·阿姆斯特朗的系列文章后,他改变了观点。

两位记者经过对伊利诺伊州300桩死刑案件的缜密调查发现,有近一半死刑犯在上诉后翻案。

赖安在美国西北大学参加关于赦免死刑犯的讨论时打了个比方:“在活命几率只有50%的情况下,各位在座的专业人士有多少能活下去?”他表示,伊利诺伊州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死刑犯是非洲裔美国人,如此大的数字反差是对公平的嘲弄。

去年,伊利诺伊州废除了死刑。今年年初,俄勒冈州州长约翰·基兹哈伯宣布,在他的任期内,将不再允许在俄勒冈州执行死刑。新泽西州、新墨西哥州和纽约州等,已在近几年废除了死刑。

霍尔特从心底为这些变化欢呼。不过目前,美国还有34个州、联邦政府、美国军方继续允许死刑存在。看来,反对死刑的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看着坐牢30年的死刑犯埃尔默无罪获释,戴安娜·霍尔特或许会有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感受,因为她已为这一天努力了18年。

作为为死刑犯提供辩护的非营利机构——南卡罗来纳州死刑诉讼中心的著名律师,戴安娜·霍尔特接手了理查德·查尔斯·约翰逊的案子。她为这个案子奔波了3年多,但结果让她失望。

1985年9月27日,约翰逊在北卡罗来纳州莫尔黑德城外搭了丹尼尔·斯旺森的车。53岁的斯旺森来自华盛顿市,是一名房地产商,当时正驾车驶往佛罗里达州。

车子行驶到南卡罗来纳州时,多了两名搭车人:20岁的柯蒂斯·哈伯特和17岁的康妮·休·赫斯。哈伯特是个逍遥法外的偷车贼,赫斯是个“瘾君子”,时常向卡车司机出卖色相。

车子继续南行,被名叫布鲁斯·斯莫斯的州警拦下。斯莫斯打开车门准备登车检查时,从车内伸出一支手枪将他打死。随后,车上的哈伯特、赫斯和约翰逊弃车逃跑,不过很快就被抓获。

在庭审中,赫斯称,斯旺森和斯莫斯都是约翰逊杀死的。虽然她后来改变过供词,但最终还是指认了约翰逊。哈伯特则为赫斯的说法提供佐证。

约翰逊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仍难逃死刑。不过,美国死刑的执行过程很漫长,案发13年后,狱中的约翰逊等来了霍尔特。

霍尔特接手约翰逊一案后四处奔波,在距离约翰逊被执行死刑还有不到两星期时,她在内布拉斯加州诺福克市一个心理康复社区里,找到了当年搭车的康妮·休·赫斯。

赫斯承认是她杀死了斯旺森,被捕时撒谎是因为检察官告诉她,如果是她杀了斯旺森,将被电刑处死。

霍尔特马上赶回南卡罗来纳州,将赫斯的证词交给案件的首席律师约翰·布鲁姆,布鲁姆请求州高等法院对约翰逊实施缓刑。

距离约翰逊被执行死刑不到24小时的时候,州高等法院指定名叫威廉·基利的法官举行听证会。

1982年,在南卡罗来纳州格林伍德,孀居的75岁白人女性多萝西·伊莉·爱德华兹被发现身中数刀而死。警方尸检时,在爱德华兹的腹部找到一根“黑人的毛发”。两天之后,23岁的社区杂工、智障的黑人男子爱德华·李·埃尔默被捕。

案发两个星期前,埃尔默曾为爱德华兹打扫卫生。法庭在他被捕后给他指定了两名律师,可这两名律师几乎不给他辩护。法庭也没有传唤对埃尔默有利的证人,甚至打发走了反对死刑的4名候选陪审员。

霍尔特是在1993年接手埃尔默一案的,她同纽约提供法律援助的资深律师克里斯托弗·延森一起,发现那根“黑人的毛发”其实是属于白人的,而且州司法部门曾“不适当地”掩盖有利于埃尔默的证据,州警也有栽赃之嫌。

