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梧非雾

“把目前最强不具备超级基因的人类战士做为样本,在数据方面已经比阿追给我的强了许多。接下来就要靠他们自己了,银河之力虽然有所成长但是他对自己做为神的认知还太片面。”炙心一边看数据一边做调整,暗位面正在跟彦汇报。

赵信刚执行完任务就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家里,他开门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婆,辛苦了!要不要老公给你个奖励。”

“呃……老婆你忙你的我叫上刘闯他们去打会儿游戏。”赵信以光速回到了卧室里。

“哈哈,炙心看来凯莎女王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这个地球小男孩还挺可爱的。”彦笑着说。

“彦姐,既然你们已经把华烨赶出了天使,那接下来需要我做什么吗?”炙心说。

“你的老师临走前跟我说了很多,这一次梅洛天庭需要你的帮助。你可以选择留在华夏或者暂时过来帮我。华烨他们虽然被赶了出去,但是他所具备的黑洞引擎对如今的太阳系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如果想要彻底摧毁这个引擎,我需要掌握更高的知识。”彦说。

“虽然他在你的帮助下成长速度惊人,但他目前只是比过去的自己强了很多而已。距离成为一个真正的男神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作为王我需要亲自解决华烨这个麻烦。”彦的回答似乎对银河之力冷淡了许多。

“老婆要记得随时和我保持暗通讯,对了梅洛天庭到太阳系的暗通讯是实时的吧?不会……”

“不问,问了我也听不懂。老婆要做的事情,老公当然要举双手支持喽。”赵信把炙心抱了起来。

“好了,我在地球的工作以后都会交给灵溪。再见!”炙心在临走前主动吻了赵信。

在天使们的驱逐下,天渣被越赶越远。华烨他们对饕餮的掌控也越来越弱,其中一支舰队趁乱逃向了未知的星域。

“莫甘娜?听说她被黑洞给吞噬了,那个碧池之前还逼逼自己是宇宙之王呢。坤萨没有了王,或许我们可以去试试。”梼杌看着外面的星海说到。

“可是那里好像还有时空蔷薇,还有那些魔人们。我们就这么去会不会有些草率?”他说。

“什么时空蔷薇跟莫甘娜一样的碧池罢了,饕餮王能够狙击那么多天使都是因为虚空。我们身上配备的武器连天使都能狙杀,还怕什么恶魔。”梼杌摸着虚空武器自信的说到。

“时空蔷薇又不是莫甘娜,你废话还真多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闭嘴。”自从嗜皞被银河之力干掉之后,梼杌一直都想体验一把当王的感觉。苏玛利那个扭扭捏捏的模样如果不是因为手中的暗夙银匕首,他也不会违心地称他为王。

饕餮的飞船正在逼近坤萨,控制室里的语琴注意到了异常。蔷薇马上赶了过来,“能够分析到敌人是谁吗?”

“根据飞船的外观来推算,那是饕餮的舰队。可是现在饕餮们都跟着华烨,很难保证华烨有没有来。”语琴说。

“饕餮,他们欺我华夏,还助纣为虐。我要去会会他们。”蔷薇看着屏幕里的飞船说。

“不行,他们很可能拥有虚空武器。之前天刃七进入银河系,上面的很多天使都死在了他们手里。”阿托说,“还是我去吧。”

蔷薇沉默了一会儿,“作为王我需要检验一下自己的能力,他们就是我的第一个试验品。阿托你是主考看着就好了。”

蔷薇力排众议独自来到了饕餮们面前,要是有烈焰之剑她就直接像彦一样烧了这艘船得了。但是里面正好有她想要的东西,就不能这么干。

她依靠时空算法进入了饕餮舰队的内部,星命在外面猛烈地攻击着他们。由于在短时间内找不到使用者,虚空武器也奈何不了星命。

她撬开了饕餮们的武器库,直接把武器都丢到了坤萨。自然饕餮们也发现了她,梼杌亲自赶来。能够对付天使的基因压制,对蔷薇没有用处因为她不是天使。

但是虚空的压制还是差点儿让蔷薇喘不过气来,她忍着不适和他们打了一架。然后在前面释放了一个太阳,自己趁机回到了坤萨。梼杌带着他的梦和舰队一起坠入了太阳之中,蔷薇赶回了实验室。

