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司法神线)

弗兰克•密亚德(Frank Minyard)先生是新奥尔良市民主选举产生的验尸官,担任这个城市的验尸官差不多40个年头了。但是,密亚德也作出了不少非常具有争议性的死亡鉴定,特别是在那些新奥尔良市警察涉及的死亡案上。美国公共电视网(PBS)2011年2月1日播放的纪录片“验尸(Post Mortem)”,披露了其中3件。

新奥尔良是美国南方的重要港口和大城市。弗兰克密亚德(Frank Minyard)先生是新奥尔良市民主选举产生的验尸官,已经连选连任10届,担任这个城市的验尸官差不多40个年头了。密亚德在出任验尸官前是产科医生,职业从接生转为验尸,颇有点讽刺味儿,不过比起美国南方有很多验尸官连高中文凭也没有,还是靠谱得多。

密亚德不会病理学或法医学的解剖,遇到需要解剖确定死因时,他就外包给具有解剖资格的医师。因为新奥尔良是个大城市,长期同验尸官密亚德合作的个体解剖医师约有5~6位。虽然密亚德不从事解剖,但他有权力对解剖报告作解释,决定是否将死亡列为谋杀。

密亚德能连续10届担任民选验尸官,说明他干得不错。但是,密亚德也作出了不少非常具有争议性的死亡鉴定,特别是在那些新奥尔良市警察涉及的死亡案上。美国公共电视网(PBS)2011年2月1日播放的纪录片“验尸(Post Mortem)”,披露了其中3件。

第一个案子。阿道夫阿奇(Adolph Archie)涉嫌枪击一名警察后被逮捕,第二天发现在警察拘留所死了。尸检发现他嘴唇撕裂,颅骨骨折,肋骨骨折,肺部充血,加上其他的内外伤,表明他被猛烈殴打致死。但是验尸官密亚德确定阿奇是倒退走路时不慎跌倒致死,属于意外事故死亡。

第二个案子。2005年8月29日卡特里娜飓风侵袭新奥尔良,社会秩序和警察顿时失控。9月2日,亨利?格洛弗(Henry Glove)从一家生活用品商店提了一个箱子出来时,被击中。格洛弗的兄弟和两个路人赶忙将他送到附近的一个警察临时指挥部,打算恳求警察将受伤的格洛弗送医救治。一进门,迎接他们的是铐起来后一顿暴打,并且不顾他们苦苦恳求,警察任由格洛弗流血直到死。然后,警察把格洛弗扔进送他来的车子,驱车到一个荒凉的河滩,连车带人放一把火烧了,而这辆车属于出手救助的两个路人之一。接着,警察将格洛弗列入了失踪人口名单。

警察放火烧车马马虎虎,只烧了车的外壳,格洛弗遗体被人发现了。尽管有枪伤和目击证人,验尸官密亚德仍然拒绝将格洛弗之死归为杀人案,拒绝启动任何刑事调查。

这个案子后来由于联邦调查局介入,格洛弗的死才重新认定为谋杀,涉案的三个警察经由联邦法庭定罪,判处刑期。

第三个案子。2009年1月4日,凯恩米塞利(Cayne Miceli)在拘留所哮喘病发作,由于她有精神病,送医院后不肯配合,警察们就把她带回拘留所,放在一个木板床上,连人带床一起五花大绑,她的身体被平坦朝上绑在床上,全身固定不能动弹。

根据拘留所的记录,米塞利诉说不能呼吸了,拼命挣扎,终于捆绑的带子被她挣扎得有些松动了,但是马上来了4个警察,死死将她按住,一直到发现测不到她的脉搏了,才知事情不好,急送医院救治。

米塞利的父亲紧急赶到医院,医生说人已经没有希望了,能做的事是拿掉还是保持维生系统,米塞利的父亲最后决定停止维生系统,几分钟后米塞利停止了呼吸。医生悄悄对米塞利的父亲说:“这里有蹊跷,一定什么事错了,你要调查,这事不应该这样发生。”

米塞利死后,尸体送交密亚德鉴定死因。他的解剖师发现米塞利手臂上有针孔痕迹,尽管血液测试表明体内没有毒品影响,解剖师还是作出米塞利滥用毒品致死的结论。随后,密亚德就将米塞利归档为与毒品有关的意外死亡。

米塞利的父亲意识到官方在掩盖真相,他聘请了当地著名的民权律师玛丽?豪威尔(Mary Howell)。豪威尔告诉PBS电视台记者,她接的案子如果涉及在警方监禁下死亡,她总是送去独立的法医病理学家再做一次解剖,而第二次解剖总是使他们震惊,因为死因结论同官方解剖结论迥然不同。

就米塞利这个案子来说,独立的法医病理学家发现米塞利手臂上的针孔,是医院急救时留下,完全没有毒品痕迹。而米塞利的肺部和所有气道充满了粘液,通过对这些纤维组织的显微镜检查,证实是严重支气管哮喘窒息致死。做二次解剖的医师最后总结道,在如此严重的支气管哮喘状态下,把她全身平坦绑在在木板床上,无疑于判处她死刑。这位解剖师特别强调,米塞利的死因没有一点疑难症状,非常直接,非常显然。言外之意,他对官方委托的解剖师作出毒品致死的结论觉得不可思议。

米塞利的父亲向PBS记者表示,警察、验尸官以及他的解剖师都是一伙的,验尸官和他的解剖师只会“发现”警察或警察局要求他们发现的东西。

验尸官密亚德在接受PBS采访时,拒绝正面回答记者对以上3个案子的反复询问,然而他说出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第一点,我们的服务要使权力获得满足。你提供的服务,首先必须满足控制你钱袋的权力。只要做到了这一条,就不用担心,其他人改变不了什么。第二点,死人不投票。”

密亚德这些话说得够直白了,答案就在“你提供的服务,首先必须满足控制你钱袋的权力。”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验尸官和他的解剖师之间的关系。密亚德虽然不操刀,但他有控制这些解剖师钱袋的权力,只要暗示一下,就能决定解剖结论的走向。

本节主要参考资料:美国公共电视网(PBS)2011年2月1日播放的纪录片“验尸(Post Morte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