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伦堡:历史在这里凝固

在来到这座城市之前,我对它的了解几乎可以用“不毛之地”来形容,脑海中唯一依稀有些印象的倒是其实根本不知为何的“纽伦堡小肠”。幸亏此行有充足的时间,若是我一人独行怕是一座历史名城也许就被率地穿城而过了。

Nürnberg(纽伦堡)是德国拜恩州(巴伐利亚州)的第二大城市,仅次于首府慕尼黑,人口约50万人,在德国排第13位。当然不能和国内的城市人口规模比。

纽伦堡是中世纪多位德意志皇帝诞生和居住的城市,地处巴伐利亚州北部的Franconia(弗兰肯尼亚地区),具有有浓厚的历史气息。作为多个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的非正式首都和Franconia地区最大城市,纽伦堡是当之无愧的地区代表。纽伦堡的城市名片很多:纽伦堡小香肠,著名的画家阿尔布莱希特。丟勒,皇帝堡,黑啤,交通博物馆,著名的圣诞集市等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曾经是德意志的玩具制造中心,被称作是欧洲的“玩具都城”。德国著名童话作家霍夫曼的童话故事《胡桃夹子与老鼠王》就发生在圣诞夜的纽伦堡市政厅,而这个故事后来被俄罗斯大作曲家柴科夫斯基谱写成芭蕾舞剧《胡桃夹子》而名扬天下。

历史上,纽伦堡是“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直辖的统治中心城市之一。也是因此原因,纳粹党企图借助纽伦堡的历史传统为其抹上一层虚伪的金色,使纽伦堡在纳粹德国时代成为纳粹党一年一度的党代会会址,纽伦堡在希特勒德国时代风光无限。第三帝国著名的反犹太纽伦堡法案就是在此处出炉的。但因为成为政治活动的舞台,二战时纽伦堡几乎被同盟国轰炸机夷为平地,战后的清算纳粹战犯罪行的纽伦堡审判也是在此举行的。

追溯历史,纽伦堡在神圣罗马帝国时期,拥有东南西北不同方向共5条重要的商道。东方的丝绸、茶叶、香料经过西域而来,基本都需要在纽伦堡中转,再分别输送到东、西欧各地去,在当时纽伦堡的陆地交通位置极其重要。

此外纽伦堡周围是砂岩结构,土地比较贫瘠,农业发展条件较差。只能发展手工业和商业。所以自古以来,纽伦堡都是德国重要的手工业和商业城市。所以直至今天,这里也是拜恩州第二大工业文化名城。

纽伦堡最早周边十分荒凉,只是一座小小的军事驿站,虽然日常只有信使或骑士团经过,但却是通向东欧的交通要道。1050年7月16日,当时的海因里希三世接受了他的一位属下——鲁道夫的之前请求,召开了一次朝政会议,其中一项议程就是解除鲁道夫的爱人——一位女仆的奴隶之身。当时海因里希三世将一块金币抛在土地上宣布她成为自由之身——这件事情是纽伦堡第一次以文字形式出现,按照纽伦堡当年的拼法,意味“岩石上的城堡”。而这块岩石就是皇帝堡外堡这块长220米、宽50米的岩石。时间流逝近千年,它至今依然见证的纽伦堡的风风雨雨与岁月的逝去。

1219年弗里德里希二世颁发了自由,授予自由开市权、关税权、铸币权和司法权等。受惠于皇帝给的“特惠增策”,纽伦堡进入了大繁荣大发展的时期,并由此逐渐变为神圣德意志罗马帝国的直辖市。此后纽伦堡也一直维持着蓬勃发展的势头,特别是军工业。只不过早期这里的军工业,当然就是铠甲、箭头、矛等冷兵器的制造。

而在二战之前,这里的铁路高速发展,各种军事武器配件和物资通过纽伦堡大肆转运。这也导致了盟军对纽伦堡采取了摧毁性的空中轰炸。

到1500年时,人口已达到3万人,跻身欧洲名城之一。从1050年到1806年,每一任帝国的皇帝都到过纽伦堡,最多的皇帝来过75次,最少的也有40多次。

皇帝不在纽伦堡驻扎的时候,一般由军事城堡长官执掌日常事务。这样一来就不可避免地与地方市政府产生了矛盾。市政府认为纽伦堡是一个自由的城市,拥有自己的法律和各种权利,不喜欢听从军事城堡长官——这个皇帝代理人的意见,经常起冲突。

就在1377年的冬天,军事城堡长官离开的时候,纽伦堡市政府用了40天的时间,建造了这个瞭望塔。在上面,可以轻易看到军事城堡长官的一举一动。军事城堡长官回来后,非常气愤却又无可奈何。

而在瞭望塔侧边,中间有一个三层砂岩,往上面六层塔顶的建筑。下面是马棚——是市政府为皇帝前来驻扎时,方便马匹进出及管理专门兴建的,当时的设计是可以让马匹每一层都能进入;而上面2层则是粮仓和谷仓,为了平抑饥荒年的面报的价格。有那么多窗户,是为了能经常翻动谷物、防止发霉,不过现在则已被改建为全德国风景最漂亮的青年旅行社之一了。35欧元一天还包含早饭,而且可以全览城市北部的风景。

