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外国人这么喜欢汉字纹身?贝克汉姆纹身:生死有命富贵有天

英国商务经理和吉米·埃姆斯曾在网上分享过翻转纹身的经历:吉米多年前就在手臂上纹了生肖“鼠”,自从结婚生子后,这个纹身就一直伴随着他。

后来,他的妻子向他展示了她为孩子纹身的纹身。吉米决定用纹身来表达他对妻子的感情。

他来到一家纹身店,不假思索地让纹身师在自己的手臂上纹了一个“爱”字。巧合的是,它就在之前的“鼠”字之上。于是,原本用来表达爱情的纹身,变成了让人哭笑不得的“爱情老鼠”。

不久之后,吉米和家人都意识到了“爱情老鼠”一词的含义。吉米不仅没有表达自己的爱意,他的妻子还嘲笑他。他一脸苦恼:“怎么办?我的手不能砍掉!”

随着中国纹身在欧美国家的流行,像吉米这样的倒立纹身的例子也越来越多。伴随着互联网,他们走进了中国网民的视野,给他们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19 岁的艾莉·坎贝尔 (Ellie Campbell) 是一位来自英国西萨塞克斯的平面设计师。她和她的丈夫家人都喜欢中国菜。有一天,她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要在自己的身上纹上一份中药食谱。

她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妈妈,但妈妈却笑了。她妈妈告诉她,如果她真的敢去纹身,她会请她吃任何她能纹身的菜。

当她走进纹身店说出自己的要求时,纹身师很困惑,反复要求她确认是否真的想做。

最后,纹身师按照艾莉的意愿,在艾莉的腰带上纹了四行菜名:糖醋鸡、炒牛肉面、炒饭、鸡肉丸。

艾莉和纹身师都不懂中文。这些都是艾莉提前在网上找到的正确中文名字。好在网上的翻译还算靠谱,没有出现什么笑话。

目前还没有关于这个消息的进一步报道,但艾莉的母亲为了她的承诺而花重金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从现在开始,如果艾莉想去中餐馆吃饭,她只需掀起裙子点菜即可。

欧美国家有很多人特别喜欢中国纹身。英国球星大卫·贝克汉姆长相英俊,擅长足球。遍布全身的纹身是他最独特的个人标记之一。

对于贝克汉姆来说,数量和面积并不是最重要的。他身上的每一个纹身都设计精美,每一处都有独特的含义。

比如他背上的第一个纹身——“守护天使”,是为了纪念大儿子的诞生而纹的;右手背上的蜂鸟象征着他的妻子维多利亚;而他脖子上的“漂亮姑娘”四个字,更是充满了对女儿的父爱。

2008年,贝克汉姆出访中国香港。这座东方城市并没有安抚他的情绪。整个旅途中,他显得焦躁不安。

这很快将是他的第 100 场国际比赛。这对他来说非常重要,没有犯错的余地。

香港著名纹身师沉龙伟用自己的专业开导他,想免费给他纹一个中文纹身。这很少引起贝克汉姆的兴趣。

起初,沉龙卫想给他纹上“物极必反”八个字,但贝克汉姆觉得自己修行不够,未能领悟其中的真义。最后,沉龙威在侧腰带上又纹了八个大字:生死有命,富贵天定。

同年3月27日,英国队客场输给法国队,但贝克汉姆在场上跑动了63分钟,为英国队创造了更多机会。他的表现受到赞扬。

从此,当贝克汉姆在赛场上热情地脱下上衣时,观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生死有命,富贵有天定”。

艾莉和贝克汉姆的中国纹身是比较成功的。当然,中国网友也见过几个令人捧腹的“错误案例”。

肯扬·马丁是 2000 年 NBA 选秀中的状元秀。他对自己的要求是“永远不要满足于现在”。

为了时刻提醒自己,他决定把这句中文警告纹在身上。可惜他自己不懂中文,连纹身都是半生不熟的。

据信,纹身师把这个带有贬义的成语当作警告,要抓住机会,永不停歇。据他的解释,即使是凯尼恩·马丁也无法放弃这个纹身。

2002年,姚明前往NBA发展。肯扬·马丁相信这位中国球员一定会明白“患得患失”的含义,并且非常看重他,于是他自信地向姚明展示了自己手臂上的纹身。在进入NBA的初期,姚明是出了名的害羞。看到这四个字,他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向丁凯扬解释说,计较盈亏是一个贬义词。肯扬·马丁仍然不相信这一点,并坚称中国人姚明不懂中国文化。