司法部门将这些新发现一一否定,从此记住了霍尔特这个名字。现在,霍尔特代理约翰逊的案子,还要求举行一个听证会,实在让他们脸上无光。作为反击,州司法部门决定在年过五旬的霍尔特身上做文章。

据美国《大西洋月刊》报道,从三四岁起,霍尔特就遭受继父的虐待。少女时代,继父对她骚扰不止,给她毒品,带她去酒吧,还拍下她的裸照。后来,霍尔特离家出走,与狐朋狗友纵情狂欢,和同伙抢了一名男子61美元,还有他放在车座下的手枪。

1991年,霍尔特被得克萨斯大学录取,在那里,她受一些教授的影响,开始致力于为死刑犯辩护。

经过数年的历练,霍尔特逐渐成为一名出色的“事实律师”。她可以把隐藏得很深的证据找出来,证明自己的委托人无罪或减轻他们的罪行。她可以让罪犯向她敞开心扉,甚至承认罪行。

南卡罗来纳州总检察长办公室重案组主管唐纳德·泽伦卡,利用从当年霍尔特被捕的报告中获得的材料,撰写了一份30页的备忘录,用以丑化霍尔特。

法官威廉·基利对泽伦卡的行径极其厌恶,但这并没有改变约翰逊一案的走向。法院称,辩方若想使案子重审,必须提供新的证据,考虑到赫斯当年做过自相矛盾的供述,她的新证词达不到“新证据”的标准。

霍尔特和律师布鲁姆代表约翰逊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重审依然无望。最后一条路是向时任南卡罗来纳州州长詹姆斯·霍奇斯提出赦免申请。正值选举年,的霍奇斯为应对拥护死刑的共和党对手的挑战,不得不表现出对死刑的支持,拒绝赦免约翰逊。

2002年5月3日凌晨,约翰逊被执行注射死刑。行刑前,霍尔特陪他在行刑室外的一个小房间里度过了近7个小时。

DNA检测显示,在死者爱德华兹身上发现的那根白人毛发并不属于她自己,很可能是凶手的。

2011年11月,在霍尔特接手此案18年后,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第四巡回上诉法庭批准埃尔默案重审。今年3月2日,坐牢已30年的埃尔默被无罪释放。

霍尔特认为约翰逊和埃尔默都是无辜的,不过从根本上说,她反对死刑更多地是出于实际而非道义。她说:“一个人是否会被判处死刑,取决于他身在哪个地方,他的肤色、性别、财产状况、心理状况,以及被害者的肤色和性别。”

让霍尔特高兴的是,2003年1月,伊利诺伊州州长乔治·赖安在一天之内为167名死刑犯减了刑。

赖安曾强烈地拥护死刑,他说过“剥夺生命这种极端的惩罚是一种公平公正的方式”,不过在看到《芝加哥论坛报》记者史蒂夫·米尔斯和肯·阿姆斯特朗的系列文章后,他改变了观点。

两位记者经过对伊利诺伊州300桩死刑案件的缜密调查发现,有近一半死刑犯在上诉后翻案。

赖安在美国西北大学参加关于赦免死刑犯的讨论时打了个比方:“在活命几率只有50%的情况下,各位在座的专业人士有多少能活下去?”他表示,伊利诺伊州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死刑犯是非洲裔美国人,如此大的数字反差是对公平的嘲弄。

去年,伊利诺伊州废除了死刑。今年年初,俄勒冈州州长约翰·基兹哈伯宣布,在他的任期内,将不再允许在俄勒冈州执行死刑。新泽西州、新墨西哥州和纽约州等,已在近几年废除了死刑。

霍尔特从心底为这些变化欢呼。不过目前,美国还有34个州、联邦政府、美国军方继续允许死刑存在。看来,反对死刑的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