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医之囧

美国电视剧《犯罪现场调查》(CSI)凭借紧凑剧情和丰富想象在世界各地吸引不少忠实观众,剧中调查员口中那句“死尸会说话”的名言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要让“死尸说话”,必须具备完善的法医鉴定系统。在电视剧中,法医常给人专业素质高超、工作负责的印象。不过,现实中的美国法医鉴定体系,并非像剧中描述的那样规范完美。

在美国,法医鉴定这一领域对医科毕业生而言吸引力并不大。若要成为合格法医,医科毕业生或医生必须在一家法医鉴定办公室接受为期一年的解剖训练,然后通过为期一天的考试。但与其他医学领域职业相比,这一行业的薪酬较低。

美国“为了人民”网站、美国公共广播社“前线”网站和美国国家公共广播花费一年时间,对全美2300个验尸官办公室和法医鉴定办公室展开调查,今年初发布调查报告。

报告中指出,全美估计只有四五百名全职法医,而美国每年平均死亡人数是250万人左右。由于人员短缺,美国一些验尸官和法医鉴定办公室只能雇用没有通过法医资格考试的医师。

据调查,全美60家最繁忙的验尸官和法医鉴定办公室中,105名医生没有通过考试,比例超过总数五分之一。

这一资格考试每年举行一次,一些医生已经完成一年训练,还未来得及参加考试,也有一些医生压根没有参加考试的想法。

美国阿肯色州法医鉴定办公室雇佣的两名医生参加了数次资格考试,都没有通过。但该办公室首席法医查斯科克斯却不太在意。他认为,获得法医资格认证不是硬性指标,只是“个人追求”。

在美国,法医鉴定系统和验尸官系统是分开的,前者负责搜集证据,后者监管前者并对死因作出最终判断,供司法部门参考。法医从业人员必须是合格医生,但验尸官则通过地方选举或任命产生,不必有从医经验。

蒂姆布朗已经在南卡罗来纳州马尔伯勒县当了26年验尸官。不过,布朗的主业是建筑经理,验尸官只是副业,一年为他赚取1.4万美元收入。他评价这一职位时说:“这就是一种在职训练。”

凯恩米塞利2009年1月死亡,时年43岁。她的遗体当时被移送至新奥尔良市一家法医鉴定办公室,交由保罗麦加里医生解剖。

一般而言,法医鉴定由医生检查遗体外观开始,目的是观察是否有明显外部伤痕。然后,医生解剖遗体,取出各个器官称重并取下头盖骨顶部。精确的解剖可以解析子弹穿过身体的正确路径,揭示脑部血管的细微破坏或确认动脉中的致命栓塞。

收到米塞利遗体的时候,麦加里已在法医职位上工作了30年。他先前在路易斯安那州和密西西比州工作。在新奥尔良,他接受所在教区验尸官弗兰克明亚德的监督。

麦加里解剖时在米塞利前臂发现“多处新注射孔”,从而认定是吸毒导致米塞利死亡。

然而,死者父亲迈克米塞利随后前往亚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县请求詹姆斯劳里德森医生对他女儿的遗体实施二次解剖。劳里德森曾担任亚拉巴马州法庭科学部首席法医。他判定麦加里的解剖结果不实。他认为,米塞利身上的注射孔并非来自注射毒品,而是出自抽血等治疗手段。

一份血液鉴定材料也部分证实了劳里德森的判断:米塞利的血液中并没有发现酒精和毒品的痕迹。

按劳里德森的说法,米塞利死亡当天,她正因急性哮喘发作在医院接受治疗,因医院要求她提前出院而与工作人员发生争执,随后方逮捕。米塞利肺部组织检查结果显示,严重哮喘加之遭警方关押时的恶劣条件致她死亡。

