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军事谋略中的“孙子兵法”

诚如元帅所言,“军事原则,不论是资本主义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古今中外吧,百分之七八十是基本相同的,一致的”。所以,拿破仑的用兵谋略多与东方兵学权威孙子兵法暗合。

拿破仑·波拿巴(1769.8—1821.5),是享誉世界的军事统帅。在投身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后,他担任过法兰西共和国第一执政,加冕过法兰西帝国皇帝。拿破仑有长达21年之久的战役战术指挥员生涯,5次粉碎过反法联盟,一生指挥大小会战50多次,成功赢得了35次胜利!在漫长的军旅生涯中,拿破仑形成了极其丰富的军事谋略。

《孙子兵法·虚实》讲过,“形兵之极,至于无形;无形,则深间不能窥,智者不能谋”。简言之,示形诱敌(“形兵”)的手法运用到极致,能使敌人看不出一点形迹。这样一来,敌人就是有深藏的间谍,也无法探明我方的虚实,就是有高明的将领,也想不出对付我方的办法来。所谓“声东击西”、“暗渡陈仓”、“抛砖引玉”,都是属于“形兵”的范畴,都是欺敌误敌的妙计,也都是拿破仑的拿手好戏。

1796年春天,26岁的拿破仑出任意大利军团司令,受命远征意大利北部。3月26日,就在拿破仑接手意大利军团司令一职当天,法国人和热那亚共和国(当时持中立态度)闹翻了:由于向热那亚人贷款未遂,法国督政府命令萨沃纳驻军一部进逼沃尔特里——在热那亚西面10公里。当时,奥地利军队与皮埃蒙特人结盟,共同对抗法军,约翰·德·博利厄将军担任联军总司令。他接到消息大惊,担心法军攻占热那亚,匆忙准备救援。

博利厄对热那亚的关注,引起了拿破仑的注意,他决定将计就计,把首战目标由皮埃蒙特人变为奥军。于是,他索性命令萨沃纳驻军余部也开往沃尔特里,博利厄果然更加紧张了,错误地以为拿破仑的主攻方向是热那亚,遂把联军分为三部分:右路是皮埃蒙特人,负责保障奥军侧翼安全;中路是奥军一部,准备在拿破仑进攻热那亚时猛攻其左翼;左路是奥军主力,由博利厄亲自指挥,直扑沃尔特里。由于皮埃蒙特人战斗力不强,博利厄又亲率左路东出太远,遂使中路奥军顿形孤立。这时,拿破仑集中自己的主力3个师,猛扑中路奥军并予以重创。直到两天以后,中路惨败的消息才传到博利厄那里,为时自然太晚了。显然,拿破仑在意大利战场的初战,用的是“声东击西”之计。

打败中路奥军后,拿破仑迅速迫使皮埃蒙特人退出战争。下一步行动,他就要乘胜渡过波河,兵锋直指伦巴底首府米兰。要进攻米兰,拿破仑必须要渡过意大利的最大河流——波河,而它的各个渡口对面都有奥军严密把守。对此,拿破仑胸有成竹,他在和皮埃蒙特人签订停战协定时,特别提出一条:法军在皮埃蒙特领土上有行动自由,并有在瓦兰察渡过波河的权利。为了加强法军将要在瓦兰察渡过波河的印象,他把意大利军团的主力调到该地附近,命令他们征集船舶和侦察渡河地点。

拿破仑的一举一动,很快汇总到博利厄那里,他立即把全军部署在瓦兰察对面,严阵以待。这时,拿破仑突然从意大利军团的3个师中抽出6个营,强行军赶往瓦兰察下游55英里的皮亚琴察,迅速渡过波河并钳击奥军左翼。三天之内,意大利军团全部渡过波河,奥军再无任何水上障碍作为依托,法军向米兰进军一片坦途。拿破仑巧过波河,无疑与“暗渡陈仓”之计暗合。

1805年11月下旬,拿破仑挟占领维也纳之威,指挥大军穷追奥地利败军残部直到奥洛穆茨,这时援奥的沙俄军队也源源开到这里,双方形成对峙。面对拿破仑的10万大军,实力已达9万的俄奥联军内部意见分歧:大部分将领认为,联军应当继续撤退以拖延战局,等到普鲁士投入战争后,再以压倒性优势击败法军;沙皇亚历山大认为,联军有这么庞大的兵力,自己还要东躲西藏,实在有辱沙俄颜面,主张迅速与拿破仑决战。