看着从前好不容易才能毁掉一艘的饕餮战舰,现在她轻易地就炸了一艘。可是那种成就感却不存在了,她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的长发。不过什么都没有了,利落的短发还是不太习惯。

魔人们开始了虚空武器的拆解,蔷薇躲在那个计算机里定位着什么。可是她每开启一次就失望一次,也许只有掌握虚空才能找到那个人吧。她这样想着,而此刻她思念的那个人也在研究着同样的东西……

“超越肉身的磷光形态,我靠老娘被卡尔这孙子给算计了!”凉冰看着自己如今这轻飘飘地身体抱怨道。

“你就知足吧,也不知道是谁好好得放着王不当非要千里送人头。害的我难过了那么一秒,真是浪费感情。”鹤熙偷偷瞄了一眼正在运算公式的某莎。

“你也就这点儿出息了,敢不敢学我要反抗就光明正大地反抗。话说为什么我刚醒就把我聚合成磷光形态,而且当我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凯莎那个碧……月羞花的姐姐的时候甚至后悔跳了进来。”凉冰在自己还是分子状态的时候看到了很多很多,特别是坤萨蔷薇的长发没了……

凉冰反应了过来,“是挺感动的,不过更多的是心疼。对了要不是你给天使彦出什么馊主意,老娘能在这里和你们聊天!”

“当初打败华烨的时候,我就说杀了他得了。我去宰了他,你还拦我……”凉冰凭借着磷光形态在黑洞里到处飘来飘去。

“好了现在不是翻旧账的时候,凉冰你一向对时空方面很有造诣有什么出去的方法吗?”凯莎的声音依旧那么提升醒脑。

“呃……这需要一台超级天体运算机,我知道卡尔那个死变态有一套大时钟。你也有一个知识宝库,要不你们干脆让天使彦把知识宝库给蔷薇。蔷薇那么聪明一定能够通过宝库联系到我们,然后……”凉冰开心地说着,但那两个已经在一边说悄悄话了。

“我走的时候给了她一个考验,去打想打的仗。现在看来天庭的危机暂时解除,她这个王至少及格了。没有像在耀斑熔炉里那么狼狈,不过等到她完全掌握神圣之躯那个耀斑熔炉也不会是很大的问题了。”鹤熙说,“彦是一个纯粹的战士她需要成长的空间,艾妮希德作为人类的王她很合格但是作为天使就要打个问号了。”

“嗯,我的学生不会让我失望的。鹤熙,我们也许可以再观察观察。炙心有了足够的能力,相信彦会很快与我们建立联系。”凯莎在这里待了很久,如果华烨没有威胁到梅洛天庭。她也不会再特意去关注梅洛,她该放手了。

“我说你们说悄悄话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三万多年了还这么腻。”凉冰说,“说实话那个炙心还太小才五百岁,要和我们取得联系至少需要十年的世界。而我们现在呢,呃……至少是我对虚空的理解还不够,不过我还是坚持时空才是未来。你们不是禁止虚空吗?怎么……”

看着对面二人核善的目光,凉冰选择去看坤萨的风景。看着蔷薇那越来越干练的模样,她的心情很复杂。现在的她终于触碰到了那个看起来很危险的虚空概念,不过她们现在跟卡尔一样都是幻体。不对经过黑洞的加持连幻体都不算。所以她们三个人又难得太平地在这里待着,看着没事人一样的姐姐。她有很多疑问,不过这一切都等到找完卡尔那孙子算账再说。

“小孩子家家的,装什么深沉。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不一定都能回答你。但我保证现在绝对不会打你,鹤熙可以当证人。”凯莎也好久没有跟妹妹说这么长的话了。

“呃……”凉冰看了看鹤熙,然后说,“凯莎……姐姐……你为什么总是可以毫不犹豫地否定对生命的稳定有威胁的东西?”

