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三名巴西人的中国情缘

中国与巴西远隔重洋,然而民间交往源远流长,华人移民巴西已有200多年历史。新中国成立后许多巴西人也来到中国访问和生活,见证了两国关系发展。而今,越来越多的巴西人关注中国甚至主动宣传中国,在两国之间架起友好的桥梁。

刚刚在巴西东南部城市茹伊斯-迪福拉给当地奶制品企业协会介绍中国情况,次日又来到里约热内卢州的大学做关于中国的讲座,紧接着再到北部城市贝伦参加有关中国新机遇的论坛……往来于巴西各州,在院校和企业宣讲中国、在杂志报纸上撰写中国有关的专栏文章,这就是米尔顿·波马尔的日常生活。

64岁的波马尔一生都与中国结缘。他的祖父佩德罗·波马尔是巴西早期领导人之一,1956年就访问过中国;父亲弗拉迪米尔·波马尔是巴西劳工党的创始人之一,也是卢拉作为巴西总统首次中国之行的协调人之一。

受父辈影响,波马尔年轻时就希望到中国去看看。1997年,他终于随巴西一个企业家代表团到中国访问,走访了广州等地。“让我最难忘的是,看到当地人民的生活变好了,与爷爷和父亲讲述的中国已经很不一样。”波马尔说,这让他产生了深度认识中国的想法。

他说:“此后,我走过大大小小40多个中国的城市和乡村,领略过新疆、广西的少数民族风情,品尝过重庆的火锅美味,倾听过吴侬软语的苏州评弹……这些经历让我能够不断地汲取力量,并始终保持对未知事物的好奇与探索。”

新冠疫情期间,波马尔在线上与中国继续保持密切联系。他计划今年10月再去一趟中国,并且在明年两国建交50周年之际出版一本介绍中国的图片集。

今年春节刚过,巴西瓦加斯基金会国际法教授埃万德罗·卡瓦略就到中国参加了商务部举办的国际商务官员研修班。卡瓦略说:“这次我在北京和海南两地感受到中国民众与以往一样的热情与活力,中国又回到了快速增长的轨道上。”

卡瓦略38岁以前一直在巴西从事法律工作,业余时间出于兴趣在里约一家中文学校学习中文。2013年,卡瓦略被选中参加中国一个奖学金项目,开启了他的另一段人生——在中国,他成为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的一名访问学者,在继续学习中文的同时积极接触中国文化,透过日常生活了解中国。

2016年回到里约后,卡瓦略不遗余力组织开展推动巴中、拉中交往的活动,频繁来往于巴中两地,以自己所供职的南美洲最大智库瓦加斯基金会作为平台,推动拉美地区对中国的研究。在他的努力下,2017年,瓦加斯基金会法学院设立了巴中研究中心;随后,弗鲁米嫩塞联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也正式揭牌成立。

已是巴西知名中国问题专家的卡瓦略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巴西人了解中国。他担任《今日中国》月刊葡萄牙文版主编,并推动巴西东进出版社和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成立合作选题研发中心,共同推出图书品牌“SHU”,以促进在当地翻译出版以中国为主题的读物。

利维娅·达席尔瓦出生在里约热内卢州的小城卡希亚斯公爵城。她最初跟母亲一起学习中文。2012年,她通过了汉语水平考试,获得了去中国留学的奖学金。

前往遥远的中国学习,对利维娅来说是个挑战。“我的父亲非常鼓励我去中国看看,因为那时候中国已经成为巴西最大贸易伙伴,我父亲认为我不能仅仅学习语言,还应该去了解中国的文化和习俗,了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她说。

在湖南师范大学一年半的学习、成都和广州数年的学习及工作经历,令利维娅深切感受到了中国人的勤勉刻苦。“以前我觉得自己学习很用功了,到了中国后我才知道什么是学无止境,”她说,“我同时发现自己以前对中国的了解还很肤浅,自己还有许多需要学习努力之处。”

新冠疫情期间,利维娅的家乡开设了巴西全国第二所葡中双语学校,当地政府找到了利维娅担任中文教师。“我从来没有当过这么多孩子的老师,但我在中国学会了怎样去应对挑战。”她说,“我感受到学生们学习中文的愿望非常强烈,不少学生都知道中国较快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他们都希望能去中国看看。”

“中文对于巴西人来说很难,但他们的老师——我就是通过学习中文改变命运的人。我希望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的学生们,现在的努力付出一定是值得的。”利维娅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