这四个字就像一道魔咒,伴随着肯扬·马丁的职业生涯。他先后效力于篮网、掘金、快船和尼克斯,但从未有过像状元秀那样的表现。

2011年,他曾短暂加盟CBA新疆队,只打了12场比赛,就因球队意见不合而被裁掉。

现在肯扬·马丁的儿子已经登上了 NBA 球场,我只是希望他不要复制他父亲随意的中国纹身。

可以说,体育界是中国搞笑纹身受影响最大的领域。无独有偶,前希腊国家队球员杰卡斯的手臂上也纹有中文纹身。

2014年6月20日,希腊队与日本队进行了一场足球比赛。杰卡斯在比赛第35分钟替补登场,担任希腊队前锋。

当镜头展现出这位老将的身影时,电视机前的中国球迷不禁惊呆了。他的手上出现了五个字:冷杀手。

不用说,这话的水平是二流的。不熟悉中文的日本玩家一脸震惊。他们浪费了一些绝佳的机会,最终以0-0的比分落败。

随后叶卡斯认真地回答了记者的问题:“我知道,这意味着冷静的射手,这和我的风格非常符合。”

欧美人身上有很多中国纹身,而且有无数的纹身光是看着就让人发笑。有些是随意写的,有些是错别字,有些是按错误的顺序写的,仅举几例。

那么为什么他们把重点放在身上的中国纹身作为笑话呢?最好尝试从文化、审美、心理三个层面来分析。

1993年,《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古埃及丝绸的使用》的文章。文章介绍了考古界的最新发现:一块取自古埃及第21王朝女性木乃伊的丝绸。

古埃及第21王朝存在于公元前1000年左右。名词对应中国西周时期的编号。这一发现将中国元素在西方的兴起推回了3000年前。

早在古希腊时期,西方人就描述了一个关于神秘的东方古国塞里斯的半真半假的故事。

据他们描述,塞里斯人身高6米,寿命200岁,生活富裕,爱好和平,物产丰富,无饥无寒,无贫困。塞里斯之地气候宜人,树上长丝,地上长金。

这些夸张的描述其实都是他们所缺乏的东西,而塞里斯王国的真实部分其实是战国到东汉时期的中国。就连西方文明的另一个源头希伯来文明也有类似的看法。希伯来人通过苏美尔人了解中国,苏美尔人与古代中国更为接近。希伯来人将苏美尔人和他们所崇拜的高等文明称为儿子或儿子,这也是现代英语单词China的起源之一。

《圣经》的伊甸园就是希伯来人想象中的古代中国。还有,近代中国西奈半岛的“西奈”(sinai)原意是“中国领土”。

直到中世纪,欧洲人对东方文明既又爱又惧。如此接近的文明可能会耗尽整个欧洲的能量,更不用说遥远的传奇土地了。

1165年,东罗马皇帝曼努埃尔一世·科穆宁的教母声称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件。发件人的名字是“约翰长老”。他统治着东部的基督教王国,包括三个领土。印度等幅员辽阔。

约翰长老在信中说,他和基督教王国的人民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另外,这座城市类似于古希腊人描述的塞里斯王国,物产丰富,人民健康。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只是曼努埃尔一世为了争夺神权和政治权力而编造的谎言。然而,后来的欧洲人却深信不疑,无数人出发去寻找这个传说中的基督教王国。

从今天看来,马可·波罗自始至终都是夸大事实、撒谎。问题是他以前是否来过中国。但随后他的《游记》无疑更加坚定了欧洲人对东方的向往。

马可·波罗说他发现了老约翰的土地,那里有72个行省。其面积仅次于“大汗”统治下的蒙古帝国。基督教王国和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之间爆发了一场悲惨的战争。战争之后基督教王国消失了。

在基督教王国之后,马可·波罗赞扬了忽必烈领导下的元朝。他笔下的元朝政治明朗,经济繁荣。那不是天堂,而是天堂。与以往的传说相比,马可波罗的描述更加烟火气。

15世纪后,欧洲进入大航海时代,为未来科技革命奠定了基础。探险家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寻找神秘富饶的东方国家,并将丝绸和香料运往欧洲。

直到乾隆时期马嘎尔尼到达中国,他才发现这个国家已经四分五裂、落后了。欧洲人对古代中国的幻想破灭了,但神秘的东方观念却已在他们心中扎根。

近代中国的快速发展,重新唤醒了西方人对中国的好奇,重新点燃了埋藏在心底数百年的记忆。

从世俗的角度来看,中国优秀书法家的作品往往是无价的,但西方人的书信,无论写得多漂亮,值多少钱?

