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圣母大学校长去世 百岁大学校长的传奇人生

海斯伯格给今人的启示有三:首先,大学校长要能够为所在学校提供教育和智慧上的领导;其次,大学校长要有坚定的立场,要敢于言说;最后,大学校长应该是有远见和有公共服务精神的领袖人物。

2月26日,美国著名高等学府圣母大学沉痛宣告,该校97岁高龄的老校长海斯伯格不幸去世。

这几天,圣母大学网站一直以全黑的背景来表达哀悼之情,除了中央右侧一幅老校长的照片,左侧为他的一段引语和两个链接之外,别无其他内容。根据安排,该校在美国时间3月3日和4日两天,为老校长举办了隆重的葬礼,同时开展了众多悼念和怀念活动。

《》《》《今日美国》、CBS、CNN等美国主流媒体都对此予以报道。美国时间3月2日,圣母大学宣布,美国前总统卡特及其夫人、前国务卿赖斯将前来参加老校长的葬礼,并发表演讲。包括现任参议员在内的许多政要以及普林斯顿大学前校长在内的高等教育界名流也都将参加葬礼并发表演讲。圣母大学所在的印第安纳州州长宣布,3月3日这一天,全州所有旗帜下半旗,悼念这位为美国高等教育和社会作出了突出贡献的百岁老人。

圣母大学信仰天主教,是一所世界知名、美国一流的研究型大学。在最新的2014~2015《美国新闻与世界周刊》的大学排名中,位居全国性大学第16名。

海斯伯格原名西奥多马丁海斯伯格,出生于1917年5月25日。他从小立志成为一名牧师,曾经在圣母大学学习过,但后来被派往意大利,1939年在意大利获得本科学位。但他在罗马学习期间,又因为二战的爆发而不得不离开。1945年,他毕业于美国天主教大学,获得了神学理论博士学位。毕业之后,海斯伯格到圣母大学任教。3年之后,1948年,他被任命为该校的常务副校长。

又一个3年过去了,1952年,在海斯伯格年仅35岁时,成为了这所大学的第15位掌门人。到1987年,海斯伯格在圣母大学校长的位置上,一干就是35年。

在海斯伯格的领导之下,圣母大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该校所罗列的一组数据,或许可以说明问题。这组数据的对比是1952年海斯伯格担任校长时和他1987年卸任校长时,圣母大学所发生的变化。

学校的年度预算由970万美元增长到1.766亿美元;捐赠基金由900万美元上升到3.5亿美元;研究项目基金由73.5万美元增至1500万美元;学生的入学人数、教师人数和学位授予数都翻了一番,学生由4979人到9600人,教师由389人到950人,授予学位人数由1212人到2500人。

海斯伯格带给学校最大的变化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将学校的管理权,由过去完全的教会管理,拓展到由教会与非教会两方面的人士组成;第二,将这所从一开始成立就仅只是男校,发展到在1972年开始招收女生。而截至2013年,该校的女生人数已经占到48%。

由于为高等教育所作的突出贡献,海斯伯格成为了美国教育界的传奇人物。在他的一生当中,曾经获得过多达150个荣誉学位,在这个世界上,无人能出其右。1964年,他获得总统自由勋章。2000年,作为首个高等教育界的代表,他获得了国会颁发的金质奖章。

在美国,1945年至1970年被学术界称为“大学的黄金时代”。而海斯伯格从1948年开始担任常务副校长,其长达39年之久的大学校长生涯,恰好处于大学的黄金时代。海斯伯格自然成为了黄金时代一位伟大的校长。

海斯伯格的贡献与影响力,并不仅仅限于高等教育内部,而是波及美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宗教、文化等等领域。如果我们来看一看他所担任的社会职务,就能大致看出他为美国社会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他曾16次在由美国总统任命的委员会中任职。这些委员会的使命与职责涉及人权、核能的和平利用、校园安全稳定以及移民改革等。