“你的问题直接可以作为答案,生命可贵你用来守护蔷薇我用来守护正义。鹤熙总说我们姐妹太像了,所以容易走极端。那你呢?为什么要让我三亿年不能聚合?”凯莎问。

“这个……我想三亿年的时间足够让你认同我的主张,就是不认同三亿年都过去了想揍我的欲望也该消散了吧。”凉冰半开玩笑地说着。

鹤熙看着这两姐妹无奈地说,“你们俩活得太久,又都太固执了。好了,闲聊时间结束都过来帮活,这虚空什么的记起来就是麻烦!”

“骄傲的天使战士们,叛徒若宁已经伏诛。现在华烨的军队已经没有了眼睛,全力反击把他们赶出梅洛天庭!”天使彦挥舞着王命指向天宫的方向。

天使追前来报告,“彦女王,天使鹤熙留下的分身还在不停地战斗。那些天渣都不敢靠近天庭,是否要彻底把他们赶出去。”

“当然,目前银河之力的成长速度变快了但还是指望不上。为了凯莎女王,为了那么多死在天渣手里的天使姐妹我必须让华烨付出代价!”天使彦开启虫洞,一瞬间那些战舰就如同落叶般带着火光消失在梅洛。

“怎么办?王,您可不可以再释放一个黑洞?”苏玛利看着屏幕上的一艘艘失去联系的战舰说到。

“释放黑洞说得轻巧,没了若宁要是我现在动手很快就会被天使彦那个小碧池锁定位置的。本来以为可以捕捉到凉冰,可是我的黑洞引擎根本就探测不到凉冰的所在。联系死神卡尔那个死变态,他又不回应我……”华烨看着节节败退的士兵们,来回踱步十分不安。

苏玛利在屏幕上看到了天使鹤熙,“王想不到鹤熙的分身都这么厉害。真是让人意外!”

“意外个什么?鹤熙那个老姑妈,自己进了黑洞也就算了还留什么分身。凯莎有什么好,值得她这么拼命。苏玛利要不要去会会老情人的分身?”华烨在天宫号上就这样看着苏玛利。

“是!”苏玛利拿着暗夙银武器冲了出去,他打量着鹤熙的分身,“啧啧除了眼睛你跟她简直一模一样!鹤熙你就真得不想和我再续前缘吗?”

苏玛利一边深情款款地说着肉麻的话,一边往死里下手。在鹤熙多年的完善下,苏玛利打得越来越吃力。此刻华烨从暗位面调出了一把武器给苏玛利,“拿着它毁了鹤熙的分身。”

“遵命!”苏玛利拿了这样趁手的长剑,很快就杀了几个在周围的天使。鹤熙的分身所使用的攻击一次比一次猛烈,她很快就抓住机会踹了苏玛利的胸口一脚。然后夺走了那把剑,虚空的压力让苏玛利倍感不适。

华烨看着远处集结的天刃系列战斗群,气得把凳子都踹翻了。天使彦挥舞着王命对着天宫号来了一发大审判,天宫震动华烨拉走了苏玛利。然后带着天宫号退到了天使星云之外,“这群小碧池,害的我这么狼狈。一定要给她们点儿颜色瞧瞧……”

“鹤熙都走了,彦你还是进去跟她团聚吧。”华烨正期待着天使星云消失的一幕发生,可是在那之前他的暗位面因为能量不够发生了乱码。

“阿追,联系一下在地球的炙心,知识宝库的升级需要她的帮助。”天使彦看着在战斗中损毁的建筑满是悲凉,她来不及悲伤直接开始了下一步的计划。

“不,很多天使姐妹们没有应对虚空的能力。现在过去只能找死,如果我亲自过去那天庭又有被趁虚而入的可能。现在我们就按照天基王的计划一步一步来吧。”天使彦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回到了梅洛天庭的王座上,伊人文明的将领对此次伤亡惨重的结果很不满意。