拿破仑正害怕联军后撤拖延战局,听到亚历山大主张迅速决战的消息,自然欣喜若狂,遂决定再坚定亚历山大的判断。于是,他竭力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惊慌失措、害怕会战的人,一方面命令前哨开始撤退,一方面又派自己的侍从武官去见亚历山大,建议双方休战媾和,并特别要求亚历山大与自己进行单独会晤。拿破仑的低声下气,让联军司令部充满了欢呼声:拿破仑胆怯了!他的军队疲惫不堪了!必须迅速出击,不能放过拿破仑!12月2日,随着联军向奥斯特里茨小村的进攻,拿破仑战争史上最著名的奥斯特里茨战役打响了。由于贸然进攻,联军遭到惨败,死伤27000人,损失火炮155门。

拿破仑利用人们的思维定势——只有实力不足才会低声下气,成功诱使联军贸然出击,小丢了面子却大赢了战争,“抛砖引玉”之计运用得炉火纯青。

公元前353年,魏军大举进攻赵国,赵都邯郸危在旦夕。由于担心唇亡齿寒,齐国迅速出兵援赵。齐军智囊孙膑深谙“攻其必救”之妙,巧妙用兵决胜:齐军没有疾趋赵都邯郸,而是兵锋直指魏都大梁(今河南开封附近),迫使攻赵魏军火速回援老巢,达到了“围魏救赵”的目的;随后,利用攻赵魏军回援老巢心切,齐军在桂陵(今河南长垣西北)悄然设伏重创魏军,取得了“围城打援”的大胜。在围魏救赵之战中,孙膑创造了“攻其必救,围城打援”战法,对中国后世将帅影响深远。

回顾西方世界军事史,拿破仑围攻曼图亚之战,正是西方版本的“攻其必救,围城打援”,与东方兵家如出一辙。

1796年5月下旬,在意大利战场上的法军意大利军团,在拿破仑的指挥下向东席卷,追击由约翰·博利厄指挥的奥军残部。5月30日,法军突破奥军在北意大利的最后一道天然障碍明绍河,博利厄不得不率领奥军1.5万人退守欧洲最著名的军事要塞曼图亚,等待着奥皇的援军。

曼图亚要塞,位于波河和明绍河交汇处,它三面以明绍河为屏障,水面宽约500至800码,第四面受到一片沼泽的保护,仅有一条堤道与外界相通。由于地形险要,工事坚固,可屯数万之众,曼图亚遂有“意大利锁匙”之称。作为奥军在意大利的唯一重要基点,曼图亚是势在必守,以阻扼法军。

面对如此坚城,拿破仑不能不犯怵。这时,当拿破仑指挥意大利军团频频告捷之时,法军莱茵(河)军团在莱茵战线却进展不大,陷入僵局。要支援莱茵战线,只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从意大利军团抽兵北援,这将可能劳师无功;一个办法,是“攻其必救”(猛攻曼图亚),以迫使莱茵战线奥军分兵来援,既减轻莱茵军团压力,又可在运动中歼灭援军。况且,一旦打开曼图亚,就可以控制北意大利,并打通前往维也纳之路。于是,拿破仑定下妙计:攻其必救,围城打援。没有等奥皇援军到来,他便抢先屯兵城下。

果不其然,奥地利皇帝为了保住他对意大利的控制,下定决心要不惜任何代价,为曼图亚解围。7月间,鉴于博利厄屡屡出师不利,奥皇派了莱茵战线上享有盛名的达格伯特·冯·维尔姆泽元帅前来接替他。维尔姆泽动身时,在莱茵战线万人的精锐部队,大大减轻了法军莱茵军团的压力。

在不到3个月时间里,维尔姆泽两度指挥5万之众,分兵前往曼图亚解围。然而,维尔姆泽犯了一个大错:或多路纵队彼此无从驰援,或前、后方缺乏关照,遂被拿破仑各个击破。9月8日,维尔姆泽在巴萨诺会战中遭到惨败,光缴械就达6千人。“维尔姆泽的残部逃脱了法军的追击,9月15日躲进了曼图亚。这个要塞,现在再次变成了专为奥军司令官而准备的捕鼠器”。

这时,法军莱茵军团遭到重挫,一部被击退,一部被迫作“战略性”退却。为再次减轻莱茵军团压力,拿破仑又猛攻曼图亚。由于又多了维尔姆泽这个“人质”,奥皇迅速作出决策:从莱茵战线万人,由享有盛名的老将约瑟夫·阿尔文齐元帅率领,前去解救曼图亚和维尔姆泽。

然而,维尔姆泽所犯的分兵作战错误,又一次在阿尔文齐身上重犯了。3个多月时间里,阿尔文齐两度分兵解围曼图亚,两度被拿破仑各个击破。自1797年1月14日后,阿尔文齐再也不敢去解救曼图亚和困境中的维尔姆泽了,他率残部仓皇逃回后方。得知前来解围的奥军全被击溃,再加上城中粮秣已尽,城中老将维尔姆泽不得不派出信使,与法军议降。2月2日,维尔姆泽率军开出曼图亚,长达9个月的曼图亚争夺战结束了,法军共歼灭奥军6万人。

