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尼斯:斯坦福校长的15年

今年6月11日,斯坦福大学历史上的第十任校长约翰汉尼斯宣布,他将于2016年夏卸任已经担任了15年之久的校长一职。两个月后的8月12日,斯坦福宣布遴选第十一任校长的委员会成立。从9月份开始,遴选委员会正式启动,并在校内外以及全球范围内寻找新校长。

在汉尼斯即将离任的时候,我们不妨来看一看他是如何走上校长道路的。在任期间,他又为这所世界知名的研究型大学作出哪些贡献。进而可以探究一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才能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校长。

就学术出身而言,约翰汉尼斯并非出自“豪门”。他本科毕业于一所天主教会大学维拉诺瓦大学。该校属于美国北部地区最好的大学之一,在2014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大学综合排名中位列第98位。汉尼斯的硕士和博士学位都是在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获得的。

汉尼斯1977年博士毕业后即进入斯坦福大学。到1984年时,他利用自己的学术休假年创办了一家公司,致力于把自己的研究产业化。1986年,汉尼斯晋升教授,第二年成为斯坦福大学电机工程与计算机科学专业的讲座教授。

作为计算机建筑方面的先驱者,汉尼斯在上世纪90年代所编写的两部本科生和研究生教材,迄今还在世界范围内被人们广泛应用着。1997年,他成为计算机协会的会士,这是该领域的最高荣誉称号。

2007年,汉尼斯因为“对工程教育,对推广计算机建筑以及加速前沿研究与教育的融合所作出的突出贡献”,被计算机历史博物馆载入馆内人物志,成为自1987~2015年中,该馆所记载的70位“由于他们的理念而改变了世界以及影响到今天几乎每一个人”的杰出人才中的一员。

1989~1993年间,汉尼斯担任斯坦福计算机系统实验室主任。从1994年起,他担任了两年的计算机科学系系主任。1996年又担任了三年的工程学院的院长。1999年,时任斯坦福大学校长卡斯帕任命汉尼斯担任斯坦福大学的教务长,以接替后来担任了美国国务卿一职的莱斯。

但他担任教务长的时间很短。仅一年后,当卡斯帕卸任去专注教学时,斯坦福大学董事会就提名汉尼斯担任校长一职,从此,汉尼斯开始带领这所世界名校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由于在教学、研究、管理、社会服务等领域中的突出贡献,汉尼斯在学术界内外有着广泛的良好声誉。他是美国工程院、美国科学院、美国艺术与科学院三院的院士,由此可见一斑。

汉尼斯在向教师议会发表卸任演说时称,当初他为了教学与研究而来到斯坦福,今天是他回归教学与研究的时候了。他感谢那些曾经为斯坦福作出贡献的师生,而教师议会的代表以长时间的起立鼓掌表达他们对这位校长的敬意。

斯坦福董事会主席丹宁高度赞扬汉尼斯,说他是一位真正具有远见卓识的高等教育领袖。在他的带领下,斯坦福成为了一所当代大学的典范。他认为这不仅是斯坦福历史上的一段辉煌时期,也必将载入美国高等教育史的史册。

在15年的任期内,汉尼斯对于斯坦福大学的贡献众多,但最为人所称赞的大体上有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开展跨学科的教学与研究。自2000年上任后,在学术上,汉尼斯极力强学与研究的跨学科发展。为此,斯坦福针对本世纪全球面临的诸多严峻挑战,开创了许多重大的学术创新工程。正是在此背景下,跨学科的教学与研究得到了极大拓展,一大批与人类健康、国际事务、环境科学以及其他学科相关的崭新的跨学科、双方与三方乃至多方合作的专业应运而生。诸如神经系统科学研究院、环境学院、能源研究院、国际关系研究院、设计研究院都是从2000年之后诞生的跨学科研究中心与研究院。

第二,推动艺术在本科教育中发挥重要作用。在汉尼斯的任内,该校的艺术专业空前繁荣,成为了大学生们大学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本科课程也竭力强调培养学生在策略思维与智性敏锐方面的能力。汉尼斯的理念得到了斯坦福校友及其支持者们的大力支持,这其中就包括发起并筹措到了62亿美元的以“斯坦福挑战运动”命名的基金,这也是迄今为止美国高等教育最为成功的募捐案例。

斯坦福非常重视视觉与表演艺术,既要确保艺术成为大学教育体验的组成部分,也要使校园成为校园之外人们的艺术终点站。为此,斯坦福对校园内的艺术区进行了改造,与必应音乐厅、安德逊展览馆以及艺术与艺术史系大楼建在了一起。这些楼馆将于今秋对外开放。

第三,强调学术成果尽早转化或公之于众。作为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先驱,汉尼斯主张大学与企业建立建设性的合作关系,目的是为了尽快促成学术成果的转化,或者将学术发现公之于众。正如丹宁所说,约翰意识到,当大学理解并聚集于最艰难的挑战时,世界可以因为学术的创新而受益。因此,他倡导建立一种在不同学科合作与创新基础上的行业精神,这种精神不仅在斯坦福校园,也在硅谷以及世界各地发扬光大。

如果讨论怎样才能算是一位杰出的校长,那可以写上一本书。但由汉尼斯的个人经历以及在斯坦福大学所作出的贡献,我们大体上可以看出,一位杰出的校长至少应有如下特征:

首先,必须是好教师。在一所研究型的大学,好教师至少有两个标准,一是书要教得好,二是学术要做得好。而汉尼斯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典范。

其次,必须是好的管理者。在任校长前,汉尼斯做过系主任、院长和教务长。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完整的经历,但翻阅当今世界名校校长的简历,我们很容易发现这样的规律在成为校长之前,他们都是好的管理者。这一点少有例外。要做好管理,长期的行政管理经验不可或缺。

再次,必须有远见卓识。身为校长,背后是成千上万的师生,若想带领一所名校引领世界高等教育的未来,责任极其重大,若没有超凡的前瞻性和预见能力,难以承担这一重担。仅以斯坦福在跨学科领域中的突出地位来看,就凸显了汉尼斯的与时俱进以及对现实及未来学科发展的超前理念。

最后,必须有超凡的领导力。追求学术卓越一直是斯坦福的目标。在汉尼斯的任内,他将这一点拓展到了国际学术领域。据报道,迄今为止,斯坦福共有21位在职教师获得了诺贝尔奖,但其中有11位都是自2000年之后获得的。仔细分析我们可知,要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第一要能聘用到世界上最好的师资队伍,第二要能创造条件让这些师资队伍愉快地工作,并能做出世界一流的成绩。作为校长,没有一流的领导力是断然做不出斯坦福的教师队伍所作出的这些骄人成绩的。

汉尼斯即将离开舞台的中心,虽然他并未明确其未来的走向,但他留给斯坦福大学的遗产,会被人们长期铭记。

汉尼斯的经历告诉我们:一所一流大学,需要一位杰出的校长。而一位杰出的校长,不仅会让一所一流大学保持其本色,更会带领这所大学成为引领世界高等教育的风向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