“王上,我们伊人文明一直以来都遵守着神圣凯莎的正义秩序,您的命令我们也没有违背。不过这一次我们损失了这么多优秀的战士,我要怎么对他们的家人交代呢?”他看着七千岁的天使彦完全没有平时对着凯莎的那种敬畏。

“他们是为了正义而牺牲,天使文明会给予英勇牺牲的战士应得的荣誉。如果天渣入主梅洛天庭,你们都将死在华烨的贪婪之下。”天使彦看着底下各种附属文明的元首们,“无论你们服与不服我都是名正言顺的天使之王,神圣凯莎的陨落我相信你们也很难过。阿追。”

在天使彦的示意下,左翼护卫天使追展示了关于反虚空武器的模拟演示。底下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了,他们跪在地上宣誓将永远忠于正义秩序。

凉冰消失在那个方向,蔷薇靠着破败的柱子喝着酒。凉冰的日记本被她作成了数据刻在了暗位面,现在她所写下的每一个字蔷薇都能倒背如流了。尽管有些主张她还是无法认同,但是望着远去的流星她突然想要许个愿望,“凉冰你这个骗子,不说要让我为你而战吗?我同意了,若宁我也打了。你呢?混蛋给我滚出来!不是说要替我完成我的愿望吗?你既然都杀了莫甘娜了,那把凉冰还给我好不好?”

蔷薇歇斯底里地喊着,然后嗓子开始沙哑。她开始把酒当水喝,由于是神体结果越喝越像水。流星早就过去了,她的愿望还没有许。

第二天语琴把她抱回了凉冰的卧室,蔷薇在熟悉的环境中醒来。她习惯性地拍掉了语琴给她盖被子的手,嘴里喃喃道,“凉冰别闹!”

语琴心疼地看着她,默默地离开了。在路上她听到了争吵声,她垫着脚过去偷听。

“我知道你无法接受莫甘娜女王的牺牲,但那不是蔷薇的错。你不能把怒火都抛给一个她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的神。”韦老七看着阿托。

阿托激动地说,“如果不是为了救她,女王根本就不用牺牲!我承认的女王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莫甘娜!至于蔷薇,她是女王所爱我不会伤害她,仅此而已。”

“可莫甘娜女王保护的不仅仅是蔷薇,还有恶魔的家园。你们被天使追杀了这么久也只有坤萨才算你们的家,要是这么算她的牺牲也有你们的一份。”韦老七不满今天阿托在恶魔会议上给蔷薇的难堪,因此说话也不太留情面。

“够了,现在是起内讧的时间吗?莫甘娜女王要是知道自己救了你们这帮蠢货,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语琴听不下去了。

“女王是着了华烨的道,他才是罪魁祸首。你们要是真想给女王报仇那就好好收拾收拾心情,然后摧毁天宫。我知道这件事上天使比你们积极多了,别让女王的仇被她最讨厌的天使给报了。”语琴说完就走了。

韦老七和阿托在无言中回去休息了,蔷薇的酒醒的很快。这对话被她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她躺在柔软的床上看着天花板。

“华烨,我需要成长到什么程度才能够摧毁他?光一个若宁就已经打得很吃力了。凉冰我多么希望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可是现在的坤萨打不过天使,也打不过天渣。当然我也不太想打天使,单打独斗只能让敌人占便宜。为了报仇,你能原谅我所做出的改变吗?”

泪水再一次滑落,蔷薇用手擦干了眼泪,“这是最后一次我为你落泪了,从今以后为你复仇就是我活着的第一目标。”

第二天的恶魔会议上,蔷薇以新任女王的名义发布了许多改革的措施。反对的声音都不小,“如果恶魔不再随心所欲那还是恶魔吗?”