这不是麦加里的鉴定结果第一次遭到质疑。2005年,他对三具在监狱死亡的遗体的鉴定结论遭到其他医生的质疑。根据麦加里的鉴定,警方在这三起死亡事件中都没有责任。

米塞利的父亲仍在寻求公正。他分别起诉了麦加里和新奥尔良市奥尔良教区警察局,目前两起诉讼都没有最终宣判。

不过,负责监督麦加里的验尸官明亚德拒绝就米塞利案和麦加里经手的其他案件作出评论。他说,麦加里的工作总体不错,“我没有发现什么不合适的,没发现错误”。

法医鉴定对警方破案、法院裁决至关重要。鉴定失误可能使无辜者蒙冤入狱、让有罪者逍遥法外。

在密西西比州,一名法医的两次鉴定失误致使两名无辜者入狱10年;在马萨诸塞州,一名法医过早掩埋一具遗体,致使警方找不到调查线索。

美国国家科学院2009年组织这一领域超过50名专家对全美死亡调查系统展开调查后撰写报告,建议淘汰验尸官系统,以法医鉴定结果作为警方调查和法院审理的参考。

弗吉尼亚州法医玛塞拉菲耶罗说,她不是反对验尸官制度,但她认为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才有资格监督死亡调查。

国家科学院的报告还指出,验尸官与执法人员关系密切,可能影响鉴定结论公正性。例如,在加利福尼亚州的48个县中,都由当地治安官担任验尸官;而在内布拉斯加州,县检察官担任验尸官。

报告说:“在一些敏感案件中,比如警方开枪致人死亡等……要求独立于执法部门之外的公正调查。”

新奥尔良州验尸官明亚德就因为与执法部门关系密切引发颇多争议,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阿道夫阿奇案。

阿奇1990年从一名体育馆安全保卫处抢得一把左后打死一名警察,但不久后因不明原因死亡。

警察当时逮捕阿奇后,一度使用对讲机对话,听上去相当愤怒:“把那混蛋宰了。”阿奇进入医院接受治疗时多处受伤,包括颅骨骨折等。当时主治医生得出的结论是他挨了多次脚踢。

麦加里对阿奇遗体实施解剖,发现多处伤痕。明亚德当时对媒体说,他无法确定这起案件是不是他杀。他估计,阿奇可能是在与警方缠斗时向后摔倒,头部遭遇撞击,而警方的行动属于自卫。“当一名潜入者抢了一把枪,警察有权利自卫,”他说。

另一名医生的法医鉴定报告显示,麦加里在鉴定报告中忽略了死者身上多处伤痕,包括喉部受到严重创伤、睾丸淤青等。在遭遇民众抗议后,明亚德一度承认阿奇死于他杀。但他随后又改变态度,称阿奇死于药物过敏。直至今天,他坚决否认阿奇由于警方殴打致死,“他的外伤从未导致他的死亡”。

这一事件中,没有任何警方人员遭遇指控。而阿奇家人的代表律师玛丽豪厄尔说:“我认为,全城没有一个人不相信,阿奇是被警方打死的。”

随后,豪厄尔对警方提出非正常致死指控,新奥尔良市政府不得不花费33万美元了结这一案件。

尽管面临多方批评,但明亚德坚持认为,学历并非合格验尸官必需品。他说:“作为一名优秀的验尸官,你不仅需要找到死因”,与死者家属及媒体对话的能力也相当重要。

“这和教育无关。这与你作为一个个体的能力以及对身边人的爱有关。因此,我认为,没有受过教育的验尸官有时候比一名接受过全面培训的法医更好,”他说。

如果委任受过严格训练的法医担任验尸官,会出现积极变化吗?年初几家媒体的联合调查报告显示,这并非唯一条件。

马萨诸塞州是美国第一个使用法医替换验尸官的州,但这一改革未能确保死亡调查的规范化,最主要弊端在于缺乏资金。

非营利性机构“国家法医协会”2000年的一项调查显示,马萨诸塞州首席法医鉴定办公室在设备、管理等领域的重大隐患超过50个。

参与调查的约翰E普勒斯医生当时说,马萨诸塞州每年至少需要1000万美元用以开展合乎规范的死亡调查。但11年过去,尽管该州每年用于死亡调查的拨款已经提高两倍,但可用资金仍然只有700万美元。

从2004年开始,马萨诸塞州每年的遗体解剖案例总数浮动颇大。当年,这一州的解剖总数全美最低,为每100例死亡解剖3例;但2006年,这一数字上升为每100例死亡解剖6例。不过,由于缺乏人手和资金,错误率也随之上升。

美国联邦政府负责监督法医鉴定系统的官员约翰格罗斯曼说:“在一个拥有无限资源的世界里,我们愿意做更多解剖,但我们并不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