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Hodor!“甜蜜巨人”阿多的身世之谜

的曾孙,但好像无论是原著还是剧集都没有提过他那庞大的体格到底是哪来的(很少谈论她的家庭,只说有几个儿子和孙子分别在篡夺者之战和五王之战中死去)。这么高大一定是带有巨人的血脉,这当然属于无稽之谈,但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老奶妈”曾经告诉布兰,阿多的本名叫做瓦德(没有透露他的姓氏),这个名字其实在北境很少见,反而是河湾地比较常见的名字(比如那个著名的糟老头子瓦德·佛雷以及他家里的一众“小瓦德”)。

当然光凭这一点还无法确定阿多就是来自河湾地的佛雷家族(Frey),还需要其他的旁证,我们先来看看他的曾祖母——临冬城的“老奶妈”。

除了她那些不断重复的故事之外,临冬城里没有人知道“老奶妈”究竟有多老。不过她曾经说过自己并非北方人,来到临冬城原本是为了给自幼丧母的布兰登·史塔克当奶妈。这个布兰登肯定不会是奈德的哥哥(老瑞卡德·史塔克的夫人不可能在生完布兰登之后去世,不然也不会有后来的奈德他们了)。而最近的一个可能的人选出生在226.A.C之前,如果假设“老奶妈”当时30岁的话,那么到权力的游戏故事期间,她至少已经100多岁了,比瓦德·佛雷还老10多岁,可能是故事里年龄最大的人物。

如果像上面估算的:“老奶妈”在226.A.C前后来到临冬城的话,当时符合那种身体条件的骑士只有一位,那就是“高个”邓肯爵士。

外传系列《邓肯与伊戈》的第三部小说《神秘骑士》当中,讲述了“高个”邓肯带着侍从伊戈(Egg)来到白墙镇(Whitewalls)参加一场婚礼,却意外揭露了正在酝酿之中的“第二次黑火叛乱”。那场婚礼是白墙镇领主安布罗斯·巴特维尔(Ambrose Butterwell)迎娶佛雷家的一名女眷,据推测这个佛雷家的新娘很可能就是后来的临冬城“老奶妈”。

扯远一点,当时四岁的瓦德·佛雷也跟随他的父亲参加了这个婚礼,而且根据邓肯的描述,瓦德那时候就已经是个“讨人厌的小家伙”,不但无礼还特别任性。

当时“高个”邓肯已经在岑树滩比武大会一战成名,再加上其刚正不阿的性格,所以被挑选成为扛着新娘进洞房的骑士(维斯特洛的婚礼传统,新婚夫妇要被异性友人脱个精光再送入洞房,女性通常会包裹在毯子里被人抬进去,在这个过程中自然免不了经历一番咸猪手)。不过扛着新娘的邓肯没有任何不规矩的动作,甚至也不允许其他人对新娘无礼,正直的举动很快赢得了这个佛雷姑娘的好感。

故事以邓肯和伊戈联手揭露了戴蒙·黑火二世招贤纳士准备起兵造反的阴谋而告终。而那个在之前“黑火叛乱”中两头押注的安布罗斯·巴特维尔虽然没有直接参与组织这次叛乱者集会,但还是遭到了惩罚,老巴特维尔没有性命之忧,不过家族的白墙镇被夷为平地,财富也遭到罚没,瞬间从贵族沦落为平民。

从时间线上推测老巴特维尔很可能在事件发生后不久便郁郁而终,留下一个曾经也是贵族的寡妇。根据马丁透露,《邓肯与伊戈》系列的第四部会聚焦他们在临冬城的故事(目前还没有出版),在邓肯他们参加婚礼之前,原本就计划前往北方投靠当时的临冬城公爵伯隆·史塔克,后者当时正在招兵买马用于抵御铁民对北方海岸的劫掠。这个巴特维尔家的寡妇也极有可能是在那个时候跟随邓肯他们前往北方,并且在路上与邓肯渐渐产生感情,进而在临冬城落脚,开枝散叶。这也印证了第四部的标题《临冬城的母狼》。

有意思的是,马丁最近刚刚确认“美人”布蕾妮·塔斯(Brienne of Tarth)是“高个”邓肯的后代(具体可以看之前介绍“高个”邓肯的文章,链接在文末),所以这样算来,阿多和布蕾妮很可能拥有一个共同的祖先,所以他们才显得异于常人,特别高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