“谁说恶魔一辈子都只能是恶魔的,我的命令你们愿意遵守的可以留在坤萨。不愿意的滚出去,但不要让我亲自动手。凉冰她是为了守护而牺牲的,我尊重你们的选择。但是你们也不要阻碍我报仇的步伐,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星命之下,反对的声音小了许多。再加上阿托他们的维护,新的魔人秩序开始建立。

索顿不服气要找蔷薇打架,结果被当众按在地上狂锤。魔人们在敬畏中开启了属于蔷薇的时代……

花轿外吹吹打打的喜乐为这座逐渐萧瑟的村庄添了一抹喜色,今天是王夫子娶媳妇儿的好日子。王夫子名离是私塾教书的夫子,新娘子李婉是他的师妹。那些孩子们跟着轿子喊师娘,那新娘子的好姐妹随手给了他们一些糖。那可是稀罕物,只有喜宴上才能见到的。

一路吹吹打打,新郎官带着新娘来到了自己的府邸。也不大三四间屋子,一个小小的院落。酒席也不过四五桌而已,这年月能够凑得到人已经很难得了。

洞房花烛夜,王离挑开新娘的红盖头略带腼腆地说,“婉妹,你终于是我的娘子了。”

“那是自然,王某一诺千金。”王离在未明了自己的感觉之前,很喜欢捉弄李婉。自知道之后,不知费了多少周折才赢得佳人欢心。怎敢起欺瞒之心呢?

新婚不久,北方的叛乱开始蔓延。所有蠢蠢欲动的人都开始现了原形,李婉在屋里为夫君收拾行装。

“这世道早已人心不古,你为何要去呢?”李婉抱着王离,她舍不得自己的夫婿但是他的愿望又何尝不是她的愿望呢?可惜自己身子羸弱,否则她也想效仿古人从军杀敌。

“婉妹,覆巢之下无完卵。我是个男子也是你的夫君,那些人如何残暴我是知道的。如今只是尽一份心,去上阵杀敌而已。若……你变拆开此信,婉妹保重好自己。”王离静静地抱着李婉。

然后头也不回地上马了,李婉在原地任凭寒风吹打着。她回到屋子里拆开了那封信,里面有一枚玉珏一张纸条还有一封休书。

“婉妹,若我一去不回,卿当重理云鬓再觅良婿。勿有轻生之念,当期来世之约。”

节节败退的朝廷终于赢了一回,那些来打劫的蛮族退了回去。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们看到了朝廷的威严,再一次蛰伏。人们在欢呼,在庆祝。可是官府的人告诉李婉,她的夫婿死于那其中一次的突围。葬身在了山里,那一次死去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许多人的尸身在混乱中,早已面目全非。

善后的人们将能够找到的都埋葬在那山里,李婉向他们要来了路引和马匹直奔山谷而去。在路上好几次都险些摔下马背。可她那纤弱的手始终都牢牢地抓着缰绳,可是体力不支的她最终还是倒在了路口。马儿没了束缚欢快地跑向了森林,雨水拍打着李婉的脸颊。她在大雨中醒来,看着眼前那一座座墓碑。她明白了那是他们重逢的地方,寻了一处躲雨的所在。打开系在身上的包裹,李婉欢欢喜喜的穿上了嫁衣。

那雨还在下着,在大雨中她看见了王离。他似乎穿着铠甲,脸比从前粗糙了许多。李婉用尽全力奔向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儿,在大雨中他们仅仅地拥抱在了一起。

雨水冲淡了原本的腥味,在几道闪电划破天空之后。那美丽的彩虹也出现了,李婉的爱人死在了他最厌恶的战场。但是他们也在战场重逢了,傍晚流行划过那陡峭的悬崖边多了一双绣花鞋。

“凯莎女王怎么让我给你当一个月的贴身护卫!你缺护卫吗?左翼右翼不够用了,还是你弱到生活不能自理了?”冷一边发着牢骚一边给彦梳头。

“听你这口气很不情愿呐,你是在质疑老师的权威还是在挑战天使之王的威严?”彦笑着看着镜子中鼓着腮帮子的冷。

“切!”冷靠在彦的肩膀上,“我向来对凯莎女王的任何决定都没有意见,还有少拿天使之王的威严吓唬我。在我这里你就没有威严……”

“呃……其实天基王鹤熙发现你除了能打架以外还有关于研究基因的天赋,给老师吹得枕边风让你和我一起给她们打下手。”彦对于这事儿并不反感,更何况还不用担心自家媳妇儿的安全问题。

冷认命地叹了口气,然后给在打理好发型之后给彦戴上了王冠,“那只能说明天基王慧眼识珠,所以还是你的错!嗯……”

有巡逻的小天使问天使追,“阿追姐,你说这彦是我们的女王那冷姐岂不是我们的王后?”

