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的葡萄酒正在被看见

提及葡萄酒产地,人们往往首先联想到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国家,长期以来,欧洲国家出产的葡萄酒以其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声名远扬。欧洲传统葡萄酒生产国以及北非、中东的部分地区被称为“旧世界”,与之相对的“新世界”即指澳大利亚、新西兰、阿根廷、智利和南非等葡萄酒新兴出产国。新世界国家的葡萄酒产业虽然起步发展相对较晚,但也已成为世界葡萄酒产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与旧世界相比,新世界葡萄酒产业因酒品稳定、定位精准、多元文化等特点而广受国际市场认可。

旧世界产酒国历史悠久,已经形成了一系列完整而详尽的葡萄酒质量控制制度。以法国为例,它的葡萄酒原产地命名控制制度(AOC)不仅有效控制着葡萄酒的原产地和质量,而且对葡萄品种、产区、收获方式、最低酒精度和酿酒方法等也进行了严格规定。在AOC的严格控制下,气候变化就成了葡萄生长过程中最大的变量,因此,葡萄和葡萄酒的品质容易受到气候影响。

作为南半球的新兴葡萄酒产地之一,澳大利亚的葡萄主产区主要集中在东南部,当今的葡萄酒产业模型形成于上世纪50年代,在这一时期,普通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成为澳大利亚的主流酒品。

与欧洲固有的生产理念不同,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者没有受限于旧世界繁琐的规矩和传统,而是勇于应用现代科学技术改进传统酿酒工艺。澳大利亚的酒庄既有年产数百万箱的大厂,也有产量较低的小型精品酒庄,这些酒庄多采用先进的酿造工艺和现代化的酿酒设备,即便葡萄在生长过程中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也能通过酿造工艺和设备对酒的品质进行调节,一定程度上保持了品质的稳定。例如,用不锈钢温控发酵槽对酵母菌活动与繁衍的速率进行控制,从而调节葡萄酒芳香。时至今日,澳大利亚葡萄酒以酒体饱满、口感醇厚柔和浆果香气浓郁等特点受到国际市场认可。

新西兰葡萄酒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新西兰葡萄园种植总面积41603公顷,仅为法国波尔多一个产区的37%左右,其葡萄酒产量也只占全球的1%左右。没有完整的高、中、低端产品线,也没有惊人的产量,新西兰葡萄酒脱颖于旧世界国家的秘诀在于“精品”二字。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法国为代表的旧世界国家掌握着葡萄酒的话语权,厚重而浓郁的葡萄酒类型占据市场主流,人们正对新口味翘首以盼。此时,来自新西兰马尔堡的长相思横空出世,它带着热带水果气息,让人们眼前一亮,很快,葡萄酒从业者意识到了长相思的价值,他们扩大种植面积,精心培育葡萄,从而提升酒的品质,让精品长相思更快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如今,长相思已占新西兰葡萄酒生产总量的70%以上,占出口总量的88%以上,成为新西兰葡萄酒领域的一张亮丽名片。

阿根廷是南美洲最大的葡萄酒产地,也是当前世界第七大葡萄酒生产国。据记载,早在1556年,来自西班牙的定居者就将葡萄带到了阿根廷。1816年,阿根廷宣布独立后,许多来自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等国家的移民带来了欧洲各地的葡萄藤和酿酒方法,由此,不同的葡萄种植经验、酿造方式以及酒文化开始在阿根廷落地生根。

19世纪中期,一场根瘤蚜虫害大流行让欧洲葡萄园损失惨重。这种针尖大的虫子席卷旧世界各地,让葡萄大量减产,许多以葡萄酒产业为生的欧洲人因此失去生计,他们不得不离开故土,到南美洲寻求出路。他们的到来不仅给阿根廷带来了新技术和新理念,而且提高了阿根廷国内的葡萄酒消费量,既推动着阿根廷葡萄酒产业的发展进程,又延续着葡萄酒文化。

自上世纪70年代起,阿根廷葡萄酒从业者积极寻找出口市场,所生产的葡萄酒则以价格优势吸引了许多国际投资者的注意。近年来,大量来自美国、欧洲的投资者到此投建酿酒厂,同时,米歇尔·罗兰、阿尔贝托·安东尼尼和保罗·霍布斯等著名葡萄酒顾问的到来,也有效推动了葡萄酒产业的现代化进程。如今,阿根廷出产的味道浓郁、酒体丰满的各类葡萄酒在世界市场占有了一席之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