在担任美国和平研究院董事期间,他曾帮助组织了一个由包括科学家在内的各方代表参加的呼吁消灭核武器的论坛。

他曾担任洛克菲勒基金会董事会主席,还曾经担任1979年联合国科技发展大会的大使。

即便是担任众多的社会职务,但海斯伯格还是以服务高等教育为主,成为全美高等教育的领军人物。1958年,他曾经撰写美国教育制度的评论《追求卓越》。这对后来的美国高等教育产生了较大影响。从1963年到1970年,他一直担任天主教大学国际联盟的主席,领导了一场重新认识并反省教会大学本质与使命的运动,主导了美国当代教会大学的转型。

即使在海斯伯格卸任圣母大学校长职务之后,还一直担任该校的名誉校长,也继续在高等教育领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另外,1990年到2003年,他还担任美国大学田径委员会的联合主席,为推动大学体育运动的改革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在今天,当人们缅怀海斯伯格时,一个突出的问题体现在,在当代社会,大学校长何为?在我看来,海斯伯格给今人的启示有三:

首先,大学校长要能够为所在学校提供教育和智慧上的领导。正是在海斯伯格的领导下,不仅圣母大学的管理层进入了非宗教人士,而且他还领导国际天主教大学进行了改革。而这一点,在当时为世所罕见,也曾在大学内外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和担忧,甚至有人指责他交出了大学的管理权。但他认为,这样做有利于大学的进一步发展。从此之后,美国每一所教会大学都有了非教会人员组成的董事会。也是在海斯伯格的领导下,圣母大学从一所男校变成了一所男女合校的大学,顺应了时代的发展潮流。像这样改变大学风貌的措施,无疑是对大学校长的智慧与领袖才能的巨大考验。

其次,大学校长要有坚定的立场,要敢于言说。特别是在高等教育领域方面,要具有领导学术界未来走向的勇气和魄力。作为天主教大学共同体公认的领袖,海斯伯格一直拒绝天主教教会对大学施加更多更大的影响力,从而尽最大可能保障了大学和学术的自由。虽然海斯伯格曾经为六任美国总统服务过,但他从来都没有仅只是听命于白宫的指令。从1957年起,他就开始担任美国人权委员会的委员,从1969年开始担任该委员会的主席。但到了1972年,他却因为经常反对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而被尼克松罢免了主席职务。他也曾经坚决反对越南战争,要求美国从越南撤军。到了2009年,当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应邀到圣母大学演讲遭到很多人反对的时候,海斯伯格则站出来支持这一邀请,并亲自参加了奥巴马的演讲会。这样的立场与言说,无疑需要直面现实的勇气和担当。

最后,大学校长应该是有远见和有公共服务精神的领袖人物。虽然在社会上有人坚持认为大学校长的言论应该限制在高等教育范围之内,但也有更多的人对此持反对的态度。像巴尔的摩的古彻学院的校长恩格就坚持认为,任何话题都可以谈,而且要大胆发言,强调“实证的、理性的、冷静的辩论”,这正是学术界领导人所具备的独有特征。况且,很多社会问题其中都透露出与教育问题的密切关联。比如“全球变暖”的问题,在恩格看来,其实就是科学与愚昧都关注的问题。如果大学校长不敢站在科学一边反对愚昧,那实在是令人悲哀。

对此,海斯伯格在2001年《美国高等教育纪事》上发表文章有更深刻的论述。他问道,在当今重大的公共议题上,大学校长的声音在哪里?他认为,大学校长不应仅只精心浇灌自己的“小花园”。如果想培养未来世界的富有勇气和智慧、敢于言说的一代人,首先要自己做得到。这样的文章,即便是在今天看来,也同样巨有振聋发聩的作用。

据《》报道,1986年,在海斯伯格退休离任的时候举行了一项调查,被调查的全美485所大学校长,一致推举他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大学校长。这并非荣誉,但却说明了在众多大学校长的心目中,海斯伯格无疑是当代大学校长的杰出代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