大多数西方字符如英语都是纯表意字符,但汉语不同。它也是由象形文字发展而来的。

《说文解字》的作者许慎说:“帝史仓颉,见鸟兽蹄痕,知其理可异,故先立书约。”

在中国早期的甲骨文、大小印章等文字中,一个字就可以讲一个故事。汉字的发展过程中,保留了看字识义的特点,汉字的行结构得到优化和简化。抽象与具体并重,实用性与艺术性并重。

一个“井”字,就看到了我们祖先耕种的农田;一个“山”字,就可以看到连绵的山峰。但在相应的“泉”和“山”这两个词的背后,只能看到严格意义上的含义。

同一个字,可以写成庄严严谨的楷书,也可以写成不受限制的草书,可以满足不同的艺术追求。

汉字的变异也是无穷无尽的。东汉《说文解字》将当时使用的小篆书分为540份,就是今天的部首。不同的部首可以组成不同的字,不同的字可以组成不同的词。

例如,当今使用最广泛的英语,无论如何变化,始终仅限于26个字母,没有任何新的想法或任何艺术设计。

对于中国人来说,写出一手好书法是由外而内的升华。中国历史上出现过无数著名的书法家。王西霞的笔温润自然,颜真卿的文笔遒劲,李白的盛唐……

在与伴侣或亲人交流时,“我爱你”这句话可以清楚地表达你的想法和感受,但你就是说不出来。这三个字所带来的耻辱,仿佛有千斤重之重。在胸部。

但如果换个角度想,如果非要说的话,用英语代替“我爱你”不是更好吗?虽然你可能还是觉得有些羞愧,但至少你可以咬牙跺脚地大声说出来。

对母语的害羞是指一个人长期受到母语文化的影响,对母语某些部分所表达的含义了解得非常透彻,因此在讲母语时感到压力和羞耻。通过使用它们来表达自己。

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往往是个人过度的情感投入而不是母语本身。因此,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中国人身上,也发生在西方人身上。即使在汉语体系内,不同方言之间也会产生母语效应。例如,北京等地区的人们愿意公开展示自己的方言,而其他地方的人们则下意识地认为自己的方言太土气,故意使用普通话或本地区的方言。

它实际上不是手指,但方言中的意思是不可言喻的。北京等地区的方言早已被接受,讲北京话的压力要小得多。

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法是使用非母语。效果就像是在窗户上盖了一层模糊的效果,就像有多少中国人喜欢说“我爱你”而不是“我爱你”。西班牙心理学家阿尔贝托·科斯塔将此称为“外语效应”。

“购物车困境”实验的假设是,一辆购物车接近十字路口,受试者决定是否拉动杠杆来改变购物车的路径。如果不拉动拉杆,5个人就会被绑在前面的轨道上。如果拉动控制杆,就会有 1 个人被绑在轨道上。

受试者必须做出的选择是在不改变现状的情况下实际杀死五个人,还是故意杀死一个人。显然,杀一个人的后果更轻,但道德压力却更大。

科斯塔没有改变上述规则,他将受试者分为两组,一组用母语回答,另一组用外语回答。

结果,在用母语回答的人中,只有 20% 选择杀人;在外语回复中,单人谋杀案增加至 50%。

对于西方人来说,无论是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还是其他语言,它们都有相同或相似的渊源,有些内容也是相同的。显然,它们并不是缓解“母语羞涩”的最佳选择。

中国人就不同了。它与西方语言没有任何联系。周围懂中文的人不多,用中文表达情感就完美了。

以肯扬·马丁为例。他是典型的中国人表达方式,可惜他出丑了。许多体育明星都用汉语作为情感表达或座右铭。于是,艾弗森在脖子上纹了“忠诚”二字,罗斯在小臂上纹了“耐心”,德国足球老将博阿滕更是阐述得淋漓尽致:“家庭、健康、爱情、成功、信任”。

林璐.我纹了张柏芝和贝克汉姆[J].民俗风情(上半月),2009,(4)。

郭永浩.北京小北大学的中国纹身展示[N]。文化新消息,2013-03-25。

匿名的。耶卡斯冷杀手[N].东方体育日记,2014-06-2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