《孙子兵法·作战》指出:“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就是说,用兵打仗时,只听说即使笨拙也要讲求神速,没有见过手段巧妙却久拖不决的。在自己的军事实践中,拿破仑的认知与《孙子兵法》暗合,讲究兵贵神速,以求在运动中歼敌,以高速的运动弥补兵力的不足。作为拿破仑的崇拜者之一,安托万·亨利·若米尼总结过他的战争指导艺术:“法国皇帝拿破仑的战争体系就是,每天行军40公里,再作战,尔后宿营休息。他曾亲口告诉过我,除此以外,他就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指导战争的方法了。”

在上述曼图亚首次解围战中,维尔姆泽兵分三路南下,企图迅速围歼包围曼图亚的法军:右路取道加尔达湖西岸,从右翼进攻法军;本人则指挥中路主力向曼图亚进军,旨在为守军杀出一条血路;左路从左翼侧击,以牵制法军。如此用兵,维尔姆泽犯了一个大错,他的三路纵队联系不畅通,彼此无从驰援,尤其是右路纵队与其他两路纵队中间,还横亘着宽阔的加尔达湖面。这一切漏洞,没有逃过拿破仑的鹰眼,他立即决定:面对优势敌军,必须各个击破;暂时放弃对曼图亚要塞的围攻,先集中兵力奔袭孤立无援的右路纵队。7月31日,法军把大炮埋入战壕,悄悄撤离曼图亚北上。

8月底,陷入困境的维尔姆泽并不甘心失败,他征集了5万兵力,打算二次奋力解除曼图亚之围。这一次,他又重犯了分兵作战的错误:本人亲率3万人间道南下,疾速奔袭曼图亚,留下2万人留守后方基地。拿破仑得知这一情况,故意不露声色,任凭维尔姆泽军队长驱直入。当维尔姆泽逼近曼图亚,已经完全脱离后方基地时,拿破仑又立即解除曼图亚之围,调动强大兵力北驰,奔袭维尔姆泽的后方基地,行军速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9月4日,法军抵达维尔姆泽后方基地,遂展开如潮攻击,2万留守奥军被打得落花流水。

维尔姆泽听说留守部队全军覆没,惊得目瞪口呆。他以为,拿破仑会因此长驱直入奥地利境内,与莱茵战线上的法军会合,共同进攻维也纳。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此时拿破仑的目标正是自己。以两天时间行军60多英里的惊人速度,拿破仑的军队竟然又自维尔姆泽的后方基地南下了!9月8日,双方展开恶战,维尔姆泽遭到彻底失败,只好逃入自己一心要解围的孤城曼图亚。

1805年8月,为了防止法国主宰欧洲,奥地利联合英、俄,结成了第三次反法同盟。当时,拿破仑正苦于没有机会渡海远征英国。为了一劳永逸地击败奥地利,拿破仑决心把征英大军用到东线英里强行军,把整个大军团16.6万人从海峡沿岸转移到多瑙河这边来。大军团从海峡沿岸到莱茵河边的行军,全程375英里,是历史上伟大的战略机动之一。不到3个星期,这支庞大的军队魔术般地从英吉利海峡开到了多瑙河。在多瑙河畔的乌尔姆,包围并迫降了费迪南大公率领的6万奥军。在乌尔姆战役中,法军上下兴高采烈地说:“皇帝发现了一种新的作战方法,他利用我们的腿来代替刺刀。”

传统板块——雅克路易大卫、让安东尼乌东、安托万让格罗斯、弗朗索瓦杰拉德、詹姆斯桑特、安东尼奥卡诺瓦等

当代板块——沈戈 、李洪波 、谢晓泽、吴高钟、张巍、杨千、管策、张小涛、侯唯唯(LCP)

展览地点:黄盒子美术馆2F、3F(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滨海街道办事处海军路1000号 )

乘坐隧道5、6到灵山卫公交枢纽站、再换乘西海岸307路公交车至(东方时尚中心)站下车,沿海军南路行100米即到。

乘坐地铁13号线,在盛海路(世博城)下车后,乘坐出租车或网约车10分钟即可到达。

打开:“百度”、“高德”地图输入“黄盒子美术馆”后,按照导航语音提示行驶即到(提供免费停车服务)

黄盒子美术馆坐落于青岛西海岸新区东方时尚中心园区内,由青岛中纺亿联时尚产业投资集团创建,是国内第一家以黄盒子理论为核心价值观建设的综合性美术馆,提倡以“传统与当代,东方与西方,精英和大众,学术与市场,艺术与生活”五大融合为核心理念,旨在打造一个全新模式的新型美术馆。

黄盒子美术馆首期建筑面积5210平方米,未来将建设成一个拥有五个主题馆和一个综合馆的国际性、前瞻性、学术性的公共艺术平台,一个有态度和重在创新建构的开放性平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