然后彦和冷注意到了旁边还有别的天使,她们牵着的手终于分开了。冷的脚步也开始慢了下来,彦在前面看着那些尽职工作的天使们有那么一丝尴尬。她询问天使追,“阿追你这次去地球星有什么收获吗?”

“彦女王,地球的进步非常快。但是这样的进步也带来了很大的问题,他们中有些人类的道德水准不足以匹配上这样飞速发展的科技。有人利用科技造福人类,也有人利用科技损人利己。局部地区还发生了一些战争,能够调停的葛小伦已经制止了。阻止不了的,炙心和灵溪会观察他们的后续发展。一旦有发展出邪神的苗头,便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天使追在提到葛小伦的时候冷的眼神有一丝可怕,而且彦的表情也有一点不自然。

“银河之力还是有点用处的嘛,你说呢彦……女王。”冷站在彦的身边吃着几千年前的陈年老醋。

彦会心一笑,“有炙心在我就放心了,灵溪这些年在地球也有点进步。如果下一次她能够通过测试就让她升级成为护卫天使吧,冷你今天早上是不是早饭柠檬吃多了?”

冷看在凯莎的面子上没有再跟彦计较,彦看着旁边想生气但又不能生气的冷只觉得可爱。

“天基王交代过那边的工程只有您和王后有权限进入,所以我先告退了。”天使追果断开溜了。

彦拉着冷进入了实验室,看着实验室内那闪闪发光的运算系统冷感叹了一句,“原来天城的防御系统是这么运行的啊。”

“是啊,自从凯莎女王和天启王决裂之后这个系统每几百年就会更新一次。我们这次需要把运算方式再做一次升级,能源天基王坑来了不少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这里还加了特定基因打击系统,就交给你了。”彦开始了工作。

凯莎退休之后也没闲着虽然偶尔被某个银色头发的拉去度假,但是当假期结束也就开始忙了起来。经常见不到神,最近不知道和彦商量了什么更是不知所踪了。

在经历了30次失败之后鹤熙决定吃块儿来自坤萨的西瓜冷静冷静,她咬牙切齿地吃着西瓜,“又失败,凯莎最近到底都在哪里?入侵彦的意识结果差点儿被这个小丫头发现,问阿追又什么都不知道……”

她换了一个思路开始打起了凉冰的主意,正好那一个月前蔷薇送过来检修的星命还没弄好不如……鹤熙果断开启数据传输,在一阵电闪雷鸣中新的星命升级完成。她打开了跟蔷薇的暗通讯,“蔷薇在吗?”

“星命已经升级完毕,坤萨的西瓜挺甜的。我这儿有个定位系统你要吗?”鹤熙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是如此的殷勤。

“你家那位不是有时候神龙见首不见尾,喜欢在各种危险的边缘疯狂大鹏展翅吗?我觉得有了这个系统,你至少可以保证凉冰的生命安全!”这话编的鹤熙都快信了。

“好吧,我接受这个礼物正好也想知道凉冰最近神秘兮兮的要干嘛。”蔷薇在暗位面接收了数据。

过了三天鹤熙的实验依旧没有什么进展,偶尔扑捉到的基因定位都在坤萨。系统有被修改过的痕迹,这熟悉的暗能量除了凯莎还有谁啊。鹤熙在暗位面改写了空间,通过暗能量的取样。她放弃了什么基因定位,直接跟着暗能量的痕迹进行追踪。

凯莎感知到了有一股熟悉的暗能量正在追踪她,然后看了一眼仓库“才发现吗?鹤熙希望你能早点找到这里。”

“什么礼物?”鹤熙听到礼物二字气消了大半,但选择拿凯莎的头发出气。在等待的时候给凯莎挽了个发,然后大门开启。那是天基系列的战斗天体?还是新的,鹤熙的天基系统开始升级。

她就躺在凯莎的怀里,等到升级完毕拉着凯莎的衣襟说,“你躲了我这么久就为了这个?”