1420年时,城堡发生过一次大火,而那时恰值皇权争执,军事城堡长官没有办法,在1427年时把城堡割卖给了纽伦堡市。所以上面的旗帜,目前挂的就是当地弗兰肯的旗帜。

这里八一个很周折的娱乐八卦。纽伦堡第二任军事城堡长官是德国非常有名的霍亨索伦家族的家主。这个家族非常有头脑,当年通过政治联姻——娶了前任长官的女儿,自己在1192年成为第二任军事城堡长官,获得“纽伦堡边疆伯爵”的头衔。此后,家族的势力和财富迅速扩张,头衔也一直保留到1918年。而袁弘和张歆艺的婚礼就在这个家族赫赫有名的霍亨索伦古堡举行,也彻底带动了今年的德国古堡旅游线路。对古堡线路有兴趣的游客,不妨把这2个地方都纳入自己的功课中吧。

前堡进来有4层门,从外堡处就能看到整个皇帝堡中最古老的建筑——五角塔楼。这座塔楼建于1150年,二战时期并未被炸毁,因为城墙相当厚,炸弹爆炸只是将城堡内烧毁了,外表只是留下了深色的战争的痕迹。

这时仔细观察围绕在城堡外的护城河,也会发现进门的桥是少见的曲线设计。这与绝大多数国家“正门直道”的普遍规律相悖,而这恰恰是16世纪时,那位来自意大利的军事专家安东尼·法苏尼(音)特意做出设计。首先,这种弯曲的桥面设计不利于敌方攻城时,采用巨大的树桩撞击大门;其次是为了当正面交战时,敌方箭不易瞄准,射杀到要进入城堡的士兵。

这种设计被同时运用在了城门的建造上。我们从皇帝堡旧城门走出,就可发现,旧城门非常小(上有一个“N”字),门口的道路也是曲折而建的。旧的城门后来因为人口的增加,城市的发展,门口的三条商道日益繁荣,市政府而不得不将在较远的外面建了新的城门。而新城门的设计依然沿用了同样的理念。

而进入城堡往外眺望,可以发现后城墙上有不少“倒V字”设计的瞭望口。这是属于这座城堡的设计师的城市防御理念之一:守城的官兵往外看是宽阔的死角,而外面的敌人进攻要寻找射箭手就非常难了。

漫步城堡,处处显示出细心的防御设计,例如那些“天花板”上的圆形天窗,既是日常采光的补充,同时也有利于射杀进入城堡的敌兵……诸如此类的细心设计,也是皇帝堡建成以来从未被攻克过的重要原因之一。

走出就城门是一片小广场。纽伦堡天气多变,时常阴雨。因此,只要一有太阳,老老少少便会跑到露天的广场上来晒太阳。也不需要凳子、坐垫,或是席地而坐,或是直接躺着。短短的时间里,小小的广场就能被晒太阳的人群占据。

就在城堡门口小广场边上,我们就可以看到一座后哥特时期建筑——皮拉提之屋。这栋房子建于1489年,最鲜明的特点就是房顶有一个木制八角小屋;靠近街角处,有一尊闪闪发亮的“杀龙者乔治”的雕塑。这座建筑曾经属于一位兵器大师。从这座雕塑的铠甲也可看出,当年纽伦堡的军事手工业已经相当发达了。受惠于发达的手工业,古代的兵器手工业者获取了大量的财富,因此得以在城内黄金地段置下价值不菲的居所。

而目前这座建筑是纽伦堡艺术家协会的所在地,门口一尊丑陋而非常著名的兔子雕塑成为了这个广场的地标。这源于丢勒自己一副非常有名的兔子画作,由另一位艺术家在1984年创作的纪念作品。当时这座“魔鬼兔”问世后,可谓骂声一片,但创作雕像艺术家却因此名声大噪,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被“黑”出名了。此后,魔鬼兔的造型形象也和丢勒的兔子一起被“捆绑”在一起了。

小广场下方目光所及之处就是丢勒博物馆。丟勒是与哥特、巴赫齐名的德国三大艺术家之一。他不仅是一位高产的画家,短短57年的人生却创作了1000多幅作品,同时也对医学也有一定研究。

丟勒博物馆建于1420年,是他本人在38岁那年买下作为居所。非常幸运,二战的炮火只毁掉了博物馆右侧墙的一角,大部分都保留了下来,依然保持着建造初期的摸样。

最早是为纪念一位在纽伦堡非常有名的天主教隐士而修建的小教堂。这位名叫萨巴杜斯隐士,来自丹麦,当年在此传教,同时也是一个号召民众对抗贵族的一个领袖,在世时就有无数的传说。他去世前,交待信徒让牛车拉着自己的遗体,牛走到哪里停下,就把自己安葬在哪里。因此有了这座教堂的前身。

后来因为来自西面八方的朝圣者不断,开始陆续有商人出资新建教堂。这座教堂与其他教堂不同,与梵蒂冈毫无关系,建造和修补都来自民众的捐资。因为朝圣者带来了巨大的消费,带动了当地经济,教堂也在不断的捐资下,越建越大。

教堂的内部有很多重要的艺术品,其中就包括众多的碑文、石雕、木雕,较为引人瞩目的当属有亚当克莱福特(Adam Kraft)的神龛。另外,教堂的讲道坛也是一件新哥特式艺术品。这座教堂最令人难忘的是星形圆屋顶的圣坛及悬空的天使报喜木雕像,这是德国一位著名艺术家法伊特的杰作,他的另一件杰作是高坛上的耶稣受难像,另外还有亚当克拉夫创作的圣体安置塔也堪称珍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