“这里的战斗系统依旧服务于防御系统,但是舒适性和整体的性能都在原来的基础上有所提升。”凯莎充当着解说。

“这个看起来可比暗夙银贵多了。”鹤熙感慨了一句,这客厅里还有些食物鹤熙拿起一个柠檬给了凯莎,“怎么说你也让我提心吊胆了这么久,光有个礼物可不够。不如你吃了它,我就原谅你?”

“你认真的?”凯莎看了眼鹤熙,然后光速用剑切开了柠檬面不改色的吃完了,“怎么样?可以原谅我了吗?”

“不必了,其实炙心改过柠檬的基因把它变甜了。你不用这么紧张……”凯莎拍了拍鹤熙的肩膀,“你说得原谅我了哦。”

最近坤萨的建设进行的如火如荼,蔷薇好不容易在那些魔人们的心中树立起了那么一丝对生命的尊重和对规则的敬畏。观察着频幕上正在建设的小吃街,蔷薇看了一眼那张悬挂在办公室正中央的婚纱照。在批改文件的同时,她也在思考着以后跟凉冰在坤萨游玩的场景。嘴角不觉微微扬起,“凉……”

“猜猜我是谁?”一双温暖的手蒙住了蔷薇的双眼,那熟悉而极具侵略性的香味儿还能是谁?

凉冰失望地躺在蔷薇怀里,绞着蔷薇的红色长发,“真没意思,薇薇你为什么总能猜到是我?”

“我要是说心有灵犀那肯定是在忽悠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在坤萨任性妄为而且能躲过监控系统的能有几个神?而且我有你天使基因的定位权限。”蔷薇的脸上开始冒汗,凉冰的爪子一点儿都不老实。

“薇薇,你的话实在是太伤人了……呜呜……”凉冰想趁机亲一口,结果蔷薇时空基因启动。让她扑了个空,看着努力睁大眼睛挤眼泪的凉冰。蔷薇正了正自己的衣服,“咳咳,工作时间你注意儿影响。”

“影响?老娘百无禁忌,薇薇你真是狠心。”凉冰的语气由决绝到柔弱,转换得十分丝滑。然后愉快地扑了过去,蔷薇叹了口气摸了摸凉冰乌黑的长发。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口红的印记,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蔷薇过去开门,凉冰没来得及喊她。

语琴看着顶着唇印的蔷薇,然后看着把文件拿反了的凉冰。红着脸把文件一放就开溜了,“打扰了,你们继续!”

为什么蔷薇变恐怖了?凉冰在怀疑人生而且生气的方式似曾相识,“没……怎么会是薇薇的错呢?要怪就怪语琴。那么尽忠职守,一丝不苟……”

“好了好了,反正快下班了。罚你给我再倒一杯西瓜汁……”蔷薇和凉冰拿着西瓜汁交了个杯。

“薇薇,我的基因定位是谁给你的?哪个神这么犀利能够定位到我恶……凉冰?”凉冰随口一问。

“姐夫最近搞了一个系统据说可以定位神圣凯莎级别的神,所以送了我一个低配版当礼物。”蔷薇倒是也没瞒着。

“低配版?鹤熙你个碧池,为什么我是低配版,凯莎就是高配版?”凉冰气得差点儿咬碎了玻璃杯,蔷薇愉快地转移了那个即将破碎的杯子。

“乖,这个还没有正式启用。她想要点儿数据来着,你看星命的升级版是不是很好看。”蔷薇唤出星命。

“哇,她还有这品味真是难得,算她还有良心。不过我总感觉这数据小白鼠当得有点儿亏……”凉冰看着媳妇手上的武器,又分析了一下数据,“有这改造能力,怎么就看上了我姐姐……啧啧……”

“蔷薇,你又向我告白了。记下来,坤萨历……”凉冰抓住重点在日记本上又记了几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